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娇妻:娘子好软萌

更新时间:2020-06-30 02:32:22

农门娇妻:娘子好软萌 连载中

农门娇妻:娘子好软萌

来源:落初 作者:浅尾鱼 分类:言情 主角:楚家老老二 人气:

火爆新书《农门娇妻:娘子好软萌》是浅尾鱼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楚家老老二,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是家徒四壁的农家之女,身为长姐,为养活弟弟妹妹操劳了一生,落得浑身疾病,本想一家人共同奋斗,相亲相爱。却在三十岁生病之时,被弟弟妹妹无情抛弃,可怜抛尸乱埋荒野。今生再睁眼、没想到她成了更加悲惨的被抄家之女  这悲惨的人生如何逆袭?  ***  双眼如蒙尘珍珠,再也没有当初文能斗诗、舞能翩翩的灵气。  昔日容光焕发的脸,变得暗淡无光,精致的妆容变得邋遢肮脏,  谁还记得、这个可是名动京城的唐家嫡女。  ***  他一辈子在军营,从小小士兵做到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却在战场中受伤,脸被划破,身体受损,更有传言说他受伤不能人事,到最后四十好几没娶到媳妇,一辈子孤寡终老的命。  这时,他重生在受伤之前,既然能重来一世,他首先要做的事是弥补前世遗憾:  【娶媳妇儿!!!娶媳妇儿!!!娶媳妇儿!!!】  ***  ——  洞房那夜,两人一人在床、一人在下。  “你还太小了,先等等。”她说的是、年龄。  “小?哪里小?”  “瞧着都小,还是再等等吧。”  “等不了,你仔细看看,我那里可小。”他说的是、身下!  ——  三十岁的未嫁人的老女人和四十几岁未娶媳妇儿的老男人,  算命的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儿的晚饭吃的有些早,但大家都吃的很饱,尤其是阿楚三个弟弟都吃的饱饱的,不过是一锅的杂粮馒头就让他们感无比幸福。

宋临辞瞧他们开心,心情也跟着出奇的好!

阿楚在收拾厨房的事,宋临辞又去瞧了下主屋内室的母亲。见她又是睡下,便没说让阿楚过去瞧见母亲的事。

她自个在屋里,刚才特意用热水泡了手脚,现在正躲在屋里,从衣袖中拿出冻疮膏,仔细的给手脚都擦上。

这冻疮膏带着淡淡的桂花香,是她喜欢的味道。和她村前种的那株桂花香味儿一模一样。

这股子香味不仅勾起了她之前的记忆。

脑海中想起前世的种种,她靠着一旁的桌子,低头,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落了下来。

从重生后到今,这是她头次落泪。不为其他,就是觉着前世那个她活的委屈、活的憋屈。

想她前三十年得生活,尽心尽力给弟弟妹妹创造更好的生活,努力挣钱给他们贴补家用,只因他们成家有了孩子,手中银钱不足,怕他们养活不起家中孩子。

那时还想,她这一辈子怕是孤苦伶仃,无人依靠,将来若有人能给她养老送终。也不枉她终生未嫁而忙于弟弟妹妹们,为了让他们生活的更好。

谁曾料想,如此勤勤恳恳为家人付出的她,竟会落的如此下场。

生病无人医治,还活生生的被埋入黄土之中。

也是她幸运,荣得上天垂怜,得以重生,那些欠她债的人定然是要还的。

好在她重生的时代不变,只是换了个人的身子生活,身体里面的芯子还是原来的她。

自然,时代不变,那个生养她、埋了她的村庄还会在,今生务必得把那些欠债收回来了。

阿楚自个垂怜自哀,并未瞧见门外有人进来。

宋临辞看着她,已有一会儿。瞧她低首以为睡着了,再听到抽泣声,才得知,那坐在桌前,灯光昏黄亮动下的姑娘,竟然是在哭泣。

瞧见一抹暗影落下,阿楚用衣袖擦拭了下眼睛,抬眸。

他瞧见的便是一双泪汪汪却带着沉稳的眼眸。

“这么漂亮的眼睛,可惜,给哭肿了。可是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事了,兴许……。”他刚想说,兴许他能帮的上忙。

