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暗翼之城

更新时间:2020-09-15 15:43:21

暗翼之城 连载中

暗翼之城

来源:落初 作者:傲雪弄秋霜 分类:玄幻 主角:赫拉克莎贝尔 人气:

新书《暗翼之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傲雪弄秋霜,主角赫拉克莎贝尔,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圣域分崩离析,原石四下散落。羽卫浴血重生,爱恨生死相随。几百年来,圣域之谜已经沉寂,但是黑暗势力的崛起,让这段历史重新浮出了水面,一时间,烽火燃遍了整个大陆。一个没落贵族家的独子,原本只是为了追求心爱的姑娘,却被卷入这场阴谋之中。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身份竟然与圣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贝玛特人原本是前任政权的一只雇佣力量,他们在战前一直盘踞在特古宾斯附近的山林中。在特古宾斯战役打响前,教会游说了这股势力,瓦解了贝玛特人与特古宾斯之间的脆弱联盟,以致在战役中,贝玛特人袖手旁观,造成了特古宾斯的最终沦陷。

战役结束后,贝玛特人曾经恳求教会收编他们,但是教会对他们的忠诚度怀有芥蒂,对收编一事一拖再拖。到后来,贝玛特人也明白了教会的意思,索性在被战火毁坏的特古宾斯城中定居下来,不愿再与教会发生更多的瓜葛。

教会一直把贝玛特人当成鸡肋,教会中不同流派对贝玛特人的态度也有明显的分歧,有人建议出兵剿灭他们以绝后患,也有人认为贝玛特人的存在并不是教会的威胁,反而会对诺迪雅的发展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还有人认为贝玛特人向来骁勇善战,剿灭他们需要投入太多的资源,还不如听之任之,到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这种矛盾使得教会对贝玛特人的政策悬而未决,贝玛特人也就在这种矛盾的夹缝中存活到了今天。

凯文在接受训练的过程中,已经对瑞金斯充满敬佩,同时也颇有好感,在正式成为警备团士兵后,他请求赫拉克把他编入了瑞金斯的中队,所以瑞金斯带队到旧都市执行调查任务,凯文也跟一同前往。

这是凯文第一次踏上旧都市的土地。

虽然旧都市与诺迪雅之间仅仅隔着一条地下通道,但是凯文从小就受到大人们的灌输,认为旧都市是坏人聚居的地方,那里住着好多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所以凯文从心底里就没有产生过到旧都市猎奇的念头,而且他的玩伴们也都接受过这种说教,谁也不愿去冒这个险,以至于凯文对旧都市是个什么模样一直没有概念。

如今身临其境,凯文才真切地感受到了满目的沧桑、残破和凄凉,相比之下,在他心中平庸无奇的诺迪雅,原来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美丽祥和的地方。

这个旧都市,原来可以破败成这种样子。

从地下通道出口到贝玛特人居住的旧都市中心城区之间,有很大一片区域几乎无人居住。这里的建筑,虽然还可以依稀看出原来的轮廓,但是残缺的屋角,断落的屋梁,乌黑的窗洞和长满青苔的石墙,无不弥漫着霉腐的气息,若不是建筑间疯长着不知名的植物,掩盖了战争留下的漆黑伤痕,只怕没有人不会为战争所带来的痛苦扼腕叹息。

这种痛苦不仅人类能感受到,就连充满灵性的飞鸟也能感知。这片区域虽然无人居住,植物覆盖也有足够,但是几乎看不见鸟雀的身影,也听不见它们悦耳的鸣叫。在这里,能见到的活物除了老鼠就只有偶尔四处乱蹿的野猫和野狗。

凯文他们所走的路线原来应该是一条宽敞平坦的大道,可如今被散落的砖石、破碎的木块和杂乱的垃圾占据,商队虽然从中清理出一条足够通行的小道,但是小道仍然满是泥泞和水洼,让凯文从心底往上涌着一股嫌弃之情。

