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女魔劫

更新时间:2020-09-24 18:20:09

神女魔劫 已完结

神女魔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喻芷楚 分类:玄幻 主角:钟伟刚毅 人气:

喻芷楚新书《神女魔劫》由喻芷楚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钟伟刚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也许是过去刻骨铭心,未来幻想如海市蜃楼,太不真实,懒得动脑。 夏花开第七次上苏镇游说杨逸飞回巴黎,不果,郁闷。巴黎酒吧夜倾城与逃避安雅的 慕容飞雪邂逅相遇,吧台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

宝文到辛公馆,好好还没有睡醒,他上楼见好好犹自好睡不忍唤醒,挨她床头坐下,抚摸她的小脸,不想好好眼角流下泪,她梦中是在伤心还是欢喜落泪?宝文不知道,只觉自己心酸,情不自禁攥紧好好的小手,心里千百万次地说好好我爱你,我将整个灵魂都给了你,当你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他这样想着不觉地趴着好好胸前睡着了,好好被重物压醒,睁开朦胧的眼睛,见是宝文,忙起身想帮助他睡上床,一动他就醒了,猛抬起身,见是好好欢喜地一把拥抱住她。好好笑问他来多久,为什么不叫醒她。

“因为我见你流泪所以我也伤心,好好你梦了什么?”

“我们回新加坡了,在荒园看翠竹兰花。”

“所以你伤心,你想回去是不是?”

她点点头:“你觉得这好吗?”

“这有发展空间,而且很大,你不觉得吗?”

“是,不过事业越大你越没有时间在我身边……”她看着他没有把话说下去。

他当然能猜后面的话是什么,努力宽慰她说:“放心,好好我会每星期至少三天陪你。”

她摇摇头;“我知道工作重要,爱情需要柴米油盐,”说着她笑起来:“物质和精神同等要,是不是,他们从来都是等价的。”说着顿下:“物质体现你的创造能力,是表现你聪明才智的直截了当的途径。”说着又笑:“我不会是你能力的绊脚石,不会让林玲背后说我一钱不值,我会找我的表现途径,决不比……”

宝文忙拦住她的话:“我不要你再表现,你表现的已足够了,我只要你陪我吃饭,做我守家婆,将来生一子一女。”说着就催她快点洗漱现在就陪他吃饭,他已很饿。说到饿,好好也真的感觉饿了,忙洗漱下楼,南宫夫人见女儿娇婿下来欢颜。一时大家就坐用餐,宝文饭后又赶回公司,好好陪南宫夫人上街逛超市,超市是安家的福美源,集餐饮百货家用电器一体,这是安家在大陆的第三家连锁店,上海北京各有一家。

福美源上下八层不仅有餐饮美食,百货家用电器,还有集娱乐一体,在七楼有宝龄球场。好好很久没运动,和南宫夫人在超市小逛一会就独自跑上七楼,让母亲回时再通知她。一进球场,还真热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她一进就有人赶快趋步上前招呼她,球场谁不认识她。大名鼎鼎,忙给了她道,她换上自己存在这的专用衣,和鞋,又让经理陪她一块玩,经理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是好家从新加坡带过来的叫李云逸,李云逸陪她打了一局,因事务多,不能相陪,正叫她扫兴失望时,走过来一个非常有型的年轻男人,好好乍看被虎一跳,她还以为是大哥,真的象极好家,玉树临风的身材,浓眉下一双不忌言笑,炯炯有神的眼眸,她忍不住看了几眼,那男人向她微微露出笑容,她也笑笑,他先招呼说:“如果不反对,我们一起打几局好吗?”

“没问题。”她立刻回答,男人的球技很棒,好好也不弱,等南宫夫人通知她该回去,她还有点意趣未尽,还想打几局,可妈妈催她她不能不顺着,临走才想起问那男人大名高姓。

男人微笑:“免贵姓谢,名润发。”

“谢润发?”好好笑:“不是周润发,你真是美国过来的,怎么那么重的新加坡口音。”

“你也是搞房地产?”

“你有点敏感?”

“是。”她大方的承认。

他笑了下:“认识辛小姐很高兴,希望有机会再会。”

“希望不是利益冲突场,再见。”她淡淡地笑。

“希望你所愿。”男人遥送好好离去,若有所思。一个彪形大块头男人走上前附耳向他说了几句就匆匆离开。

好好没有把在宝龄球场遇到谢润发告诉任何人,事实她很快也就忘记了,因为每天都有很多事在她身边发生,大哥去香港,宝文茶庄奠基,那是座南洋风格的茶庄,专门为在这工作的东南亚人服务的,毕竟异乡他国,看见本地文化总是倍觉亲近,有他乡回故国感。茶庄奠基后跟着又是淮阳廊桥峻工仪式,中间她还小病一场,待肖子豪一行赶来所有忙碌才告一段落。宝文的宝峰山一期工程修改工程图纸也通过市政工程处审批,对陆家来说是一件不小的喜事。尽管宝文没有去机场接子豪几个,他们当然也不会计较。因为有好好这个代表已足够,何况他们本就是为好好来,他们一见面就聊个没完没了,问宝文如何就范的,等他们到辛公馆还不及落车,远望辛家气派的门牌就赞,说是不是太夸张,两棵这么大的合欢,真叫喜欢死我也。只要好好喜欢,那混球哪都可以弄来。

在场的林玲生气地:“你们也可以呀。她就成女王了。”

子豪笑:“我们只是艳羡,好好你说是不是,林玲总吃你的干醋,明天我把她娶回家,她会不会还怀疑我不爱她,还爱你?”