“不必了,这是我自己的事,理应我自己解决,不麻烦你了。你现在回来,这是要休息了,我先帮你把床铺了。今晚你睡床上,我在这边桌子伏案休息一夜就好。”她语气和眼神都比他要认真。

他总是笑着一双眼眸,眼底却冷冷淡淡的,让人瞧不出真假。

“不必让你伏案休息。过不了几日,我就要离开,这张床迟早都是要给你睡的,你先熟悉熟悉。”他转身坐在床边上,伸手挡住她要铺床得胳膊。

“要离开?你是不管我们了?”阿楚瞧着他问。

“不是不管你们了,是有些事情出趟远门。母亲生病,不能远行,若是我离开,你可要好好帮我照顾她。”

“也是,在城中生活,无商铺、无田地。如此一来家中也没进账,你若是不出远门找工做挣钱,怕是你母亲的病也没钱抓药治疗了。”

“对,我就是出去挣钱的。”他爽朗的笑了起来。接着又说,“我出门挣钱,你在家中好好照料我母亲,男主外,女主内,正好。”

“我答应你好好照料你母亲,不过等开春之后,你回来,我便带着他们离开。这个你可是要答应我?”她之前还没盘算好,现在算是想明白了,

不管怎样,生养她的那个村庄,她得去一趟,

——烽火村,她必须回去看看,那些活埋了她的“亲人们”现在生活得如何了?

“不答应。你是我的妻子,为何我回来,你要离开?”他故意倾身靠近她问。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成婚,你莫要强求我。我想你也不是这种强迫他人的人,对吧!”

她怎地这么肯定。

确实,他真的不是那种强迫他人的人。

而且,这次他离开,怕是没个一两年是回不来的。

届时再说吧,现在不如先答应了她,正好让她安心的留下照顾母亲,有了这么一个媳妇在跟前,母亲肯定会高兴的。

说不定,这病就好了呢!

宋临辞,点头,认真的说,“你还真是说对了,我虽是觉着你还不错,却没到强迫你的地步。既然你想我们关系疏离一些,那我就与你保持你想要的距离。今晚,你睡床,我去母亲那边的小塌上休息。”

“……,多谢!”阿楚顿了下,瞧他顺从了自己的意思。

反倒觉着自己倒是成了十恶不赦得坏人,吃人家的,穿人家的,还睡了人家的床。

“不用放在心上,起初我对你也是有目的的,你且照看好我母亲。”他转身要走,却对她这般说。

起初,捡到她便是带了目的。瞧着好看,想着娶回家当媳妇,了了母亲的遗憾;再者,他也真心觉着这姑娘不错。奈何现在她不情愿,那就罢了!

先对母亲声称,她是他媳妇,哄的母亲开心最好。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母亲。只是你的目的恐怕让你失望了。”她以为宋临辞捡她回来的目的是当媳妇,传宗接代!

殊不知,宋临辞的目的,先是替母亲找个儿媳妇,正巧遇到的这姑娘瞧着顺眼了,心中又得了几分喜欢,便想,留着当媳妇当真是极好的选择。

但她却不情愿,罢了,既然他起初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未来媳妇的事,还是看缘分吧!

*

这夜,阿楚睡的极为不稳。房间里烧着的暖炉是普通便宜木炭,烧过之后落了一屋子灰尘。夜里窗口被封死,她忘记透风,硬是闷了一屋子的烟气儿。

宋临辞倒是起的早,他起来打水洗漱的时候,刚好看到阿楚从屋里出来。

“怎么脸色这般难看,昨夜一个人睡,还不舒服了?”他话语揶揄笑她。

“昨儿你为何没告诉我要开些窗子,这一晚上可把我给闷死了。早上起来,瞧着桌子上都是灰烬了。”

“哈哈,是你太笨了,谁家烧炭屋里不透风的,你稍稍打开一些就好了。瞧你这般机灵,怎么做事这么笨。”他没忍住,笑出声来。

“我家从来不烧炭。”确实,他们家烧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