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美女之仙修奇缘

更新时间:2021-04-23 21:44:15

美女之仙修奇缘 已完结

美女之仙修奇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呦呦鹿鸣 分类:仙侠 主角:赵晓龙老祖 人气:

《美女之仙修奇缘》是呦呦鹿鸣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美女之仙修奇缘》精彩章节节选:有封魂神树从虚无而降,赐下万千封魂奇果,凡人食之,则力大无穷,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妖魔再现,大战再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府。听完厉若虹的叙述,厉若雨大惊,摸摸她二姐的头,怪腔怪调的道:“你是不是被那个冒牌货迷晕头了,竟然相信他的誓言?”厉若虹俏脸一红,道:“你又不是没看见他照顾那个赵嫣的样子,我就是始终无法相信他是带着什么目的到我们家里来。再说,你说他来我们家有什么目的,这么容易会被戳穿的谎言,他不是那么弱智吧?”厉若雨翻翻白眼:“你没救了!不过我也比较看好那位赵公子,新来这位虽然要比他长得帅一点,可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你个死丫头,还敢说我疯了,你不也是一样,看我不收拾你……”伸出手去挠三妹的痒痒,两姐妹闹成一团。当天晚上,两姐妹在家中翻箱倒柜,折腾到半夜,就为了找那个传说中的黄铜盒子。“累死了,我好想睡觉!”厉若雨极不雅观的一屁股坐到地上,有气无力的道:“我们真是疯了,半夜都还在这里找那个不知道还存不存在的盒子。”她年纪还小,正在发育,不能熬夜也是正常现象,到时间就困得不行。“这是什么东西?”她撑在身后的左手忽然间触碰到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应该是个金属制品。回过头一看,却是书架下面垫着的一块方形金属块,用来保持书架的平衡。看那个东西的材质,赫然是黄铜铸成!“这是什么东西?”厉若雨好奇的道,“二姐你来帮我托着书架,我来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厉若虹轻轻托起书架,让三妹将那个东西拿出来,冷不防脚下一个踉跄,书架顿时倾斜下去,砰一声倒在地上,架子上的书籍散落一地。哎哟!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在厉若虹脚上,疼得她几乎眼泪都要掉下来,捂着脚大呼好痛好痛。厉若雨将垫底的那个东西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那是个盒子的下半部分,除了可以看得出来是黄铜铸就之外,别的什么的都看不出来,尺寸倒是和赵晓龙所说的非常吻合。“二姐……二姐……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厉若雨将东西放下,却发现自己的姐姐在瞪着一个东西发呆,用小手在她眼前晃了一晃,才唤回神来。“若雨你看!”厉若虹急切的道,将手中的东西拿到厉若雨面前,“你看你看,他没有骗我们,这上面真的有‘赵逍遥’三个字耶,跟他说的一模一样。”厉若雨从她姐姐手里接过盒子盖看了看,那上面果然写着赵逍遥三个字。对比了一下双手的两部分,将其一扣,严丝合缝,宛如一体。“我们家——还真有这么个盒子啊?”厉若雨也是目瞪口呆,“那么说,两个人都是真的?”旋即又摇头道:“这只能说明他来我们家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这个盒子,不能说明他其他方面没有骗我们。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同名同姓还住在同一个地方!”“我明天就去找他,看他能有什么话说!哼!”厉若虹冷哼一声,从三妹手中拿过盒子,“我回去睡觉了,你也回去睡吧。”“二姐你真拿着这东西去找他?他专门为了这个盒子而来,你就不想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秘密吗?”“说的也是,要不然先把这个东西拿去问问福伯,他见多识广,也许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这么办,我明天早上就去找福伯问问,如果问不出什么东西来,我再去找他!”厉若虹心中有了决定,将盒子往怀里一揣,趾高气昂的走了。“二姐——书架还没收拾呢!”