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霸道邪皇:迷糊女祭司

更新时间:2022-05-18 08:24:10

霸道邪皇:迷糊女祭司 已完结

霸道邪皇:迷糊女祭司

来源:落初 作者:长天一啸 分类:言情 主角:红霞明白 人气:

《霸道邪皇:迷糊女祭司》是长天一啸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霸道邪皇:迷糊女祭司》精彩章节节选:莫名其妙地被一场大火烧身,却又天降神雨;稀里糊涂地成为螭国女祭司,从此身陷宫廷。九洲狼烟四起,她在战火中妖娆绽放。诸侯因她而战,天下有她而太平一统。这一生,她注定要过得轰轰烈烈、跌宕起伏。却爱恨情仇缠绕一身,这个命运之结,该如何解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战争胜利,他们部落就举行一场祭天的仪式。因为她是抓来的俘虏,是以他们把她用来祭天。谁知道一场大火引来了瓢泼大雨,让这个大旱三年的地方下了足足两天两夜的雨,干涸的河流重新流淌起来,枯死的草原也焕发了生机。他们就认定周月然就是神女转世。

这个部落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由部落的巫师代代口口相传:若是部落发生了什么灾害,有人能够拯救部落,她就是天降神人,要受到部落世代膜拜的。

周月然听了半天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能睡在这个地方,原来自己无意中成为了他们的神女了。她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的经历如此地奇特,看样子她不是在现代那个社会,而是——穿越了!

从来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她本来是万念俱灰的,因着母亲的死,又见到了父亲的无情和男友的背叛,才神游太虚,过马路时被车给撞到了的,谁知道阴差阳错,竟然来到了这么一个古老的少数民族部落里。

她此时此刻不知道是哭还是笑。能活着也许就有希望,既然她能穿越,那么死去的母亲是不是也在某个未知的角落等着她呢?

她真心地希望,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遇到母亲,从此母女二人能够相依为命,再也不去见那个冷漠无情的父亲,再也不让母亲受到任何伤害了。

能够在冬日里,让大旱三年的草原下了一场雨量充沛的大雨,周月然化身为神女降临到草原上的事迹很快传遍开来。这些日子,她有人伺候着,好饭好菜地招待着,已经能下地走路了。腿上的疼痛也渐渐地消失了。

来她帐篷里一睹神女风采的大有人在,人人都用极度崇拜的眼神看着她,盯得她脸颊一阵阵发烫。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好歹也是堂堂医科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一下子又成了神女了?

她脑子有些绕不过弯来,可是事实让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成了这些部落民众眼中不折不扣的神女了。

她成日里吃饱喝足,没事儿就一个人来到帐篷外头看日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她半眯缝着眼睛眺望着极远的地方,远处连绵不断的是一溜数不清的大山。

听那伺候她的那个叫乌日娜的妇人讲,这大山的那一边就是螭国的国都——凉京,那里住着螭国的最高统治者——拓拔家族。可是这大山骑着马都要走好久,连乌日娜也从没翻过这大山。

草原的落日美极了,日头就像一轮红彤彤的大车轮,慢慢地滚落到山顶上,只一会儿,就被山遮住了一半。若是你眨巴两下眼,就会发现它已经滚到了山的那一边去了。

鱼鳞一般细碎的云彩被落日的余辉映照着,变成了红彤彤的晚霞,像巧手的仙女织就的锦缎,一片一片地绵延不断。幽蓝的天空,纯净的像是一匹宝蓝的缎子,光滑细腻,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感受一下那柔软的触感。

远处是归来的羊群,一簇一簇,像煞了天上的白云倦了,落到人间来歇歇脚。

周月然不止一次地被这草原的景色所感动,可是这漫长的黑夜很快就要降临,她又成了那个焦虑不堪的寂寞的人!

她何时才能再见到母亲?到底还能不能再回去?她从来不敢往深里想,不敢亲手掐灭这尚留的一丝幻想!

在安儿古纳部落休养了几天,月然已经恢复如常,身子慢慢地强壮起来。这一日,她披着一件乌日娜给她送来的皮袄,正坐在帐篷门口晒着暖暖的日阳,浑身懒洋洋的,半眯缝着眼似睡不睡。

乌日娜忽然满面惊喜地跑到她面前,扎煞着两只手,想要说什么,却又直咧着嘴笑,看得月然一头雾水。

好半天,乌日娜才笑道:“神女娘娘,大喜啊,京里来人要接你走了。”

月然听不懂,什么京里来人啊?和她什么关系?

乌日娜见她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不由笑着解释:“皇太后娘娘听说了您的神奇,特意命头领把您送到京中。”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是月然不知道皇太后把她召到京中有什么目的,她的神奇无非就是祭天的那晚上,上天莫名其妙地下了一场大雨,让久旱三年的草原重新活了过来。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皇太后难道仅仅是想见见她本人?

不过到了京城能见到更多的人,总比呆在这个闭塞的部落里强吧。她打定注意,淡淡地开口:“什么时候动身?”

乌日娜扑闪着一双晶莹的眼睛,笑得眉眼弯弯:“头领让我现在就给您梳洗打扮,好了我们就上路!”

月然嘴里“哦”了一声,心内却想:看样子这皇太后还是一个迫不及待的性子啊。

乌日娜也不多话,转身走出帐篷,不多时就带了两个满头梳着小辫子的小姑娘进来,手里都捧着条盘,上面放着鲜艳的衣服和首饰,还有梳妆打扮的用具。

乌日娜先把月然那头鸦青浓密的头发梳开,在顶心编了一圈小辫子,辫脚坠着银坠子。又把底下的发总成一条大辫子,用红绒绳打了一个蝴蝶结。

乌日娜是个干净利索的妇人,手上不停,嘴里也唧哩哇啦地说着:“神女娘娘真是好貌相,我敢打赌,我们草原上没有一个姑娘有您这般美丽。啊,您真是上天赐给我们螭国的礼物!”

她说得月然心里一动,这些天光顾着想自己的未来了,还真的没有想过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听乌日娜这么大力地夸赞自己,想来长得定是美丽非凡了。

不过也不好说,这草原上的女子个个都日晒风吹的,哪有个好看的?也许自己是“瘸子地里选将军”,丑女中的美女了。

想到此,她不由担心起来,万一长得不尽如人意可就太失望了。想她前世里可是清纯气质美女一枚啊,那时自己走到哪里都会吸引那么多的眼球,可是自己眼高于顶,什么人都看不上,偏偏对一个穷小子动了心,最终还不是被人家背叛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她定了定心神,才沉声道:“你把我夸上天也没用,这里连面镜子都没有,我怎么知道你把我妆扮成什么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