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逍遥纪

更新时间:2021-04-25 22:23:49

逍遥纪 连载中

逍遥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邪君如梦 分类:玄幻 主角:老先生孔 人气:

主角叫老先生孔的小说是《逍遥纪》,它的作者是邪君如梦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国有神童,天之大幸!神童陈锦怀熟读兵书,喜爱兵法,他长大后正逢乱世,成为将军,带领战将杀敌破城,一个个奇妙的战法把敌人杀得措手不及,弃城而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天后,陈锦怀接到陈忠的调令。命令他们即日返回帝都。当天晚上的庆功会陈锦怀喝了很多,连最后怎么回到营帐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后,陈锦怀就发誓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作为一个将领他的脑袋需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

出营帐的时候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就等待他的一声令下就可以出发了,陈锦怀眺望原先锁云关的方向,此时已经是一片汪洋了。陈锦怀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无数冤魂怒吼,但是他并没有后悔。一切,都是为了她、、、、、、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罢了,若雨你放心,我会用北莽一族的鲜血来慰藉你的在天之灵!”陈锦怀的眼中完全被疯狂淹没了,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丝残酷的笑容。

这个时候大汗淋漓的赵言来到了他的身边,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陈锦怀点了点头说道:“留几个长相身高和北莽人差不多的兄弟装成难民,趁机混进北莽军队。”顿了一下有补了一句:“记住,必须是牢靠的老兵,而且有家人在帝都的。”

闻言赵言有些疑惑:“牢靠的我理解,但是有家人在帝都又是怎么说?”

对此陈锦怀就留下了一句话:“有牵挂的人不会背叛。”接着就朝着马厩走去。赵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锦怀的背影,他清楚的记得,以前的陈锦怀可不是这样的。

“难道若雨的死对他的打击真的那么大、、、”许久,他才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他要去将陈锦怀吩咐的事情办好。

由于没了来时的紧急,众人足足用了三天才到达帝都。在觐见完新帝后,陈锦怀就被孔老先生叫走了。

孔府中,孔老先生看着眼前心爱的学生,很是气愤的说道:“淮秀啊淮秀!你怎能做出如此残暴的事情啊!你忘了我的规矩了吗?”似是责骂又似痛惜。

陈锦怀先是行了一礼,旋即说道:“老师,锁云关的人因我而死,但我并没有出手杀他们一人,如何算是残暴?”

孔老先生气急,但是陈锦怀的确没有自己动手,也不算坏了他定下的规矩。但是数万人因他而死却是事实啊!

孔老先生苦口婆心道:“淮秀啊!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些百姓是无辜的啊、、、、、、”

陈锦怀仿佛被戳到了痛处一般,对着孔老先生稽首道:“老师,学生还有些军务,就先告退了。”说罢径直出了大门,纵马朝着城南飞奔而去。

他的心何尝不痛?他又岂是铁石心肠的人?他也不想要杀那些无辜的百姓啊!飞驰的骏马,阵阵马蹄声回响,青年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很快战马在一处小茅屋前停了下来,陈锦怀认出了这是送哨子给自己的那个老酒鬼醉千秋的家,醉千秋是陈锦怀三年前遇到的。陈锦怀这一身武艺有八成是醉千秋教的,二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而且醉千秋不但武艺高强,还精通玄术,但是奇怪的是之前陈锦怀竟然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更为古怪的是以他的本事有时候居然会为了一劣质酒和酒店老板砍好几个时辰的价。

这个时候茅屋内一个邋遢老人走了出来。为什么说他邋遢?因为只要他的衣服再破一点的话就可以直接上街要饭了。

一见到陈锦怀他就大笑道:“陈小子,怎地一番愁眉苦脸的?这表情太难看了,赶紧给老头子我笑一笑!”

