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竹马男神请矜持

更新时间:2022-11-22 11:24:33

竹马男神请矜持 已完结

竹马男神请矜持

来源:掌书阁 作者:盐九 分类:言情 主角:陆暄陆妍 人气:

完结小说《竹马男神请矜持》是盐九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暄陆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我二十四岁的人生里,陆暄是唯一一个不动声色就能让周围一切幻化为背景,让我无条件为之倾心的人。我的二十四岁生日,他站在高洁神圣的布达拉宫,手持钻戒,说“我站在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以虔诚藏民和他们的信仰做见证,你愿不愿意让我到你身边,做你一世的爱人?”八年时间的随风散,他们在各自的世界两方,相识,却不相熟等到再相见,陆妍以毁他一件衣服做见面礼;陆暄用他女朋友兼未婚妻的位置给以她回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二十四岁的人生里,陆暄是唯一一个不动声色就能让周围一切幻化为背景,让我无条件为之倾心的人。

我的二十四岁生日,他站在高洁神圣的布达拉宫,手持钻戒,说

“我站在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以虔诚藏民和他们的信仰做见证,你愿不愿意让我到你身边,做你一世的爱人?”

那一刻,他如刚刚落入尘世的星子,散发着灿烂的余光,被巨大的神殿庇护着,不沾染一丝俗气。

剧情照此发展,一个浪漫而唯美的求婚就该诞生了,然而...

“我...啊嘁!”愿意...人生啊,猝不及防就给我来个转折。

隐隐感觉到人中处有一股特殊的触感,黏黏糊糊,时有时无,惹得鼻间一阵阵发痒。

福至心灵,意识到挂在那的,不是别的,正是外星来客——鼻涕君!

嗯...进入藏区当天拜高原反应所赐,感冒不期而至。这喷嚏酝酿了好久也没来,却在这个节骨眼...

我没敢看陆暄,心下也是心虚懊恼至极。这横梗在鼻间的粘稠液体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打个商量,能不能先给我点纸巾?”

我咧嘴傻傻一笑下了重大决心,僵硬的抬头。破罐子破摔,大不了人跑了我再追回来!

他这才看到我鼻子上挂着的异类,半晌回不过神。随即,嘴角上扬到一个正好的幅度,是在嘲笑我无疑了。

素来知道陆暄好看,这会儿光线正好更显迷人,那笑容虽不怀好意,我却偏偏看得像这苍茫高原上的一支独秀花。

“没有。”待他敛去那取笑的表情,只留下淡淡的笑容,缓缓无声抬起左手,整个人像融入阳光里一般。

我看着他愣了半会儿,福至心灵,二话不说扯过他的衣袖就是一顿擦。

“嗯!我愿意!”我的眼底是无尽的笑意,眼里是他无尽宠溺的眼神。心里像灌满了蜂蜜一般甜,心满意足。

“只要是你,我都愿意。”

“不负如来不负卿。”强风呼啸而过,淹过他故意低下来的声音。

“什么?”

他笑意正浓,抬手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在我来不及反应之时,骤然俯身,嘴唇瞬间一片温润。

“这是第几次?”

他松开我,呼吸略微紧促,眼神灼灼。我不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一脸懵懂有羞涩,惹得他又忍不住发笑。

“衣服。”我立马心领神会,羞恼地扑到他怀里。

“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印象中,糟蹋陆暄衣服这等事,我干的多了。

回忆如尘沙般被卷入风旋,启动了时光机,倒流到故事的最初。

我家和陆暄家是世家之交,而我和他真正的交集还要从一场宿醉说起。

初到G大,阳子师姐指导我完成报名程序,在填报名表时,我像受什么牵引一般视线扫了一遍,一个苍劲而张扬的签名瞬间就抓住了我的眼球。

是巧合吧,我心里直打鼓。

“怎么了?”师姐见我填个表也能发呆,心里默默把我归为会发呆星人。

“师姐,这个陆暄是...”

“他啊,跟你同班!长得很好看呢,师妹感兴趣?”

师姐眨巴着眉眼,犯花痴的心昭然若揭。我木木的赶紧摇头,又扯出一个笑“他跟我一个旧相识同名。”

“是嘛?那你们不愁没话题了,好好抓紧机会哦!”G大的学生不能都是师姐这个画风吧?!