留下厉若雨看着一地的书籍欲哭无泪,“算了,明天找人来整理,我还是先去睡觉了。”也施施然的走了。第二天早上,厉若虹骑了匹白马早早的出了门,然后出了城,来到了一处山坳之中,那里用篱笆为了一个小小的院子,还有一座木屋。“福伯伯——福伯伯——,你在吗?我是若虹啊?”站在篱笆之外,厉若虹高声叫道。一个须发斑白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呵呵笑道:“原来是你这丫头,今天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又有什么事找我?”厉若虹从马上的皮囊里拿出那个黄铜铸就的盒子,拿给福伯伯道:“福伯伯,您见多识广,帮我看看这个盒子有什么秘密没有?”福伯伯伸手接过盒子:“进来吧,到屋里来说话。”他边走边将盒子反过来正过去的看着,眼中疑惑之色渐渐加重,自语道:“这个盒子的材质好奇怪,看起来是黄铜,可实际上并非如此,竟然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东西。赵逍遥?赵逍遥?这个名字好熟悉,唉,人老了,记性就差了。”“福伯伯,这个盒子有什么奇怪吗?”厉若虹开口问道。福伯伯并不答话,而是将盒子打开,里里外外的看着,好半响,他将盒子放下,皱眉沉思。忽然间福伯伯一拍大腿,喜道:“我记起来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赵逍遥应该是几十年前江湖上极为出名的大侠,说起来跟你们林府关系不浅。”“哦?”厉若虹满脸好奇之色,“福伯伯,跟我说说赵逍遥的事情吧。”“这个赵逍遥啊,乃是一百年前的人物。当时江湖上有号称一剑双绝的三位绝世高人,这赵逍遥便是其中一位。他的结发妻子,便是你们母亲的曾曾曾祖父的妹妹。可惜有一段时间,江湖上太乱了,从那个时候赵逍遥便在江湖上失去了踪影,如果他活到现在,恐怕会有一百二三十岁了。这个盒子,看起来正是那个年代的东西。”“如此说来这个盒子就是赵逍遥的东西了。”厉若虹低声自语,“他还真的是姓赵,难道他的名字真的叫赵晓龙?”(聪明美丽的小姐,你真猜对了,可惜没奖。某人泪流满面当中。)她蓦然醒悟:“他说的那个长辈之言,难道赵逍遥真的还没死?这么说起来我们还是亲戚?”“这个盒子里面难道藏了什么绝世武功秘籍?”厉若虹又开始了胡思乱想,直到福伯伯将手拿到她面前晃了晃,才将她从入神中拖回来。“这个盒子材质怪异,不过还算不上什么宝物。而且——”福伯伯将两部分撞一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应该是没有什么玄机在其中,否则我肯定知道。”福伯伯乃是天下闻名的万事通、机关术大师,他说盒子没有古怪,那盒子里就真没有古怪。“若虹啊,这个盒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福伯伯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改日再来探望您。”厉若虹一下将盒子从福伯伯手中抢了过来,飞一般的跑出去,御马直奔流花府城。等她气喘吁吁的来到天然居,才发现自己来的早了,离午饭的时间至少都还有大半个时辰。厉若虹来到窗边坐下,一会儿站起身来看看楼下,一会儿又往窗外瞅瞅人是否来了,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当赵晓龙和赵嫣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厉若虹只觉得自己像是在这里呆了整整一天。“二小姐今日等候在此,莫非真的找到了盒子么?”除此之外,赵晓龙也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能够让她坐在这里。“不错。”见到赵晓龙的一刹那,厉二小姐又回复了平日里的从容,她从怀中掏出盒子放到桌上,“我要听你的解释。”“等我看一下。”赵晓龙将盒子拿在手中,上上下下看了一下,灵识透体而出,果然是感觉不到盒子的存在,确认是正品无疑。赵晓龙笑道:“既然二小姐已经把盒子都拿来了,在下也不得不吐露实情。您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就为了这个盒子到我家里来吗?”赵晓龙和赵嫣对望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笑意,赵晓龙道:“我的确叫做赵晓龙,也的确是涿郡城来的,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竟然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不光名字跟我一模一样,连长相都是那么相似。”