“老鬼头、、、我、、、、、、”陈锦怀欲言又止。醉千秋结果他的话头道:“一看你就是遇到心结了,不过老头子我没有想到你还真的用了那绝户计!啧啧啧、、、”醉千秋有些惊奇的看着他。

陈锦怀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似乎并不明白他是从何得知的。醉千秋瞥了他一眼有些轻蔑道:“老头子我还没那么笨,你用凤鸣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说着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哨子,正是原先陈锦怀操控飞鸟时的哨子。陈锦怀往怀中一摸,果然发现那枚哨子不见了。

“老鬼头,你究竟是谁?”陈锦怀发现自己仿佛看不透眼前的老人了,他的手段总是层出不穷。

醉千秋用力拍了陈锦怀的脑袋说道:“老头子我就是一个老酒鬼,你用了我的哨子不准备请我喝一顿?”

陈锦怀笑道:“那就城东酒馆吧!你先去吧,我稍后就到。”说着骑着战马杨长而去,醉千秋见状说道:“小子啊,这是你的心劫啊!”说完摇头晃脑的转身离去,如果这个时候有精通易理的人在这里的话会发现醉千秋的脚竟然是沿着九宫八卦的方位在走动。

万仞峰是大夏帝都最高的山峰,万仞峰四周怪石林立,山壁光滑无比,哪怕是武功高手也难以登顶。

此时那光滑的山壁上居然有一个人影不断攀爬跳跃,如灵猿般迅捷,远远望去就只剩下一道白影。

那道白影正是陈锦怀,在醉千秋的调、教下陈锦怀的武功几乎可以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了。再加上一手独门轻功很快陈锦怀就到了山顶。恐怕任谁也想不到这难以攀登的万仞山上竟然还有一座坟茔!

陈锦怀轻轻的走到了坟茔前,轻轻的抚、摸着那墓碑。他的手很轻很轻,仿佛怕是惊扰了安眠于地下的人儿一样。

“若雨,我来了、、、”没有多余的话语,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记忆流转,仿佛伊人重现眼前。

“我喜欢站在高的地方,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淮秀哥哥,快点我们快迟到了!”

“淮秀,这次我离开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还有不许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一袭红衣,巧目盼兮;翩翩起舞,宛若谪仙、、、若雨,我好想你、、、、、、”凝望着墓碑上:爱妻林若雨之墓七个字,陈锦怀的泪水止不住的流落。

陈锦怀从背后拿出一个包袱,一件一件的往外面掏:“这是你喜欢吃的糖葫芦和桂花糕;这是你最喜欢的衣服和首饰;这是你一直缠着我要的鸳鸯剑已经造出来了;还有这个,这是陛下赐婚的诏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陈家的媳妇了。”

陈锦怀将衣服和诏书火化掉后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将鸳鸯剑和首饰全部埋了进去,最后对着坟茔拜了几拜,轻柔的将脑袋靠在了林若雨的墓碑上轻声道:“你一定不希望我杀那么多人,可是如果不用北莽一族的鲜血如何能够慰藉你的在天之灵?”

陈锦怀突然觉得一股困意袭来,竟在这万仞山上沉沉睡去。他不知道的是他睡着之后一道红色身影从他身后的坟墓中“飘”了出来。

这是一个绝美的女子,他看着睡着了的陈锦怀说道:“妾虽死,但至少保全了清白。夫君何必硬要杀尽一族之人呢?”

“因为他过不了心中的那一道坎。”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林若雨身后传来,林若雨大惊!转头望去,却是一个邋遢老者慵懒的靠在后面的大树上。

“您是之前跟在夫君旁边的那位上仙?”林若雨认出了对方正是醉千秋,询问道:“不知上仙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落难之人当不得上仙之称。”闻言醉千秋却是自嘲一笑,说道:“当年之事陈小子至今仍然耿耿于怀,以至于形成了心魔。”

“心魔!”林若雨失声叫道:“那怎么办?”

“唉!”醉千秋叹了一口气,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林若雨似有所悟的喃喃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您的意思难道是让我、、、、、、”醉千秋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

林若雨有些为难地说道:“可是我现在这样怎么和他说啊!”

醉千秋只说了两个字:“入梦!”

