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杠上腹黑三少

更新时间:2020-03-22 14:55:41

杠上腹黑三少 已完结

杠上腹黑三少

来源:落初 作者:三千长歌 分类:言情 主角:老公李韵 人气:

主角是老公李韵的小说《杠上腹黑三少》此文是三千长歌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次意外,一场重生,换来一纸契约婚姻,她的未婚夫阮寒城,高干世家的长子,恶魔军官!初次见面,“想跟我结婚你就要签一份秘密契约。”正合她意,婚后,才知道阮家剩下的两兄弟也不是省油的灯!老二心理医生,老三阅女无数。该死的,她被捉弄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自然猜得出他的心思,了当的告诉他“放心,你的心上人会来的。”

阮寒城还不信,沉默地摇头。

她就和阮寒城打了个赌:要是你的心上人没来,我就头朝下在地上走三圈,要是你的心上人来了,你就为恶整我的那件事给我郑重道歉。

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度量宽宏的李韵了,现在她是简妆,个性要强,睚眦必报的简妆!

前些天他故意恶整,把她一个人丢下西城,害的她迫不得已走了五里地的事,她可不会就那么算了!

阮寒城说过,他和苏微是发小,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她就不信了,既然从小是青梅竹马,苏微能真的对阮寒城没感觉?上次在夜场后台见到苏微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苏微对阮寒城是有感情的。

照这样看,阮寒城只要给苏微发了结婚请帖,苏微就算再怎么自尊心强,可结婚这样的大事,她一定会来!

就在牧师开始宣读誓言的时候,教堂的大门被人一把拉开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教堂门口,大喊了一声:“阮寒城!”

刹那间,教堂里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到那女孩身上,各个惊奇不已。

而站在礼台上的阮寒城也是浑身一震,惊愕的转过身看向门口,直直地望向苏微。

果然不出所料!简妆收敛了微笑,视线淡淡的扫向苏微。

就在众宾客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出现在门口的女孩又人影一闪,骤然转身离去!

“微微!”阮寒城寒冷了许久的目光刹那间解冻,炙热的视线紧锁在苏微身上,急切的呢喃着苏微的名字,一步跳下礼台,朝门口追了出去。

哗!

所有宾客全部起身,纷纷错愕的对视,开始窃窃私语。

的确,婚礼进行到一半,新郎突然跟着一个女人跑了,大家必然吃惊。

正在宣誓的牧师也是惊讶不已,骇然的看向简妆,简妆从容的站在礼台上,慢条斯理的摘下罩在头上的头纱,抬起眼帘,双眸直视台下的坐席,淡然的目光扫过那些交头接耳的宾客:“大家不要吃惊,这是婚庆公司故意策划出的‘意外’,每对新人的婚礼都是大致相同的,所以我和寒城对婚庆公司提过要求,要策划的与众不同。其实,结婚戒指我和寒城在婚礼开始前就已经各自戴好了。接下来,由司仪继续主持现场,我暂时失陪一下,去‘抢回’老公!有请司仪!”

简妆话音一落,站在幕布后面的司仪立即上场,接着简妆的话继续打圆场。

为了应对可能的突状况,简妆早在婚礼开始之前就找到司仪,和司仪交代了一下怎么办借口打圆场。

司仪都是机灵人,这会一上台,立马说的有模有样,还把简妆实现准备好的“甜蜜求婚录像”通过投影机呈现在幕布上。

原本震惊的宾客渐渐的安静了,当看到屏幕里阮寒城一身礼服,帅气的朝简妆单膝跪下,手举钻戒的画面时,纷纷喝彩,爆发掌声。

躲在幕布后的简妆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个理由虽然有些牵强,但是有了司仪和那个录影带助阵,就马上提高了可信度。不管私下能相信的人有多少,至少现在的场面是稳定住了。

她提着宽大蓬松的婚纱往化妆室走去。

“嫂子,你可真够淡定的啊。”刚才阮寒城跑出礼堂那一幕,坐在坐席上的阮少逸是看到了的,他立刻和二哥阮北辰冲到化妆间,却看到了正给自己慢慢悠悠卸妆的简妆,不解的问道,“你还有时间在这卸妆啊?刚才出现在教堂门口的女人我认识,叫苏微,是大哥的的初恋。他都跑出去追初恋了,你不去追吗?要不要我帮你把打个追出来啊?”

简妆摘下耳环:“你都说了,他是去追初恋了。那我还追什么?”

“不是吧?我大哥在婚礼上跑去追别的女人,你就一点都不难过吗?看今天的情况,我大哥是一点都不爱你啊,他哪怕有一丁点爱你,都不会当场撇下你。”阮少逸好看的眉宇轻轻皱了起来,他各种女人的玩遍了,还真没见过简妆这样的,既不图钱,也不图貌,阮寒城都跑了,她居然还能镇静地站在台上,胡编一个理由安稳人心。她既然她一点都不在乎阮寒城,那她结这个婚干什么?

“我为什么要难过啊?”简妆看着镜子中,阮少逸帅脸的倒影,反问着。

“因为我大哥一点都不爱你啊!他现在去追别的女人了。”阮少逸再度强调,话音里加重了‘爱’这个字。

“爱?”简妆重复了一遍,接着,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你也会说‘爱’这个字?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相信‘真爱’吗?”

“我……”阮少逸张大了嘴,似乎有一大堆话想说,却只吐出了一个字。他16岁开始尝鲜,到今年22岁,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各种恋爱也都谈了无数,‘我爱你’这三个字都数不清对多少女人说过了,但是说的次数越多,反倒爱的分量越少,越来越失去对爱情存在的信任。到现在,他还爱过人么?爱情在他的世界里,真的是存在的吗?

“真爱这个东西,根本就是个水月镜花,短暂易逝,注定不会长久。”简妆却不再等他的回答,继续说,“那些热恋中的情侣,哪个不是山盟海誓?爱的缠缠绵绵,可结婚了呢?不出5年,所谓的那个爱情就没有了,你甚至都会怀疑,之前的那场究竟算不算爱情,究竟有没有爱过?阮寒城有多爱苏微,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唯有质朴的平淡,才能保持长久,爱情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话音落下后,阮少逸的脸帅气依旧,只是有一丝怔呆。

他很疑惑,为什么从没谈过恋爱的简妆,会有这样的心态?对爱情的看法,比他这个谈了无数女友的人,理解的还要透彻。

她说话的时候,神情淡泊,茶色的眼眸蒙上一层迷离,虽然是望着镜中的自己,可是她的视线却似乎不在这里,而是飞向了别处。她眉宇低垂,像是饱经沧桑的老人,在感慨经历过的风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