“我在林府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两个在七天前从涿郡码头出发,乘船到了流花府,在码头问路的时候,不小心问到了七玄门的人,结果他们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地方,想要将我们活捉去要挟你母亲,然后我们逃了出来,另外找了一个人问路,到了贵府上。”“本来是个简单的探望工作,谁知道你们用接待女婿的规格来接待我。叫我出门办事的那位长辈把事情说得模模糊糊的,我还以为是他的安排,所以……后面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不用我再去说了,唯一没有料到的,原来这只是个大乌龙。我本来都在纳闷我那位长辈明明知道我已经定亲了,还让我过来做相亲的事情,原来最后不过是个误会而已。”“这么说,你明白了吗?”“你的那位长辈,是不是就是赵逍遥?”厉若虹咬着下唇,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没错,的确是他。”赵晓龙点点头,“关于他的事情,我们所知不多,就算你要问,我的回答也是不知道。最多能告诉你一点他的近况。”“哼,不过是个活了一百多岁的老妖怪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厉若虹嘟囔道,“就算一百年前是绝顶高手,现在肯定连剑都拿不动了。”“绝顶高手?”赵嫣倒是被她勾起了好奇心,问道:“若虹姐姐,你能说说老祖宗的事情吗?我们对他的过往根本不知道。”赵晓龙也颇觉丢脸,自己老祖宗的事情自己反而不知道,反而让外人来讲,真是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可惜,厉若虹还真不是外人。于是厉若虹将盒子怎么来的,还有福伯伯说的一番话告知两人,末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赵晓龙若有所思的道,“想必这个盒子便是老祖宗当年送给他结发妻子的东西,那位林氏先祖将这个盒子放在家中,就一直过了这么多年。后人又不知道赵逍遥是什么人,便将盒子拿来垫了书架。”小二上来沏茶,然后退了下去。赵晓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似笑非笑的道:“我们二人此来,老祖宗便言道,若是他们遇上了什么难事,便顺手帮一帮。我当时便知道,老祖宗的真正目的便是让我们来给林府解围来了。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不需要我们出手相助,林府的事情,都已经有赵氏的人出手相助了。”厉若虹紧紧的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赵晓龙,好半响方才问道:“你们是封魂师?”赵晓龙端着茶杯的手忽然一顿,缓缓抬起头来:“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封魂师。”“从刚进林府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可是当我后来问起那个黄铜盒子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真实身份你们都不知道。当然,你现在已经猜出来,我也就不用隐瞒了。”厉若虹得到了答案,却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怪不得……”一枚小小的封魂之果,就让人类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阶层,便像那天与地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封魂师的身份,对大部分的凡人来说,比皇帝还要来的尊贵。所以,赵晓龙从来都非常感激将封魂之果赐下的老祖赵逍遥,时时刻刻,都没有半点不敬之心。赵晓龙在心中轻叹一声,说道:“你的事情,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帮你。如果可能的话,你劝劝林夫人,还是把采药堂散了吧。”厉若虹镇定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事以至此,若虹先告辞了,有缘再会。”起身匆匆离去。“表哥,她——”赵嫣忽然觉得厉若虹非常的可怜。赵晓龙淡淡的道:“封魂师并不是神,就算是神,也不是万能的。我们能够帮得上她的,不多。”他扭头朝窗外望去,一个俏丽的身影跨立白马身上,疾驰而去。