林玲啐他:“谁要嫁你,臊也不臊?”

“不嫁我那你嫁谁?不是也想嫁宝文吧?”子豪玩笑。

林玲狠狠啐他:“天下男人没死绝,我安林玲就那么差劲?”

乐凯笑催:“下车了,我再见不着象你俩这么宝贝,见面就斗嘴。”

林玲丢眼身体略见胖,鼻梁架副金边眼镜,头发有些卷卷,斯文十足的乐凯同样啐他:“你也不见的是什么好人,二姐怎就看中你?”一面钻出车,乐凯是想好好欣赏门前两棵合欢,时值近小暑,合欢花香浓郁,乐凯大叫爽,脱口吟咏李颀的《题合欢》:开花复卷叶,艳眼又惊心。蝶绕西枝露,风披东干阴。黄衫漂细蕊,时指女郎砧。

他咏吟的样子竟是有点诗人的气质,林玲冷笑地叫酸,大家也一起笑,进了大门,迎接他们的是桂花屏,绕过桂花屏,里面别有世界,精巧的园林设计在这里尽展风骚,上百平米的草坪,绿草如茵。远望辛公馆在绿树翠竹环抱中,守在公馆门前的是两棵生长势头旺盛的巴西铁树。“果然不同凡响,陆宝文就是陆宝文。”子豪三个一起盛赞地进了辛家,大厅宽敞明亮,各式各样的瓷器,古玩器皿也许不够远方的客人以为奇,最叫他们叫过分的是宝文好好那张情意绵绵的拥吻,摆在客厅正中象是要对全世界宣布他们火热的情事。林玲冷哼。心情极佳的好好笑开口说话了:“你放心,有我们伟大的一流广告设计家在这亏不了你安家三小姐,更何况有大画家补漏。”她笑着,南宫夫人早已过来接过女儿话连称是,很顺利地寒喧在一起,互相问候,接风洗尘就在辛家举行,辛家早已是张灯结彩,待到黄昏来临,辛府气氛已是满涨,相约的客人在陆续进场,宝文是最后入场的,谁又让他又摊上美女合作,而且是那种很难缠的,有着魔鬼身材的女人,来自欧洲的大财团,他需要她们优良的橡木地板。他一见老朋友们先是自请罪失,未能远迎又珊珊来迟。辛家高朋满座,好好周旋其中,与宝文情意绵绵。

华灯彩照的辛府外这时又缓缓驶来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在府外来来回回徘徊了半个多小时,车主人仿佛是为听里面热闹地声符,又好象是为欣赏这座漂亮气派的府第,又好象是为闻醉人的合欢香风,车最后在流连不舍中徐徐离去,向宝峰山漫漫开去。辛府座落于淮阳河畔,与宝峰山只有一地之隔,不肖一刻工夫,车就在公路边停下,车门漫漫推开,探出身的却是谢润发,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广褒的土地,南面横贯而卧着宝峰山,山脚不远的北面有座天然湖,面积有十多公顷地宽,宝文即将在这筑造他第一期豪宅,集园林休闲一体,谢润发缓步走进这片还没有开发的处女地,野地里蒿草丛生,草虫鸣唧,不知是夏历初几,天上的半边月亮明媚皓洁,野藤不时勾着谢润发的衣裳,他挨到湖边,竟然有嬉戏的少男少女,湖里面有莲,清香的莲叶不亚于合欢,湖里有莲,岸沿有昌蒲,艾蒿,他喜欢这样原始的风景,他甚至有跳下水地冲动,他想在水里畅游一番,想探下水中鱼是否也在夜宴,偏偏这时有个孩子从水中钻出,溅他一身水,他没有动,钻出头的孩子,约十三四,他示意孩子给他摘一片莲叶,然后他就坐在莲叶上,朝孩子挥挥手,大男孩宽厚地笑笑,又钻进水里和同伴玩去了,湖里水清澈,是没有受过任何污染的水,特别纯净。他希望自己永远能这样坐着,被时间凝固,成为一座化石,没有了烦恼,没有了爱憎,然后他被他所爱的人发现搬回家,放在装饰柜当做一件考古品欣赏,为他幻想,为他写诗,他就这样怀着如此温柔地心事坐到天明,当他手机响起他再放下时,脸上的痛苦也许只有晨风中的香风知道,它们钻进他五脏六府,他的确是个很优秀的男子,干干净净的肠子,见不到一点儿坠油,为什么要把这样的痛苦给他,他有什么样地痛苦?他在晨风天簌中绕湖小步,他是这样一个优雅的男子,朝霞已迎着他,那天那个大汉也来到身后他便往回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