好在进入旧都市中心区后,情况大有改观。在这里,建筑看上去仍然破旧,但它们至少被修缮了,被尽可能地恢复成了从前的模样,完全不似那种残缺不全的凄凉身影。街道上也清理得比较干净,虽然街道两旁的垃圾依然随处可见,但至少没有了瓦砾。喧闹的商贩和来来往往的人群,把这里营造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

警备团士兵的到来,给大街上的人们带来了不安,热闹的集市逐渐安静下来,人们大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盯着士兵们在集市中穿行。

凯文很不习惯这样被人注视。不管是那些面目狰狞的男人,衣着肮脏的女人,还是脸蛋和小手都是乌黑的小孩,从他们的眼光中射出的都是鄙夷、嘲弄、怨恨甚至挑衅。凯文清楚这些人敌视警备团的原因,也清楚他们不敢公然挑衅警备团,但他就是无法从众人的眼光中逃离出来,更不敢去迎接这些目光,他觉得那些眼光就像无数冰冷的锥子,扎进自己的脊梁,冷冷的、疼疼的,让他不仅压抑而且难受,他只能选择低着头,跟着队友们一声不吭地匆匆而过。

商会会长跟瑞金斯打过交道,对警备团一行人倒是很客气。他恭敬地把瑞金斯让进客厅,请瑞金斯坐下后立刻端上了一杯热牛奶,然后在一旁坐下,侧着身子问道:“不知阁下今天专程前来,有何贵干?”

瑞金斯道:“今天过来,是奉赫拉克团长之命,向会长您打听一件事情。”

“阁下请说。”

“请问会长,商会这两天是否安排了人手到诺迪雅码头取货。”

“是啊,我两天前就派了四辆马车,十几个苦力去了诺迪雅。我有一批货从海上过来,我安排他们去把东西运过来,按理说今天也应该到了。怎么?难道出事了?”

“也没出什么大事。”瑞金斯早已想好了台词,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前些日子海上起了大风,那些货船估计都去避风了,这两天都没有船只靠岸,因此造成了码头上等货的商队聚留。昨天夜里,在港口附近的酒馆里有两伙人酒后闹事,不仅砸了酒馆,还伤了几个人。我们把这两伙人都抓了起来,经过审问,其中一伙人说是您的手下,所以我今天特地过来核实一下。”

“这个蠢货。”会长低声骂了一句,忙向瑞金斯陪着笑脸,“那个斯通就是一个愚蠢的家伙,好酒贪杯,一喝酒就会把自己灌醉,一喝醉就要闹事,如果不是看他做事还算靠谱,我早就开除他了。这次我还专门提醒他不能喝酒,可他还是闹出这么大的事来,真是对不起,给阁下添麻烦了。还想请问阁下,他们伤得厉害么?”

“都是些皮外伤,倒也没有大碍。只是这些人在诺迪雅闹事,赫拉克团长很不高兴,他说要严惩那些闹事的人。既然会长是个爽快人,承认了他们是您的手下,那会长是不是得考虑一下,承担一些责任才好。”

“这个当然。”会长冲着身旁之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点头退了下去,会长继续对瑞金斯说道,“这件事情不能让阁下为难,我们商会定当妥善处理,还会好好管教这个斯通,免得下次又给我惹祸。”

说话间,刚才退下去的那人捧着一个小箱子上来,会长当着瑞金斯的面把箱盖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金币,轻声对瑞金斯说:“劳烦阁下帮忙找医生治疗一下双方的伤员,给酒馆做一些赔偿,同时也恳请阁下在赫拉克团长面前多说几句好话,求团长高抬贵手,尽早放了我那帮蠢材吧。”

瑞金斯瞟了一眼箱子中的金币,心想请医生和做赔偿远远用不了这么些钱,这个会长用意太过明显。瑞金斯决定先收下这笔钱,这样就可以让会长放松警惕,等会问起其他事情时,会长也不至于起太大的疑心。想到这,瑞金斯冲会长致礼道:“会长您这是太费心了,善后的事情我会替会长办好的,您就放心吧。至于您的手下,我回去就向团长求情,教训完之后就尽快放了。”说完示意站在一旁的凯文接过钱箱。