※※※※※※※※※※※※※※※※※※※※※※※※※※※※※※※※※※※※鉴于种种原因,两个势力的比武将擂台设在了流花府城外的一处空地上。擂台身处群山环抱中间,四周都是高出一截的小山坡,看起来倒有几分赵晓龙前世足球场的模样。一块五丈长五丈宽的平地被人划了出来,正理平整之后,铺上了一块一块的木板,当做擂台之用。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样的“盛事”可不是经常能够看到的,所以不止相当人等来了,流花府打酱油的闲人来得更多。从天上看,密密麻麻的小黑点一片一片的,像是无边无际的蚂蚁群。赵晓龙和赵嫣没有混在人群之中,而是找了一个离得比较远的地方,周围除了杂草和树木,没有其他人。那里地方偏远普通人看不清楚,可是封魂师的眼力却能分辨无疑。按照规定,双方各出五人,轮流上台,只能上台一次,只要能一直赢下去,便可以不下去,谁的人能站到最后,谁便是胜利者。仲裁都是流花府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大商贾,有大地主,也有官面上的人物。这些人个个手眼通天,都是跺一跺脚流花府便要震上一阵的人物。采药堂方面派出了自己的四大堂主,外加江湖人士赵晓龙。林夫人似乎对那个号称赵氏第一少年高手的赵晓龙非常有信心,无论从神态还是动作上,都看不出她有半点担心的地方。双方的约定中,也是可以邀请助拳之人,但仅限一人。可是看七玄门和野狼帮两家联盟派出的人手,并没有外人存在。唯一的一点便是野狼帮帮主”野狼”秦默也在出场五人之列。一声锣响之后,双方比武正式开始。凡人武者的厉害赵晓龙已经见识过了,如果上场的所有人都有那么深厚的武学修为,这场龙争虎斗还有些看头。可是就像封魂师一样,江湖中人习练的武学功法也是有高有低,各不相同。采药堂的四大堂主都是市井出身,在一次次的血与火的历练中成长起来,而野狼帮的那几个人情况和四大堂主一样,并没有系统的练过。他们之间的较艺,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招,可是围观群众要看的是精彩的打斗,高来高去的较量,虽然擂台上的人出手狠毒,杀伤力惊人,可是在美感上却差了很多,甚至不如赵晓龙前世看的那些三流的武侠剧,只看了几眼便索然无味的将目光挪向他处。“要不你回去吧,有我在这里看着就好了。”由于待会儿可能会出人命的原因,赵晓龙不大希望刚刚有些好转的赵嫣再次受到刺激,想要让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陪你一起看。”赵嫣小孩子脾气发作,不肯离开。赵晓龙摸摸她的头,轻声道:“嫣儿乖,听话,别在这里呆着了,快回去吧。”“不要!”…………蓦然间人群发出一声惊呼,赵晓龙用手蒙住赵嫣的眼睛,自己转头看去,原来是采药堂一方的人左臂受伤,已经影响到其战斗能力。“快回去,别在这里磨蹭了!”赵晓龙用命令的语气道,这么看来估计待会儿还真的会出人命,赵嫣绝对不能再呆在这里。他从来都没有用过这种语气和赵嫣说话,赵嫣骤然间愣了一愣,然后乖乖的离开了赵晓龙身边,回城而去。采药堂的人左臂受伤,但是坚持不肯下场,他双目赤红,狂吼一声,招招都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即使自己输了,也要在对手的身上留下点记号或是消耗其体力,为下一个兄弟铺路。赵晓龙虽然对他这种精神比较赞赏,不过自己从来都没有那种觉悟。其实他也曾经想过,如果有一个自己非常在乎的人陷入危险当中,自己上去也无法救得了,那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办?是逃走然后回去搬救兵,还是不顾一切冲上去与之共生死?这个问题似乎无解。第一场比试的最终结果,是联盟的人胜出。双方都是老对手,知根又知底,上场的人有些什么习性不用去调查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两个人单打独斗,还是能够应付的来。后面的争斗更加的残酷,通常来讲,都是一个人胜一场然后被下一个敌手击败;而且,连战两场都这些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第二场的比试往往会出现自己身上受伤,甚至是——死亡。死的人是采药堂的人,赵晓龙对他有点印象,好像是在赵嫣病倒的时候来林府,和林夫人见了一面。当然赵晓龙绝对不会告诉你他是用灵识在偷窥,他又偷窥到些什么,我不告诉你。那个人是采药堂一方的第四个人,死在了对方第四人的手上,是被一剑穿心而死。而野狼帮方面的第四人,也在采药堂那个人的临死反击之下受了重伤,直接下了擂台。赵晓龙心说幸亏我把小丫头撵走了,否则此刻真是又要闹出毛病来。双方第五人同时上场,这场龙争虎斗中的龙争虎斗,就要拉开帷幕。