“不行!那会冲到淮秀的阳气、、、”林若雨不乐意,她不愿意伤害到陈锦怀,哪怕一点点。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老头子我自有办法。”说着竟一步上前直接将林若雨的魂魄推进了陈锦怀体内。

却说陈锦怀睡着之后隐隐约约间仿佛来到了一座被迷糊充满的山谷之中,并且有一个声音一直指引着他往深处走去。

忽然周围的迷雾散去一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了陈锦怀的面前,他想要上去拥抱她,但是却发觉自己的脚好像生根了一般,丝毫移动不了半步。

林若雨微微一笑,主动走上前抱住了陈锦怀。感受到伊人身上柔、软的触感,虽然有些冰冷但是他却实实在在感受得到对方的存在,陈锦怀反手搂住了林若雨,将脑袋埋在对方的胸、前:“你知道吗?我想你想得好苦啊!”

林若雨低声嗯了一声,说道:“我也想你啊,不过我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再为我多造杀孽了。”

陈锦怀一滞,旋即僵硬地笑道:“若雨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我都还抱的到你,你怎么可能死了?”

林若雨轻轻的将自己与陈锦怀分开,转身走到了一颗树下说道:“因为我们在你的梦里,而且你没有发现我的身体很冷吗?”

“那不是天气冷吗?”陈锦怀还是不愿意相信林若雨已经死去多年的事实。但是林若雨下面的话却打破了他的幻想:“鬼是没有体温的,你刚刚在我的坟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虽然死了但是我保全了清白。”

“你想要说什么?”似乎是意识到了林若雨接下来要说的话,陈锦怀的语气也有些不喜了。

林若雨一脸恳求的对着陈锦怀说道:“淮秀,放过他们好吗?不要再多造杀孽了。”陈锦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若雨道:“你竟然为那群畜、生求情?”

“淮秀,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已经死了你就是杀再多人又有什么用?反而会背负千古骂名,不值得!”林若雨忽然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陈锦怀。

陈锦怀的正想要安抚她的时候,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充满了魔性的声音:“她是假的,真正的若雨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她恨不得将北莽人剔骨抽筋,又怎么会为他们求情?”

“这个若雨是假的?真正的若雨恨不得把北莽人剔骨抽筋、、、、、、”陈锦怀有些呆滞的重复着这两句话,他的眼中一道猩红的血光闪动。

一股滔天黑气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竟然将已经是鬼魂的林若雨震飞出去。这个时候一道金光从天边降下,直接将那股黑气镇、压住。

醉千秋的身影从上方缓缓降落,这个时候的醉千秋全然已经没了原先邋遢的样子了,只见他一袭月白色道袍,雪白的胡须随风飞舞赫然一派仙风道骨。

“妖孽,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只闻醉千秋一声大喝,一个药葫芦出现在他的手中,只见他将药葫芦对着陈锦怀,轻喝到:“收!”

周围的环境开始扭曲,一个巨大的黑影被醉千秋从四周“抽离”出来,隐约间林若雨似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人脸在嘶吼。

醉千秋对着林若雨道:“梦境即将奔溃,陈小子要醒了,我们得赶紧出去。”说罢不给林若雨反应的时间,直接将她“拍了出去”。

送走林若雨之后,醉千秋对着手中的药葫芦说道:“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会让陈小子和林丫头决定你的生死。”说罢化作一缕清风消散。

陈锦怀觉得自己的头好痛,睁开眼后就看见了醉千秋站在自己面前,他有些疑惑的说道:“老鬼头,你怎么在这?”

他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坟茔,有些默然:“那真的是一场梦吗?”醉千秋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有些夸张的耷拉着脸说道:“我在城东酒馆等了你好几个时辰,但是你没有到我只有来找你了。”

“不好意思啊,我刚刚睡着了。”陈锦怀有些歉然,随即又好像想起什么一样盯着醉千秋腰间的葫芦道:“我刚刚好像梦到你拿着一个葫芦在收什么东西。”

醉千秋有些玩味道:“你就那么肯定是一场梦?”陈锦怀一下坐了起来,抓住了醉千秋的肩膀道:“你说那不是梦?那、、、那若雨呢?”

醉千秋毫不在意的喝了一口酒说道:“不就在你后面吗?”陈锦怀有些急了说道:“我说的不是若雨的坟寝。”

“我也没说是坟寝啊,她的魂魄一直在你后面。”醉千秋说完竟是直接从陈锦怀的手中挣脱了,他说道:“我在山下等你请我喝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