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强婚密爱:宠妻上瘾

更新时间:2022-04-12 06:58:45

强婚密爱:宠妻上瘾 已完结

强婚密爱:宠妻上瘾

来源:落初 作者:陌爱夏 分类:言情 主角:墨祈焱安若晴 人气:

《强婚密爱:宠妻上瘾》作者:陌爱夏,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墨祈焱安若晴,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家里一朝被人阴谋陷害以致破产,她遇上那个如冰块的男人。一夜的抵死缠绵,男人却给她一份关于情妇的合约。为了报复,她甘愿签下,只为报仇!万万没想到自己原来只是个替身,多年后,当她携恨归来,一切能否有所不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裙子下,秋风冷嗖嗖的吹,她的下身还痛的厉害,走不快。

看着床上没有半点醒来迹象的男人,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愤恨。

邪恶的思想在她脑海盘踞着。

手在自己的包里翻找了一圈,只找出一只没怎么用的的红色唇膏。

过了半晌,她才拢好自己的衣服,走出房门,将手里的衣服全数丢进垃圾桶里,离开这个万恶的地方。

凌晨三点,这个不夜天的城市,马路上的车辆似乎也少了些,冷风吹的她两条没有保障的腿只打哆嗦。

举目望天,黑黑的,除了街边的路灯,什么都没有。

偶尔三两个闲人从她身边走过,都是带着非常惊讶加好奇的眼光看着她。

她没有去注视别人的眼光,拿开手机,摁下了一个号码,嘟嘟响了许久,才被人接起。

“喂……”电话那边的人还没睡醒,声音很是慵懒。

声音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才传到她的耳中,想起这几天的种种,她有种想哭的感觉。

“舒舒,我能去你家待一会吗?”

墨祈焱感觉全身痛的厉害,打开灯,周围静悄悄的,掀开被子,却见床上多了一抹艳丽的红。

那是处女的血?

他的眼睛深了深,想起昨晚的事情,他竟然把一个刚见面的女人给……

他甩甩头,想着这事情不关他的事。

这一切似乎都让人给算计好的,要不是中途突然跑出来那辆车,或许他不会遇见她,她要是不拦着他,或许他会离开,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自找的。

这样想着,墨祈焱心底里没那么郁闷了。

他向来不是个喜欢用强的人,特别是对女人。

拿起床边的手机,打开一看,有几十通的电话,有十几通是家里打来的,还有十几通是白烈的,还有几通是公司的。

他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回去,说自己昨晚喝多了,没有回家,又给公司秘书打了个过去,说自己今天会迟些去,把会议改成下午开,再给白烈打了个过去。

“喂,火大哥,你终于接电话了,没事吧!”白烈那边急切的声音问道。

墨祈焱把被子掀开,走近浴室,“没事了。”

想到那强劲的药效就令他青筋暴起,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一个也别想跑,不过幸好昨晚及时找到了解药,否则……

而且,那女人的味道,似乎——

还不错。

电话那边突然一阵没有声音,“白烈你在听吗?”

“火……火哥,昨晚的事……你自己解决了?”

“嗯。”

“哦,这就好。”白烈在那边舒了一口气,想到自家大哥被人算计了,一个晚上手机不通,可急死他了,差点他就要将派出所所有的人给叫出来去找大哥一个人了。

“还有,昨晚半路有一辆车跟着我,被撞了,在角其路一段,你看看人死了没,没死给我活捉。”打开水龙头,水哗啦啦的洒在浴缸里。

“昨晚我已经知道了,小四告诉我的,说在那路的摄像头看见你的车子,不过人已经死了,那段摄像也处理好了,不会有人查到你这里的。”

“嗯。”

“不过那个死的人的胸口上纹了一个冥堂的图案,想必他是那里的人。”

“又是冥堂的,哼!”

他把手机直接掐掉,已经没有心思洗澡了,跨步走出浴室。

只是匆忙一瞥,他却在出浴室的时候的看见镜子里照在他的背上有些红红的东西。

他顿足,又走回镜子前,露出背照在镜子上,才发现背上一片殷红,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血,再细看,上面写着一些似乎是字的东西。

他细心把字倒过来看,顿时目瞪口呆。

强——Jian——犯!

三个大字,顺着他的背脊一直往下。

太阳Xue突突直跳,青筋突暴,手握紧拳头,鹰眼里覆上一层暗影。

这该死的女人!

竟敢说他是强Jian犯?

他拿起电话,又给白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白烈,给我做一件事……”

“大哥,找到她的资料了。”三十层的办公室,男人背坐在真皮转移,排行第六陈睿哲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只见墨祈焱还是一脸的黑沉沉的。

“摄像头在高段二路发现了她的身影,二哥、三哥和四哥刚都找她去了,估计很快就能回来的。”

其实那三个不只是为了尽心想抓住这个把大哥称作强Jian犯的女人,更重要的是想知道,到底是那个女人有这样的胆量,敢把大哥当作强Jian犯以外,还用唇膏在他背上写上这三个字,还又把大哥的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虽说大哥衣服多如牛毛一样,可是他哪一件不是名家纯手工制作的?多少人梦寐以求想穿都穿不上的衣服,竟然让人当垃圾往垃圾桶里一丢,了事!

这样差点让大哥出不了那矮陋的出租房。

“安若晴?”墨祈焱捏着那两张关于昨晚那个女人的资料,鹰眼像发现猎物般在纸上流转。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名字吗?”他的嘴里轻声念叨着,好名字。

原来她就是昨天刚宣布破产的KB集团的安远的女儿啊?KB虽不是什么多大的公司,但是做生意很诚实,在界内都有很不错的口碑,他也是略有耳闻,只是不知道为何昨天竟然突然宣布破产。

想起昨晚的女人,他脑海里滋生了一个念头,并随之疯长。

站了起身,他将纸张丢在桌上,“让他们回来,我自己去找她。”

“哦。”陈睿哲张着嘴巴,看着自家大哥欣长的身影离开了办公室,只好给那几个哥哥打了个电话。

安若晴在严琳舒的家睡到了接近十一点才醒来,严琳舒是她的好友,见她这几天这般,叫上另一个好友方沐,三人刚从医院看完安爸爸走了出来,决定去逛街。

“现在,我想去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才行。”吃着小蛋糕,安若晴如是说。

爸爸的病需要钱,现在医院里,舒舒刚给垫上了十天的费用,可是,她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会醒,她必须快点担起这个家,否则,那些追债的人不会放过她和爸爸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