会长会心一笑:“那就多谢阁下了。”

瑞金斯陪着笑了几声,然后略微收敛了些,道:“我这还有一事得请教一下会长。”

“阁下尽管问就是了,我定当如实相告。”

“昨天警备团在拘捕他们的时候,有两三个人趁乱跑了。您要知道这种行为是拒捕啊,这个罪名可不小,如果被抓到是要关监牢的。后来我们审问您手下的那个斯通,他说他们总共只有十几个人,全都被抓住了,逃跑之人不是他们一伙的。所以我想请教会长的,就是您究竟派了多少人到诺迪雅去啊?”

“十三人,加上斯通一共十三人。”会长知道不管逃跑的人是不是自己的手下,只要现在能说清楚,就不会受到牵连,毕竟瑞金斯已经收了钱,这个面子多少是会留下的。

瑞金斯心里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十三人!会长在这种情况下说出的数字一定不会有假,也就是说赫拉克和索比安认为商队还有人活着的推测就不成立了,除非另外有人跟着商队进入了地下通道,可这人会是谁?又该从哪里寻找这个人的线索?

会长见瑞金斯脸上阴晴不定,料想他是不是在嫌钱少,刚准备命手下再去拿些钱来,却被瑞金斯拉住:“会长,照您给的这个人数,那些逃跑的人应该不是您的手下,这件事您就不用担心了,我还有其他任务在身,就先告辞了。”

会长舒了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赶忙起身把瑞金斯等人送到门外,又说了一通客套话才目送瑞金斯离开。

瑞金斯心绪混乱想不出头绪,只能暂且按下这些念头,等回去向赫拉克禀告后再做商量。

一行人离开商会后,便直奔贝玛特人首领扎卡的老巢。

扎卡的营地设在旧都市的中心教堂。这座教堂曾经是特古宾斯的标志性建筑,也是特古宾斯战役中最后被攻陷的要塞,所以这里被毁坏的程度远比其他地方要厉害得多,但是扎卡就是看中了这座教堂的地理位置以及它曾经的身份和地位,硬是花了大价钱对它进行了重建,翻修之后的教堂虽然不如之前华丽,但保留了之前的壮观,仍然称得上是旧都市的标牌。

刚进教堂前院的大门,凯文就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这座教堂建筑结构的复杂,建筑风格的独特,是凯文从来没有见过的,庭院正中的石雕,四周的拱形回廊,错落别致的碉楼,还有那高低不一锥形尖顶,把凯文的眼光完全吸引住,他几乎没去留意周围那么多贝玛特人守卫的表情,直到身旁的战友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提醒他警醒点,他才意识到周围的气氛已经不同了。

道路两侧、屋檐下、环廊里,到处站着全副武装的守卫。这些贝玛特人战士的着装与警备团有着明显的区别。他们的上身几乎裸露着,只有两条宽厚的皮带绕过肩头在前胸和后背交叉,把胳膊和胸部的肌肉肆无忌惮的展露着。他们下身穿着棕黑色的皮质长裤,配着一双高筒的皮靴,手中不是环抱着一柄大刀,就是扛着一扇长斧,加上冷漠凶残的面容、仇怨藐视的目光,让凯文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而来。

凯文下意识地把手按在了剑柄上,心跳开始加速,手心开始流汗,他环顾了一下身边的战友,发现大家除了神色凝重,并没有害怕的表情流露。凯文自我宽了宽心,告诉自己不要怕,告诉自己贝玛特人忌惮教会,是不会轻易挑起事端的。

教堂的祈祷大厅被贝玛特人改成了一个硕大的议事厅,大厅正中摆放着一张足以坐下二十余人的长桌,桌上乱七八糟地摆放着酒杯、餐盘等各种器皿,还有一些东倒西歪的破旧烛台,四周玻璃窗户上的彩色玻璃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兽皮和布料,所以整个大厅的显得很是昏暗。

