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元始帝君

更新时间:2021-08-11 13:14:49

元始帝君 连载中

元始帝君

来源:落初 作者:盛世妖歌 分类:玄幻 主角:颜渊秦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盛世妖歌的原创小说《元始帝君》,主角颜渊秦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举头三尺有神明。在这个世界,诽谤天神可能招来天谴。而天神之上,还有俯视芸芸众生的天帝。穿越过来的颜渊,一来就开启了怼天怼帝的作死模式!幼苗需要呵护,喜欢的书友请收藏一下,顺便投个票票支持(票票是免费的,不要浪费了啊),拜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把天边染红。

倦鸟归巢,旅人歇脚,所有人都是行色匆匆。

颜渊的身影被拉得老长,手心有蓝色的闪电闪现。

“这么快就入门了,看来我真是天才,不知道《元始真经》是什么品级?”颜渊自言自语。

无尽大陆,功法也分为几个等级。

由低到高分别是灵级,玄级,天级,圣级,仙级,神级。

每个品级又分为低阶,中阶,高阶。

如果道心是一柄宝剑,龙脉代表力量,那么功法就相当于剑谱,三者相辅相成。

当两人道心和龙脉相当,功法的高低基本上可以对胜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道心是天注定,龙脉也是先天因素,这两者几乎不能被人左右。

唯独功法是修士可以左右的,所以,高级功法几乎是所有修士都渴求的东西。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家族和门派才会把高级功法藏起来,轻易不外传。

另外,高级功法代表着前辈走过的道路,对突破修为也有极大的帮助。

所以,一部高级功法的出现,绝对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颜渊猜测,《元始真经》起码是仙级,也有可能是神级。

“有了这部功法,何愁不能崛起!秦瑶秦风,你们给我等着。”颜渊豪情万丈。

道心海量,悟性也不错,这个功法是天帝的最强功法,自然也是吊炸天的存在。

有了这样的资本,颜渊自然是底气十足。

“该怎么面对她呢?儿子是她的精神支柱,若是告诉她实情,怕是……”

颜渊大步流星地往回走,心中琢磨起来,怎么面对那位‘娘亲’?

回到秦家,颜渊没走多远,就听到一些很让人气愤的消息。

“听说了吗,秦瑶那个小贱人得到了四色道心,不得了啊,回来就被家主请到议事堂去了。”

“要死啊,还敢叫她小贱人,人家现在厉害着呢,没听说吗,那个野种对她毛手毛脚,直接都被废掉了。”

“那个野种真是没有自知之明,人家现在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他还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活该。”

“是啊,这些嫡系就喜欢欺负旁支,活该,据说家主十分震怒,想要把他们逐出……小声点,野种回来了。”

院子里的几个妇人低着头窃窃私语,一面小心打量颜渊,看他什么反应,有没有听到那些话?

“做戏做全套,你果然够狠,你们这些长舌妇也真是没有立场……”

颜渊听到那句‘毛手毛脚’,肺都差点气炸,沉着脸往自己的小院子走。

“他么的,看来想要耳根子清净,还得学会择言而听。”

颜渊暗暗思索,成为天子之后,变得耳聪目明,本来以为是好事,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尽然。

穿过两道月门,走进铺着鹅暖石的院落,正好和仆人红梅撞在一起。

这个妇人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肩膀上挂着一个包袱,看到自己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

不远处,有个妇人朝外张望,身穿紫色衣裙,体态曼妙,风姿绰约,气质高雅。

这个妇人正是颜渊的娘亲,秦婉如。

“渊儿,你回来了,娘亲担心死你了。”秦婉如率先叫了出来,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既然颜渊少爷回来了,那夫人可以放心了,我先回去了。”红梅微微点头,朝外走去。

叮叮叮!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悦耳动听。

“为什么我娘亲的首饰会戴在你的头上?”颜渊拦住红梅,看着她头上的金步摇,询问道。

“你一时不回来,夫人担心你,就托我出去打听消息,破费了一些金币,我只是跑腿的,自然不能出这个钱啊。

所以夫人就把这些东西给我了,夫人,对吧。”红梅侧头道。

“渊儿,你平安回来就好,这些东西就……”秦婉如道,没有什么比儿子平安无事更加重要。

“祭坛上发生了什么事,家族观礼的人都知道,还需要破费去打听?你少要诓骗我娘亲,赶紧把东西放下!”

