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霸妻来袭,景少乖乖受宠

更新时间:2022-04-12 07:02:27

霸妻来袭,景少乖乖受宠 连载中

霸妻来袭,景少乖乖受宠

来源:落初 作者:心安则宁 分类:言情 主角:齐墨王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霸妻来袭,景少乖乖受宠》的小说,是作者心安则宁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上辈子,成友容是被自己作死的。她家境殷实,如愿以偿的嫁给男神,自然是万分迁就着。  男神说,我喜欢欧式双眼皮。她去割了。  男神说,我喜欢俏挺的鼻子。她去隆了。  男神说,我喜欢前面波涛汹涌的。还没有等她去做,无意中瞅见男神和闺蜜在她车上卿卿我我。  她大受刺激,开车冲了过去,命运果然是毫不讲道理的,她死了……  渣男女却好好的,还眼睁睁地看着她开车往泳池中栽去,袖手旁观,直到她溺亡!  她很委屈:老天太不长眼!  这辈子,她发誓:她只能是她,再不会没有底线的去爱一个人!  只是,上辈子用命换回来的教训,非但没有吸取,反倒变本加厉地宠着一人……  那咱们就互相宠一辈子吧。  【纯洁小剧场】  友容盯着自己的身份证,又撇了眼某男人手中的身份证。  成友容,景伊。  这名字一点都不搭配,她当场的宣布:“我要改名字!”  某男人斜睨了她胸前一眼,微微勾唇:“名副其实,为何要改。”  “嗯?”脑中突然跳出一个成语“有容乃大”,她望着某男人,声音颤抖,“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某男人惊异不定,小心地重复:“……名副其实。”  某女人笑开了花:“可以再说一遍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友容忍着头晕,摸向旁边的梳妆台,镜子中映出一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颊,还是她。

眼睛不是被她割的欧式双眼皮,而是自然美好的凤眼,眼睛清澈明亮,微微一瞥,满是气场。

鼻子也不是做的埃菲尔铁塔俏鼻,而是她原生的鼻子,还是挺翘的,只下面有点微微的肉,一看就很有福分,不是她自吹,很多阿姨都喜欢她这种。

嘴唇粉嘟嘟的,微微抿着。

一张脸五官虽不是很精致,但顾盼神飞,风情楚楚。

友容先是一笑,掐了掐脸,掐着掐着,眼泪就又不受控制了,再次流了出来。

这张脸,多么熟悉,又多么美好,为什么她那么想不开去做了呢!

她一直爱着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快忘了她原来的模样,竟是这般美好。

不对——

刚刚神经短路了,她——

这是怎么回事?!

友容环顾四周,这里给她的感觉遥远却又极其熟悉,似乎是她18岁时举办宴会的酒店。

她记得这里不是因为这里特别,而是——

当时她很喜欢齐墨,两人也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她一高兴,准备在今晚把自己献给那人。

她很混账,为了让齐墨上套,她不惜灌醉齐墨,结果自己倒被周围人给灌醉,晕了一下午,然后被同学送入了这个房间。

当时,她醒后还在想,为什么不把他们两人送进一个房间呢,不够义气!

饶是如此,她还是在当天晚上如愿以偿,就在这房间里把齐墨给……那个了。

……

友容从回忆中回神,发出刺耳的尖叫。

梳妆台上的东西“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她不禁连连后退,一不小心跌坐在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她死了?又活了?!

还是她陷入了一个奇特的梦境?!

可那分明不是梦,哪有梦那样真实,她还记得她沉溺时的无力感,她明明感觉自己的灵魂飘了起来……

可现在头昏脑胀的感觉又那么清晰……

惊悚!

友容连滚带爬地到了床边,那里有一个手拿包,她从包包里翻出电话,还是以前的小屏幕手机,上面贴满了水钻,以烘托出她独特的个性和品味。

她打开手机,上面的时间正是十年前的日期,下午三点。

十年前?

十年前的今天,不就是她18岁的生日。

友容再次确定了下时间,又看了眼房间,如神经病一般又捋了捋自己的长发。

最后她沉默了,呆呆地坐在地上,满眼呆滞,手不停地颤抖。

手机“啪嗒”掉落在地。

地面冰凉,让她从屁股凉到头,她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她活了么?

难道上天长眼了,还是她人品太好,给了她这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友容埋在膝盖上,又哭了出来。

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为自己之前受的委屈。

哭了一阵,脑中突然想起她飘在空中看到的一幕,那个人抱着她,那背影,那眼神……

是钢铁直男。

他们有多久不曾联系了?

想了一会,她神情突然一顿,她恍惚记得好像是今天,有一个影响他以后人格发展的重要事情就要发生。

她抓着包包,捡起电话,起身,摇摇晃晃地冲出房间。

直男,你等我救你啊——

这时候的钢铁直男还不是钢铁直男,也不是十年后那个名满天下的京城景大少。

此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小了她几个月,名唤景伊。

他沉溺学习,对所有学习的事情都好奇,单纯美好得不像话,至于为什么变成了后面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友容隐约想起一切都是从今天开始的。

她还记得,他睡在了她的隔壁,他本是来这里给她送生日礼物,他一个好好学生,似乎与她们这群女疯子格格不入,来了之后,她的一群姐妹们瞧见他长得白净好看,灌了他不少的酒。

后来,酒店内部似乎有摄像头,“很巧”地拍摄到了景伊和一个名声极差的女子“厮混”的图片……

照片当天晚上就传了出去,第二天一大早记者就堵上门,不仅拍到了景伊逃出酒店狼狈的一幕,还拍到了她和齐墨走出酒店的一幕。

只是她满心欢喜,巴不得有人拍到她和齐墨在一起的画面,还故意秀了一场恩爱,撒了一把狗粮,外界也是从那时认同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景伊呢,网络上,报纸上满是他不堪的名声,照片上那女人还倒打一耙。

从那之后他就变了,心狠手辣,极厌恶女人。

虽然如此,却总有不服输的女人扑上前,还大声宣誓:“老娘就不信景大少从良了!”或者“景美人只能是我的,贱人都滚开些,别来抢!”

友容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里面没有动静,友容又撞了撞,然后侧耳听了下,还是没有动静。

倒是旁边路过的一美女走过来,笑着问:“容容,你喝醉了也不用撞门呀,你等着啊,我让服务员给你开门。”说完,踩着高跟摇曳多姿地走到前台唤服务员。

声音甜美,带着少女的青春活泼。

是让人喜欢的声音。

这声音让友容的身子一抖,恶狠狠地望着那人的背影:该死的王羽真,她没有去找她算账,她还寻上门了?

贱人!

不等友容寻思过去敲她一闷棍,她已经带着服务员拿着门卡过来了,随着两人同来的还有齐墨。

两人齐齐整整地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多像在水池边的那一幕。

友容赶紧低下头,攥紧了手拿包,浑身都在颤抖。

刚才好不容易在房间平复的情绪瞬间高涨,她胸膛剧烈的起伏,手上的青筋暴起。

但一直忍着没有抬头。

不是她怂,而是她怕一下子暴露了自己的情绪,又怕忍不住掐死这两人!

他们做了夫妻,她总是给他最好的,也努力做好的齐太太,可以说爱他比爱自己要多很多。

最后呢,他却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溺亡……

她心有多大,能原谅他这一行为?!

去死吧,两个贱人!

我慢慢陪你们玩!

咱们来日方长。

……

“容容,你好些了吗?头还晕不晕?”温和的男嗓响起,显出主人极好的风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