“......”不能和师姐好好聊天了,低头老实填报名表。

入学办好,最重要的就是解决人生大事——吃饭!听阳子师姐说,G大对面面馆的牛肉面味道好极了。

我和林灵便是因为一碗面结的缘。

我和她几乎是同时走进面馆的,“老板,一碗牛肉面!”异口同声。

“不好意思了二位,牛肉面就剩一碗了,你们...谁要啊?”老板从小橱窗口伸出个头,声音粗犷,一听就是北方人。

我和林灵对视了眼,当即决定,把面让给她,我点别的。原因没别的,我向来对长得漂亮的人没有免疫力,林灵就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玲珑别致的眼睛,扑闪着有如天上星辰。

“让给你吧!”自认为语气很高冷。在我准备重新点餐时,她拉了一下我的手。我看了一眼,有种被咸猪手的赶脚。事实是,我想多了。

“不用了,我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面馆里很空,我就随意找了个很有眼缘的位置坐下。几分钟的光景,林灵一手一碗牛肉面摆在我面前。

“辣还是不辣,自己选。”

我一边投给她一个“怎么做到的?”的眼神,一边捧过放了辣的那碗。

“我把一碗分成两碗了,河南人都好实在,份儿足足的。”接收到我的疑惑,林灵自顾自的解释。

“你倒是不介意。”我也不客气,抽双筷子吸起面来。

“都是同学,有什么好介意的?”

现如今有种人叫自来熟,我想她大概就是这种人。

“你不知道?我跟你同班还同寝室。”

“......”

“你别告诉我这是阳子师姐推荐你来的!”我严重怀疑今天牛肉面之所以没了和阳子有莫大关系。

“bingo!报名时我就在你后边,所以刚才一眼就认出你了!!

我重重点了点头,心里有了决定,这朋友我交了!

“你叫什么?”

“林灵。”人如其名,灵气逼人。

“哪的?”

“B市。”很好,老乡。

“喝酒吗?”

“喝...啊?!”她含着一口面,一脸惊悚地抬头。

“你分我半碗面,我请你喝酒,礼尚往来。”我看她怯怯的样子很是可爱,忍俊不禁。

“不敢?”

“喝就喝,怕你。”

我和林灵很投缘,一顿面下酒吃了将近一个时辰。

考上G大,我迎来了人生新开始,在新人生开头的日子,遇上可以搭伙吃饭的朋友,美哉~拥有美好的心情,一点点开心的事都值得庆祝。

本意是小试几口,意思意思。这么一顿感慨下来,意思意思着,我就把自己意思迷糊了。

“我还以为你要灌我呢!感情这是跟自己过不去?”林灵看我看得哭笑不得,却是松了口气。

“我~高兴嘛~你肯定不知道,今天对我是多么重大的日子...”

“是是是,我不知道,咱们回吧!”

哦~我扶着桌子站起来没站稳又马上摔坐下去。

“别动了你,我扶你。”

那酒的后劲那么大我真没想到,喝的时候没事人似的,这会儿却站稳都难。

因为醉酒我总有一种眩晕感,脚步轻飘飘,整个人靠在林灵身上,她没我高,力气也小,强拉着才不让我往外摔。

然而在她结账时我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然后感觉咽喉里卡着各种异物,我强装淡定,轻轻地推了推林灵

“我头晕,出去透透气。”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我着急忙慌地转身往外跑,悲剧就是这么发生的。

我就只顾着埋头跑,根本没看到前方有人,等看到时已经来不及,我生生地撞到那人的怀里,他被撞得猝不及防,后方就是楼梯,他一手搂着我,一手扶着栏杆才没导致两人抱团滚下楼。

“呕...”

一肚子的异物、液体掺杂着难闻的酒味倾泻而出,一点不落地吐在了对方的白色T恤上。

我痛苦地皱着眉头,“对不起啊!大哥,我把你衣服弄脏了,怎么赔您说吧,我,接受...”

在不知对方是陆暄的情况下,我至多把礼貌做到。如果当时知道是陆暄,我立马跪下抱大腿求饶才是上策,好歹能保住小命。

“......”

我见对方不回答,有点艰难地抬头,头实在太沉,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陆暄一张严肃的脸却异常清晰,那是一张包含了说不尽的嫌弃的脸,这是我脑海里最后一帧画面,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陆妍,你玩完了...”

第二天,我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第一时间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缺胳膊少腿,确认啥也没少之后我深深的松了口气。

林灵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神经兮兮半天,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我注意到她的视线,傻笑了两声。

我试探性地一问:“那个,昨晚我...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回来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吐了一帅哥一身,最后就那么趴在人怀里呼呼大睡起来!”

“嗯!然后呢?”关于这点我还是有记忆的,但我宁愿不要这点记忆。

“然后!然后...他就背着你回来了!”

“什,什么?!”林灵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我有点抓狂,奈何不能拿她怎么样。

“你怎么能让他把我给不背回来呢?好歹我们也是一顿饭的交情吧!”试问一顿饭值多少钱,在我这,无价!!