颜渊打断了秦婉如的话。

“夫人已经开口,这些东西已经属于是我了,颜渊少爷,恕难从命。”红梅淡然道。

“如果我非要让你把东西放下呢?”颜渊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红梅。

“你没有成为天子,已经不能翻盘了,叫你少爷是客气的,别给脸不要脸。”红梅傲然道。

她是淬体大成,拥有五六百斤的力量,而颜渊了,只是淬体小成,力量不会超过三百斤。

如此悬殊的差距,加上颜渊如今的处境,实在没必要对他低三下四。

“渊儿,让她离开。”远处的秦婉如说道,自家儿子的底细,她再清楚不过了。

一个是淬体小成,一个是淬体大成,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

红梅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意更浓,抬起下巴,好像一只骄傲的公鸡。

“你这恶仆,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就算我们不受待见,也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欺负的。”

颜渊当然知道红梅的心思,直接探出一只手,去抓她头上的金步摇。

“不知死活!废物,这是你自找的。”红梅撇撇嘴,伸出一只拳头,砸向颜渊的肋骨位置。

这一拳势大力沉,手臂甩出来,衣袖都发出啪啪啪的脆响。

显然,红梅是没有留情的。

这个秦家的耻辱能够待到现在,完全是因为秦家怕错失一颗好苗子。

毕竟当年的秦婉如是凌天城有名的天之骄女,所有人都觉得,她的儿子资质不会太差。

如今结果出来了,面对即将被逐出家族的废物野种,红梅自然不会担心闯下大祸。

“红梅,住手!”秦婉如的声音传来,不顾形象地跑上来。

砰的一声!

秦婉如忽然顿住身子,瞪大眼睛看着门口,“这是怎么回事?”

颜渊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一手篡着金步摇和包袱,一手做出拍打的动作。

反观红梅,一个趔趄栽倒下去,盘起来的头发都散了,看上去颇为狼狈。

“野种,把东西还给我!”红梅怒火攻心,像只发怒的母猫跳起来。

即便是坑蒙拐骗又如何?自己不偷不抢,凭什么归还?

颜渊眼神一寒,一步跨出,闪到红梅的面前,一巴掌把她抽飞出去。

啪!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红梅在半空中滑翔,还未落地,腰上又是一痛。

“啊……”红梅惨叫一声,好像一张面饼贴在墙上,几个呼吸之后才缓缓滑落下来。

“狗奴才,立刻给我滚!”颜渊暴喝一声,先前只想给她一点教训,如今是动了真怒。

“消息有误,能如此轻松地对付我,这个野种肯定已经成为天子。”

红梅清醒过来,心中惴惴,捂着胸口狼狈地窜了出去。

“渊儿,你成为天子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秦瑶那边是怎么回事?”秦婉如跑上来问道。

这是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哪怕神色慌张,举手投足也有一股端庄优雅的气质。

“嗯,我已经成为天子。”颜渊道,顺手把金步摇插到她的头发上。

秦婉如是个苦命人,这些年疾病缠身,儿子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颜渊决定隐瞒真相,担心这个娇弱的女人承受不起这种打击。

“当面叫她娘亲,实在叫不出口啊。”颜渊心中一叹。

这也不怪颜渊,秦婉如和他的老婆年龄相当,有心理障碍,也是情有可原。

两人回屋落座。

“可恨之人必有可悯之处,既然你没事,那就算了吧。”秦婉如听完儿子的叙述,只是轻叹一声。

“嗯,这个吊坠是怎么来得?”颜渊询问道。

得到道心和治愈手脚的事情,一股脑地推到了吊坠上面。

至于凌天战神降下天谴的事情,颜渊压根就没有提,牵扯到天神的事情非同小可。

“吊坠的来历吗?那是我们从某处遗迹带出来的……”秦婉如神情恍惚,陷入沉思。

秦婉如说道,当年外出历练,认识了颜渊父亲,两人误打误撞,进入了某处遗迹。

九死一生逃出来之后,又发生了意外,颜渊父亲舍命保住了秦婉如。

结果就是秦婉如修为尽失,带着吊坠,带着一身伤,挺着大肚子回到秦家。

生下了儿子之后,秦婉如执意给儿子取名‘颜渊’。

姓颜,不姓秦!

就是这个原因,颜渊才被成为野种。

时至今日,秦婉如的伤势依旧不见好转。

“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伤,以后也不会让人欺负你。”颜渊道。

“渊儿,你不在埋怨天哥了?好,以后娘亲就交给你保护了……”

秦婉如莞尔一笑,说着说着,美眸中就升起一层水雾,眼泪无声滑下。

颜渊微微一愣,旋即猜到了原因。

前任从小背负野种的名头,一直都对那位父亲抱有怨念。

而自己刚才的表现与以往大相径庭,秦婉如是喜极而泣。

颜渊安慰了一番,生怕秦婉如看出端倪,嚷着肚子饿了。

秦婉如立刻跑去做饭,为了庆祝儿子得到奇遇成为天子,张罗了一桌子的菜肴。

“七天之后有宗门来招收弟子,我先去修炼了。”吃过饭,颜渊甩下一句话就跑开了。

“渊儿似乎有些奇怪。”秦婉如看着颜渊的背影,总觉得儿子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