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更新时间:2020-10-26 21:29:24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已完结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才才 分类:玄幻 主角:玄罡玄爵 人气:

主角是玄罡玄爵的小说《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此文是才才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女娲教女无方,使得女儿红衣贪恋谪仙美男,淫秽成痴,若有不丛她者,则大开杀戒,被女娲罚入十八层地狱,却成众鬼之王,变本加厉,连人间稍俊俏的男子都不放过。 而此时,妖界之主君临与朱雀大神相爱,天理不容,天神讨伐妖皇,妖皇屠神。 魔界之君桀睿见天际有乱,趁乱反天,以图九天魔道。 天神与三害开展了长达千年的正邪之战。主角:玄罡玄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若敢为难本王,本王立马带着他,跳进龙渊涧,一起万劫不复”

在说“万劫不复”四字时,红衣显得格外得意。

红衣白眸轻敛,不紧不慢的用舌头蹭玄爵的脸,引得玄爵直犯恶心。

“女鬼,你真够恶心”

“你住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玄爵冰眸轻挑,这女鬼到底有多需要男人啊!难怪会被封印,一定是重欲过度,不懂节制,难怪要被女娲娘娘和伏羲大神封印,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哥哥——”

来的不是红衣意料之中的冥冰神王,而是一个六岁大小的幼女。

玄罡清灵稚嫩的嗓音自虚空而来,随着玄罡的声音落下,虚空中一冰色金龙王服的男子似天神般凌空而现,随他的出现,这片虚空似乎都安静下来了。

这才是红衣预想中的冥冰神王。

红衣被封印了上万个年头,也不知现在的这位冥冰神王到底是第几任。只不过在隐隐约约中,红衣能感道,他所承载下来那股力量还是令红衣那么熟悉。

红衣白眸中,落下两滴清泪,恰好滚在玄爵手背上。

“女娲,你枉为母亲?”

万年之前,这股力量也曾经护她于天地间。

“喂,女鬼!你哭了?”

“闭嘴!”

红衣血唇轻颤,白眸微沉,血红的指甲轻划过玄爵富有少年刚气的脖子,舌头在他耳上轻轻一含,娇声道:“你这是在心疼本王?”

“————”

“哥哥——”

玄罡趴在巨狮冰儿的背上,落在玄罗刹身边,见那个红衣怪物与哥哥贴得那么近,还说悄悄话,心头甚是不快。

“父王,你快救哥哥”

玄罗刹高高在上,刚劲的五官英气逼人,王者威风尽显。朝底下的玄爵看去,薄唇轻言:“爵儿,你让父王失望了”

“父王!!”

一边的玄罡急的都快爆炸了,想不到她父王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责怪哥哥让他失望。

“父王啊!”

玄罗刹看着女儿红着眼框,欲哭哭又无泪的模样,薄唇微颤。

好半天,冰王玄罗刹终于开口道:“冰族的少主,何须别人施救”

玉不琢不成器。强者,就是要以卵击石后,才能涅磐重生。

不是强者,就不配成为冰族的王,权当是给他一次历练吧!

“父王,不能啊!父王~”

面对玄罡的哀求,玄罗刹许久都依旧无动于衷。

冷眼看着女儿,英眉轻皱。

“我自己救哥哥!”

六岁大小的玄罡从来都没有人敢不依着她,哪里懂什么强弱之差,凭着平时哥哥教的功法,一鼓作气冲上去,还没近身,就被红衣单手一扇,飞出去几仗远,硬生生的将冰地砸出了个大窟窿。

“嗯呵,疼!”

玄罡娇嫩的面颊贴着冰地,就哼得出一个疼后,意识渐渐消失,用尽最后的力气道:“父王,救我哥哥——”

而玄罗刹此时的脸比雪国的气温还冷,只将玄罡抱起,放在冰儿背上,剑眉紧皱又松开好几回,终于以一个父亲的口吻开口:“爵儿,让父王看看你的能力”

“父王——”玄爵双眸微闭,卷长的睫毛轻颤,。

红衣隐约感到玄爵似有一股不可估摸的力量正被另一股力量牵制着,如果冲破那层牵制的力量,他完全可以取代虚空中的那位冥冰神王成为下一任冥冰神王。

玄爵很明白自己的修为远比自己所呈现在世人的高。

本来玄爵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母后要用吞噬符压制自己的修为,但现在他明白了。

他的父王是神王,他是他父王的神徒,只要他的修为达到磐涅境,他就可以浴火重生成神王,而他的父王就会化作封印,重新轮回。

难怪母后冒着危险也要将吞噬符打入他的体内,成就他的代价是他的父王变成封印,去走轮回之路。

“女鬼,放了我,我助你逃走”

玄爵虽然想替玄罡将红衣教训一番,但代价却是自己修为尽显,父王化为封印之力,去走轮回之路。终于还是选择了,让红衣逃走。

“好啊!但你得跟我走”

红衣一个万年鬼王,自然知道玄爵打的什么算盘。

“别得寸进尺”

“那就没得说,世间若无你相伴于我而言有何乐趣!还不如被封印,待你的神徒成王,你化为封印之力,我还能与你朝朝暮暮”

红衣竟未发现,自己在跟玄爵说话时,已经称自己为“我”,而不是“本王”

“你——”玄爵从来没见过哪个女的居然敢如此厚颜无耻的说,离不开哪个男的。

红衣却无所谓,将红练收回,正面扣住玄爵。

“滚——”

玄爵被她定住,又不愿动用被母后强行压制的力量,只能狠狠的道了句:“滚”。

虚空中,玄罗刹面无表情的看着虚空下的二人,在看看正躺在冰儿背上的玄罡。

“哥哥,父王,救哥哥——”

玄罡虽然在昏迷中,但心中依旧挂念着哥哥的安危。

眼看着女儿的小脸上还抽搐着,刚刚一定摔的很严重,玄罗刹英眉柔了下来。

而此时,玄罗刹身后的虚空暗涌,泛起层层涟漪。

随着涟漪波澜越来越宽,一位白发长眉白须的老者手执一只玉拂尘,白衣飘飘而来。

“玄罗刹啊玄罗刹,为何非逼一个孩儿不可”

老者说话时,带有些不满。

“清虚神王莫管,考验一下罢了!”