“嘿!我这暴脾气!你知道你有多沉麽?我这小身板都快被你压垮了,这时候一位好心又帅气的兄弟向我伸出援手,我当然得接受啊!傻子才拒绝!”

我张了张口,想反驳竟无从说起,反而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真想给自己俩嘴巴。

想了想,这是重点么?我哪里重了!明明在标准体重、就上面一点点!!!

我和陆暄的再次见面并没有等多久,就在隔天晚上阳子师姐主持的班会。虽说大学提倡独立自主生活学习,但集体琐屑的事还是一抓一大把,不要以为踏进了大学门槛你就是成年人,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你,你和高中狗没什么实质区别,上课、受管制之类的,该怎样还怎样!

我和林灵走进教室时人还稀疏,稀稀拉拉坐了几个。我眼睛一扫,轻易发现了只身坐在后边角落的陆暄。

“哎!陆妍陆妍,是上次那个帅哥嘿!”

林灵一声咋呼引来不少关注,我头疼的扶额,瞥了眼陆暄他没有看过来的迹象,松了口气,果断往和他对角的角落走。

“陆妍!”没走两步,就听到了亲爱的阳子师姐的召唤。

寻着声音,不偏不倚,她就站在陆暄那方向的通道上。陆暄此时左手边多坐了个女生,看似很熟络的和他聊着什么。因为陆暄的原因,我便多看了她一眼,嘿~巧着呢,我舍友!

“你过来一下!”收到师姐的指示,我头皮都发麻了,这不是叫我往枪口上撞么!

“师姐,你找我?”只好假装失忆的我走过去,故作轻快地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师姐好!”林灵很是兴奋的跟上来,声音甜甜地向师姐问好,惹得师姐一阵欢喜。

“这就是陆暄,跟你老相识同名那位。你们认识认识,交交朋友。”

我暗自无奈,阳子师姐这是要和媒婆抢饭碗的节奏!要知道我随口一句话能让师姐那么上心,我就算咬断舌头都会把话往肚子里咽,搬起石头砸自己,多么痛的领悟啊!

“呵呵——师姐,我没告诉你,那旧相识他是我哥啊,就是他!”

我话一出全场震惊,除了陆暄,他的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转而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 ,平静的凝视着我。我乘机挤眉弄眼,向他抛出一个“求配合”的表情。

“瞎说!陆暄根本没有妹妹!”这异议出自他身边的那位女生,潘多敏。她语气肯定得像她有多了解陆暄似的,不过肯定的是她不了解我,坏我事的人,我记住你了。

“堂妹不行啊?”我翻了个白眼。

“真的?”师姐很明智的选择问陆暄本人。

陆暄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笑意放大,对这迷之微笑我表示很忐忑,很不安。

“我和她不管是法律还是感情上都称不上兄妹。”

“如果一定要说我和她有什么关系的话,她是我的女朋友兼准未婚妻。”

我绞尽脑汁大概也想不到他会这么说,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自己石化了碎裂的声音。

林灵被彻底惊呆,嘴张成“O”字形。潘多敏气得脸都绿了,这到让我有一丝畅快之感,但很快我就不这么觉得了。只有师姐一副“我了解我懂”的神情,还乐呵呵的假意投来几个嗔怪的眼神。

“陆暄,你!我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

我气结到脸红脖子粗,此时人陆陆续续的都进教室了,我们这又情形特殊,已经引来了不少注目。我不敢太大声,梗着脖子拼命压抑着声音。

“从刚才开始。”我脑子一片浆糊了,已经逻辑混乱到不知道该反驳的哪点。

“我,我又什么时候变你的未婚妻?”着急,气急败坏。

“所以我说的是,准未婚妻。”

“反正我们青梅竹马知根知底,我爸妈也很喜欢你,他们不会反对。”

陆暄短短三两句话就跟炸弹似的,信息量大破坏性强,在场的没有一个不是懵圈的,而我看着他一副得意又欠揍的表情,心里早已生无可恋。

陆暄是什么人,开学两天就霸屏学校论坛的人,和他闹绯闻,我会被秒得连渣都不剩吧!

“你...”我气结,好想约架,有种单挑啊!

“陆妍不生气喔,陆暄这是向你告白,你该高兴。”

我还高兴呢!我没哭给他看就算不错了。阳子师姐是不是玛丽苏言情看多了,这算哪门子的告白?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那么班会就开始了!哎!陆妍,”

我幽幽转身,又被师姐喊住。还有啥事儿?!表示已对师姐的声音产生阴影。

“你往哪走啊?那边都没位置了。”

我默然往教室扫了一圈,视线又回到陆暄右手边的位置,就剩这了、、、呜呜呜呜...还我小凳子,不想坐在陆暄的旁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