大厅四下里站着数十名满脸杀气的守卫,只有一人坐在长桌的最远端,怀揣着双手冷冷地看着瑞金斯和士兵们走到长桌对面。

此人正是贝玛特人的首领扎卡。虽然大厅里光线不强,但他那一颗光溜溜的脑袋仍然惹人注目,一道明显的深黑色疤痕从那颗不大的左眼眼角一直割到下巴,使得本已凶恶的面容凭空增添了血腥。

看着扎卡的模样,凯文的心理直发毛,猜测着这一定不是个好惹的主。

瑞金斯见扎卡如此傲慢,心中不免光火,但他知道此番前来的目的,也清楚现在身处贝玛特人的核心区域,双方力量悬殊,万一发生冲突,己方只怕吃亏更多,所以他把心头的怒气压了下去,略略地冲着扎卡行了个礼,朗声说道:“扎卡首领,我受赫拉克团长之托,特来拜访。”

扎卡把自己陷在座椅里,懒懒地回了一句:“团长好意,扎卡心领了,阁下请回吧。”

瑞金斯这个闭门羹吃得有些尴尬,但为了完成任务,他不得不另想办法。他回头命手下把刚收到的贿金呈了上来,当着扎卡的面打开了箱盖,以便扎卡能够清楚地看见里面的金币:“扎卡首领,我们团长为了感谢你多年来对诺迪雅的帮衬,特地准备了小礼物,还望扎卡首领收下。”

贝玛特人不善农耕,以前盘踞山林时以狩猎为主,而今则以贸易为主,只不过因为旧都市的沉沦,他们的贸易并不繁盛,所以一直以来生活得比较拮据。瑞金斯拿出的金币确实让扎卡心动了一下,但他并不愚蠢,猜想警备团此举定有其他目的,所以他把微欠的身体又陷回了椅子当中:“扎卡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扎卡首领,这么多年以来,诺迪雅与旧都市之间相安无事,这多亏了首领对手下管教有方。赫拉克团长从未因为双方的矛盾伤过脑筋,所以想对首领表示感谢,还请首领继续保持双方的稳定。”

“这么说来……”瑞金斯原意是想奉承扎卡几句,等他吃软了之后再慢慢套话,可没曾想扎卡的思维跟常人不一样,他对瑞金斯的话理解得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么说来,你们的团长是怀疑我在暗地里搞鬼了吗?”

“不是这个意思……”瑞金斯没料到扎卡能从一句话的反面去考虑问题,赶忙想纠正扎卡的错误理解,却被扎卡打断了:“不是这个意思?警备团跟我们贝玛特人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也从来没有往来,今天送来这么多金币,不就是想说,我们在暗地里搞事情,今天把钱收了以后就别再乱来了!不是这个意思难道还有别的什么意思?”说着,扎卡拍案而起,把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扎卡一站起来,四周的守卫闻风而动,齐刷刷地向前逼了几步,挺着武器把警备团的士兵们包围在当中。

凯文虽然经过了训练,也经历过杀狼的磨难,但这种阵势他从未见过,他见扎卡的守卫逼上前来,战友们都把剑拔了出来,他也跟着拔出了长剑。

瑞金斯见势不妙,赶忙大吼一声:“住手!”伸手把身边士兵手中的长剑按了下来,冲着扎卡大声喝道:“扎卡,你竟敢对教会如此无礼!”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凯文紧张得都快喘不过气来。这个时候,凯文忽然想到了死,想到了自己被乱刀砍成了碎片,他忍不住浑身开始抖动,握着长剑的手也哆嗦起来。他偷瞄了一眼身旁的战友,见他们也是如临大敌一般的紧张,但是他们并没有半分的退缩。凯文稍微获得了一丝安慰,他想起了哈里说过的一句话:“当对手强大时,只有冷静和勇气才是战胜对手的最好武器。”

眼看一场战斗难以避免,双方实力又如此悬殊,警备团一行人真能全身而退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