“考验?”

清虚冷哼一声,道:“玄爵小友早就可以取代你的位置,如不是冰后有心,你可能连你这小女儿都见不着”

“怎么可能?”

玄罗刹全当清虚在开玩笑,玄爵的确有意压制功力,打败红衣鬼王的躯壳虽有可能,但说取代他,他怎么都不相信。

神王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的神徒成王。

“父王,救哥哥——”

玄罡渐渐清醒,见清虚老道也在,好像早就熟识了一般,好不容易攒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鼻尖一酸,全身竟有蚀骨之痛随之而来:“老怪物,求求你,你救我哥哥,我把我的糖果都给你吃,以后也不跟你抢野果子了”

忍着蚀骨之痛,玄罡小脸扭曲煞白,喘着粗气,额间冷汗如雨下,将银发染透。

“哥哥,哥哥,痛——”

“啊——”

似十八般酷刑同时加在身上一般的痛玄罡无法表达,全在一个痛字里。在冰儿身上翻滚,狼狈不堪。就连冰儿听着声音硕大身子都忍不住打寒战。

“灵曌有情无泪,有爱无血,血泪皆化为蚀骨之痛,若得灵曌血泪一颗,苍天之下万物生”

“玄罗刹,你若在不救你儿子,你女儿兄妹情深,只怕是要疼死”

“灵曌?”

玄罗刹锐利的眼中泛起泪光,神思涣散,自己宝贝女儿居然是灵曌。

灵曌是女娲娘娘与伏羲大神留在九州的最后守护者,而灵曌本身就是上古的大神们的力量聚集而成,拥有着恩泽万物的不世之功。但灵曌不能修灵,修的灵也只能是恶灵。

若八位神王无法护九州安宁,灵曌就以终生的情与爱融于血泪福泽九州,恩泽大地,自己也会散于天地间,不复存在。

“我的孩儿——”

玄罗刹眼泛冷光,杀意顿起。

“鬼王,休怪本王心狠手辣”

而虚空下,玄爵明显感到自己被压制的力量正慢慢平静下去,看来父王是要动手了。

强大的力量似几个世纪积累而生,玄冥罡气甚重,划破时空,势如摧枯拉朽般至虚空轰击而下。

红衣白眸惊瞪,这力量是前面的冥冰神王都所不及的,躲散不及,又怕伤及玄爵,只得强行在临身之处布下结界,将玄爵推得老远。

“不过一幅躯壳,你拿什么跟本王斗!”

玄罗刹见玄爵已经安全,将功力加至六层,六层累世之功力对付鬼王的躯壳,绰绰有余。

“女鬼你斗不过我父王的,别浪费力气了”

红衣被强大的力量压得血管暴跳,一口血不要钱似的喷在自己划下的结界上,还在挣扎强撑着。

回头朝身后的龙渊涧看了一眼,天雷地火丝毫不减。

“有你相伴,我心甘情愿走这万劫不复之路”

“什么?”

红衣血唇轻勾,泛起一丝心满意足的笑容,化作玄爵称之为美人的模样。解开结界,红袖飞出两道红练,迅速朝玄爵伸去,紧紧追上,毫不犹豫的困住他,拉到自己手里,迎上玄罗刹的致命一击。

“噗——”

红衣一口鲜血淋漓,喷的玄爵满身,娇好的面容似三月春花烂漫浅望着挣扎的玄爵,款款而笑落入龙渊涧。

“爵儿——”

玄罗刹料不到红衣居然会如此丧心病狂,想都没想就冲进龙渊涧。

虚空上的清虚拂尘轻勾,抱起已经奄奄一息安静下来的玄罡,也往龙渊涧飞去。

她是灵曌,想必这龙渊涧的天雷地火对她也是无害的。

清虚才落脚,便被眼前的景象怔住。

玄罗刹用尽修为为玄爵护体,却于事无补。

滚滚天雷似巨柱般直泄而下,道道精准劈在玄爵身上,玄爵冰衣鲜血尽染,血珠滴成塘,又被地火烧干,但他,依旧屹立不倒。

细细才察觉有一股高于神王的力量在支护着他,虽受天雷劈打,地火焚烧却不伤及心脉。

再看红衣,人身兽尾,躺在玄爵脚下,毫无生机,痴痴呆呆望着玄爵。那股护着玄爵力量,竟然是来自鬼王红衣。

“这鬼王,是女娲娘娘的后人——,那为什么女娲娘娘要封印她?”

这龙渊涧中,天地的力量在此聚集,就算是身负着伏羲大神与女娲娘娘的神王在此,也不敢造次。

“把你的东西收回去,我堂堂冰族少主,何须一个女人的保护。”

玄爵双手划印,聚起一团清透柔光。

“它很干净,不脏”红衣轻摇尾巴,想起刚刚他嫌弃自己的功力阴淫,忙有气无力解释。

既然显出原型,那这龙渊涧也就对她没什么伤害,只要能护他无事便是大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