江湖人士赵晓龙对阵野狼帮帮主”野狼”秦默我们主角之外的赵晓龙公子提着自己镶嵌宝石的宝剑,昂首阔步,趾高气昂的走上了擂台,气势如虹;反观秦默,身着一件黑色长衫,龙行虎步,大踏步的走了上去,气势丝毫不落下风。“涿郡赵晓龙,请阁下赐教。”赵公子一抱拳,拉开了架势。秦默也是抱拳道:“野狼秦默,请赐教。”不过他这一抱拳之后,却是双手抱胸,一点没有把赵公子放在眼里的样子。赵公子大家族出身,为人本来便是颇为傲气,而且有些看不起流花府几大极道组织,秦默的这番没把他放进眼里的做派,直接让这位赵公子怒不可遏,七窍生烟,大喝一声,挥剑而上。“唉,年轻人真是受不得半点刺激,这是在太冲动了丫!”赵晓龙摇头晃脑的叹道,他虽然不知道这位野狼秦默的深浅,可是光看赵公子那副德行,就知道采药堂这边比较危险。秦默四十余岁,十几岁的时候家破人亡,不得已走进了市井之中,经过二十几年的打拼,方才有了如今的成就,他的一切,都是自己踏踏实实做出来的,没有半点虚假。其为人心狠手辣,城府极深,已经有多年未曾亲自动手了。赵公子则是不同,从小娇生惯养,又是全族的宠儿,若有人惹了他不高兴,下场通常都不会太好,养成了他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性子,受不得半点刺激。事实证明,秦默果然有那个实力,可以不讲赵公子放在眼中。任凭这位被宠坏的赵公子剑法如何凌厉狠辣,秦大帮主都像是一片柳絮,往往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候避开,让赵公子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半分。虽然赵公子手中长剑不是凡品,虽然赵公子所学技艺都是江湖上一流名声的东西,虽然他已经将自己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是差距就是差距,半个时辰之后,他连秦默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过。擂台下的观众议论纷纷,都在说这个秦默好厉害,这位公子好无能;但是林夫人的脸色自从两人的争斗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厉若虹则一直都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厉若雨则是东张西望,不知道在找什么,不过,很大的几率是在找封魂师赵晓龙。赵公子半个度时辰急风骤雨般的攻击,连半点汗毛都没有碰到,累积的怒火已经足够将整个流花府都烧掉,终于失去了理智,下了一个决定,忽然间收手,停住了攻势。“这是你逼我的,“赵公子咬牙切齿的说道,狠狠心,将牙一咬,嘴角渗出血迹,然后一口鲜血喷在他那剑柄中间镶嵌的绿色宝石之上。一道刺目的翠绿色光芒冲天而起,将天上的白云都染成了绿色,然后,绿色光芒忽敛,变得不那么刺目,整柄剑都泛起了淡淡的绿色光芒,在阳光下非常显眼。“所有人退后十丈,年轻人手中所持乃赵氏神剑泣血霜魂,能发出五丈长的剑气。”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忽然大声喝道。赵晓龙也对赵公子手中的泣血霜魂起了兴趣,灵识透体而出,开始查探其那神剑的秘密来。野狼秦默也收起了戏耍之心,缓缓道:“素闻赵氏神剑种种神异之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却也奈何不了秦某。”秦默右手一晃,忽然间手中便多出一只短戟来,那支短戟长不过一尺,通体乌黑,上面的纹路隐隐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气息。“封魂师!魂器!”赵晓龙瞳孔猛地一缩,没想到一场黑帮之间的争斗居然能够引出来另外的一个封魂师。赵晓龙的打算是,无论双方争斗结果林家是胜是负,只要在赛后找到两大派的首脑,亮出自己封魂师的身份,警告一下他们,应该可以保得林家一段时间的平安。谁知道这个世界变化也是很快,野狼帮的帮主居然也是个封魂师。这位封魂师,估计和赵晓龙入门时间一致。赵晓龙没有放出灵识,所以在秦默拿出自己的魂器或是做出其他封魂师特有的动作之前,他根本不知道在场之人除他之外,还有别的封魂师存在,而且这个人还是野狼帮的帮主秦默。“有魂器和修练功法,应该另有封魂师收他为徒,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入的门,如果是上一辈的封魂师,我上去也绝对没有胜算。如果是跟我同辈的话,倒是可以上去试试,不过,以我的修炼速度而言,多半也不是其敌手。嗯,还是私下交流比较好。”就在赵晓龙沉思的时候,赵公子已经动手了。他手中泛着绿芒的剑轻轻一挥,剑尖上忽然延展出三四丈长的芒刃来,长长的芒刃带着绝伦的声势,拦腰向秦默斩去。