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陈三传

更新时间:2021-02-19 22:35:10

陈三传 已完结

陈三传

来源:落初 作者:米饭14 分类:仙侠 主角:陈三陈冲 人气:

《陈三传》为米饭14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纨绔子弟,世人冷眼待我我自笑!神秘金戒,先祖传承玄物藏秘事!玄妙金书,凝练神罡仙体战玄天!修仙逍遥,声名赫赫传颂百万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长枪洞穿孟权丹田之后,仍余势不衰,继续往巨舟激射而去。

袁青子脸色微变,体内灵力急速流转,手中剑指仿佛指悬巨石一般,牵引着嗜血鋭风枪勉力往左一划。

长枪稍微偏了几分,到了巨舟前,还是在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中,把巨舟舟首右边舟舷划了个七零八落。

碎屑纷飞中长枪一个大弧度转向后,飞射回袁青子身旁悬空而立,随即袁青子又是数口鲜血喷出,只不过,这次只是普通鲜血。

刚才袁青子强行自损修为,将嗜血鋭风枪本身威力全部激发出来杀敌,Cao纵之人是修为下跌,驭使的法宝是本身威力全部激发,导致袁青子对鋭风枪的控制变的极其艰难,所以在洞穿孟权后,不得已又聚集全身灵力勉力控制鋭风枪急速转向,使自己遭受鋭风枪反噬,受了些小伤。

至于那孟权早已是脸色苍白,大刀无力脱手,人往下方山林间坠去。

巨舟在众人又一阵惊呼中,舟身往右舟首方向略微倾斜,同时缓缓地,斜斜往下方山林落去。

袁青子只是望了一眼巨舟后便不再理会,而是神识尽力散开,探查起附近境况,至于坠向山林的孟权,一个丹田金丹已碎的重伤废人,已是翻不出任何风浪来了。

神识仔细扫了数遍,确认了对方并无埋伏之后,袁青子才神色稍松,往下方缓缓降去。

方一触上地面,袁青子立即盘腿席地而坐,竟是打坐吐息,调理起来。

袁青子是有苦自知啊。

想不到此次出门,做足了种种准备,金丹中期对金丹初期,地阶下品法宝对黄阶下品法宝,更有两仪破隐镜探查对方隐匿之术。如此周全准备之下,还是让对方险些击沉巨舟逃掉,逼使自己不得不自损修为,发挥嗜血鋭风枪地阶威力,后来更是法力反噬,受了小伤。

现在袁青子是不得不打坐调理,尽力稳固修为骤降带来的气息紊乱,让修为不至于受损那么严重,以后重新修回金丹中期也容易一些。

要不然,任由体内灵力如此狂暴紊乱下去,伤了经脉,以后可能就止步于金丹初期,寿元尽时修为也不能寸进,对于一个努力追寻造化之途的修仙者来说,可谓是要了其Xing命。

至于那巨舟,虽然略微倾斜并缓缓落下,但倾斜幅度不大,舟上众人即使不拉人扯舷也能勉强站稳脚跟不向舟首方向坠去。

更何况紧靠舟舷的人死死抱住舟舷,不是靠近舟舷的人也是紧紧拉住死抱舟舷之人衣衫。

巨舟坠落更是无从说起,按照这种下落速度,到地后以巨舟乃仙人之物坚硬程度,大不了脚跟不稳,摔个屁股开花或者扭伤跟腱而已。

可是舟上众人今日所遇之事乃平生未见,那片刻间功夫,已是惊恐尖叫了数次,精神早是极度紧张,对事物失去了平日里的判断力,所以才如此惊慌失措。

陈三死死抱住舟舷,一会之后,发觉拉扯他衣衫之人的力度只有拉扯之力,并无下坠之力,再探头往下方看看,才深吸一口大气,缓缓吐了出来,细声自语道:“他大爷的,终于从鬼门关走了回来。多得陈家列祖列宗庇荫啊,以后回家上坟,定必诚心三跪九叩,亲自奉上香烛**。”

以前陈三从营中出来之后,无聊惹事的本领更是上一层楼,但是对城里的事物也逐渐有些无趣起来。

后来遇上官府定期带兵出门剿灭附近绿林盗匪,以保障来往客商的安全扎脚,陈三因为当年对营中官兵溜须拍马,极其讨好,就向他们讨了个尾随。

一次下来,陈三虽然没看到什么官府盗匪大规模火拼什么的,却也是看过断肢残臂,肠脏横流,大大开了眼界不说,心Xing也无形中磨练了一遍,而当中黄胆苦水什么的快要吐出来就不说了。

几次下来之后,陈三渐渐习惯了,也渐渐无趣下来,便不去了。

所以在众多人之中,陈三心Xing还算是较强韧,早早比其他人快缓解过来。当然,两名青云门人不算在内,人家早已反应过来,往巨舟输入灵力,尽力使巨舟下降速度更缓上一分。

望着脚下巨舟还有数十丈就坠到地面,陈三不由望向那孟权坠落之处。

之前因为巨舟舟身是舟首右侧方向倾斜,但下落时却是往左前方缓缓落去,所以陈三现在所望角度和那孟权方向竟成了一条斜线,孟权竟然坠到了巨舟左后方。

蓦地陈三瞳孔一缩,定睛望着那孟权。

一条阔若两丈的山溪里,溪水清澈见底,淙淙流淌,犹如一条玉带横铺山林之间。

溪边此时背面朝天伏着一人,不,应该都算是溪水里了,那人大半个身子头朝下伏在溪水里,只有膝盖以下部位还留在溪边泥土上,胸中和左肩处更是有股股鲜血汩汩渗出,在溪水里染出一条条红色带子,然后随波带往下游。

孟权金丹被击碎后,一身灵力已去十之八九,连那先前止血的左肩伤口也无力治疗,已经重新渗出鲜血,伏在溪水里,生死不知。

当陈三望向孟权时,孟权刚好有了动作。

只见孟权那无力悬浮水中的双手,轻微一颤后,猛然往下伸直按去,接着身子抬起,向右一倾,整个人翻了过来,重新面向青天。这个动作幅度很大,使得孟权整个身子都向溪水里移了一尺有余,整个人载沉载浮般被溪水推得缓缓向下游流去。

望着天上缓缓下落的巨舟,还有巨舟上惊慌失措的青云门未来门人,孟权已是轻微起伏的胸膛,猛地缩了下去,接着再猛力扩张,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动作,也使得孟权扯动了胸中伤口,紧随着一阵剧烈咳嗽声中,一口口鲜血溢出嘴角。

蓦地,孟权瞳孔一缩,定睛盯着上空缓缓降下的巨舟舟尾上的一名少年,舟舷以上部位锦衣玉袍,扎着玉带的黑发之下是一张十四五岁的清秀面孔,一双灵动的眼睛此刻也紧紧地盯着自己。

一丝苦笑浮现嘴角,孟权心道:师尊,看来弟子为蚀日门埋了天大的祸根啊!都怪弟子欲念极重,贪图那权利之位,当年偶得的无上功法隐瞒自修,妄图未来蚀日门掌门参选时能一举成功夺得掌门之位。现在却只能为了他人作嫁衣,对方更是死敌门派。师尊啊,弟子愧对蚀日门,弟子更愧对你多年养育之恩啊……。

在孟权那满是水迹鲜血的脸上,两行浊泪从眼角缓缓淌下,脸上一片凄苦之色。

孟权本是重伤之人,心中凄苦自责之下,数息后便已断了生机,咽气身亡。

“轰”的一声巨响,巨舟终于在两名门人的努力Cao控下,在地上一处尚算平整的空地上降下。

巨舟也如陈三所料,丝毫无损。

舟上众人在摔了个屁股生花,眼现金星之后,慢慢地缓了过来,发现自己终于绝处逢生,不由得跳脚欢呼,喜极而泣。

两名青云门人也是瘫坐舟上,大呼一口气,一副侥幸模样。

一刻之后,一道遁光自天边而来,正是经已稳固经脉灵力的袁青子。

经过巨舟时,袁青子神识一扫,发现舟上众人都安然无恙后,直向巨舟后方飞去。

舟上众人初见遁光出现,都是神色再度一紧,生怕是敌人来袭,等到遁光往后方而去时才肯定是袁青子,情绪才慢慢放松下来。

片刻后,袁青子脸色阴沉飞了回来,也不降落,又往前方一飞而去。

又过片刻后,袁青子面无表情再次飞了回来,遁光一敛,落在舟首之上。

扫了一眼众人后,袁青子开口道:“你们今日都看到了吧。这就是修仙界,一个弱肉强食,杀戮无情的世界。你们以后不想再如今天这样,作他人俎上鱼肉,任人宰割的话,进门之后定必要勤加修炼,才能把Xing命牢牢掌握在自己掌心,知道吗!”

“知道,弟子谨记教诲。”舟上包括两名青云门人在内神情坚定应道。

“很好,我也相信你们经此一难后,以后的修炼之心定必会更加坚韧,从而成为我青云门未来的中柱栋梁。”

众人神情激动大声应到:“是,弟子定然不负青云门所望。”

袁青子点了点头,道:“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回宗门吧。”

说完,待众人站定后,袁青子单手掐诀一点脚下巨舟,巨舟便缓缓悬浮起来。

虽然不如初时平稳,也不如来时遁速,但巨舟还是在袁青子金丹期修为施展下,强行驾驭起来,往东方破空闪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