秦默虽然取出自己的魂器,却仍然在擂台上游走不定,偶尔在无法避让的是时候,才会用短戟轻轻的与剑气相碰,抵挡一下。赵公子以为自己激发出神剑威能,必能将对手斩于马下,谁知事实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泣血霜魂竟然连对方的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通过精血激发霜月之石的力量,然后以之对敌。这天下间的英才,果然不少!”不过片刻之间,赵晓龙便已经知晓这口泣血霜魂的秘密。对于封魂师来说,这霜月宝石只是作为炼制魂器的一种催化剂使用,即使完全激发其中蕴含的力量,其威力也还是太小,而且仅能维持短短的一刻钟,宝石内的力量便会耗尽。但是在凡人武林之中,却是无上利器,斩将夺旗,无往不利。几乎同一时间,秦默也不再留手,身形诡异的一闪,已经欺到赵公子身前,轻飘飘一掌印在他的胸口,将他推得向后斜斜飞起,并顺手夺下了那口泣血霜魂剑。“好功夫!”这是中立派人士在赞叹。“帮主神威盖世,天下无敌!”这是秦默的属下在恭维。[也许你们更应该喊:野狼老仙,法驾流花,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赵晓龙心说。在这一刻,林夫人的脸色终于变了;人群之中,也有两个四五十岁的武林人士脸色变了。这口泣血霜魂在凡人中的确是无上利器,可惜用来对付魂力攀升至洪级,灵识之海已开的封魂师还差的太远。尽管秦默连防御性魂器都没召唤出来,但赵公子相比他而言也只不过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若不是灵识全力以赴,在分析这口所谓神剑的奥妙,也不会偶尔被逼的挥动手中兵刃格挡。“小子放肆!”后面围观的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暴喝,两道人影从人群中跃出,一道人影向擂台中央的秦默疾扑而至,另外一个人在半空中接住了赵公子。秦默那一掌,并没有伤人,只是把赵公子推开而已。秦默轻轻退了一步,避开了那人的疾扑之势,冷笑道:“涿郡赵氏的人便是这么无耻么?”“狂妄的小子,放下手中神剑,我饶你不死!”跳上擂台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太阳穴高高突起,掌中一口百炼长剑,在阳光下濯濯生辉,精芒四射。秦默将手中的泣血霜魂晃了晃,笑道:“一块破铜烂铁而已,亏你们还把它当做宝贝。”他随手将泣血霜魂朝后面一抛,“神剑”带着几寸长的芒尾,在空中翻滚了十几圈之后,深深地插入了泥土之中。“你能从我身边过去,我就把它还给你。”秦默脸色忽然一变,冷冷道,“若是过不去,就叫你这条老狗的主人来取吧!”“狂妄!老夫今天就取你狗命!”老者一声怒喝,挥剑而上。显而易见,结果和赵公子一样,甚至他剑势还没有挥出一半,秦默的身影已经诡异的出现在他面前,右拳握紧,狠狠一拳击在他胸口,仍然是顺手夺走了他手中的兵器。不同的是,秦默心中有气,这一拳便使上了几分力道,那老者像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斜斜飞起,人还在空中便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来。另一个人再次充当了救火队员的角色,凌空跃起将受伤的老者接住。秦默这一手,再度震惊全场,从来都没有人知道,这个不入流的极道组织首领,竟然身手堪比江湖绝顶高手。受伤的老者挣扎着站稳身形,恨声道:“阁下之赐,赵某今日记下了,隔日自有高手前来讨教。我们走!”人群自动为他们让出一条道路来,涿郡的武林高手三人组搀扶而去。“赵晓龙——你个混蛋——你在哪里——还不给我出来——”厉若虹突然的放声大喊,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她犹若未觉,仍然在那里大声呼喝。“赵晓龙——”赵晓龙……赵晓龙……赵晓龙声音撞上群山,被反弹而回,又再次撞上对面的山岭……,形成了无穷无尽的回音,顿时,所有人的耳边都是如雷般呼唤赵晓龙的声音。“你这又是何苦!”一声低低的叹息响起,在所有时间人的耳边回响,完全的将厉若虹呼喊的回声掩盖。一道霞光从半山腰平地而起,宽三尺的光带,在空中舒卷变幻,向着擂台的方向延伸。霞光的末尾轻轻落到擂台之上,像极一道云光铸就的拱桥。所有的人,都呆呆的望着这道拱桥,几乎停止了呼吸。拱桥之上,走出来一个身穿蓝衣的少年。初时,这个少年在拱桥上不过蚕豆大小,不过呼吸之间,少年的身形便渐渐的近了,两个呼吸过后,他就已经来到了桥的末尾,站立擂台中央。“涿郡山城赵晓龙,见过秦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