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校园惊魂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2:49

校园惊魂 连载中

校园惊魂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花瓣雨(林莹) 分类:言情 主角:高三宿舍楼 人气:

经典小说《校园惊魂》由花瓣雨(林莹)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高三宿舍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切贪欲都是罪恶的开端,学校本来是教书育人的圣堂,然而,在利益的驱动下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老师本来是人类灵魂改造的工程师,却成为残害孩子们的凶手…… 一中是全国高考状元基地。每年高三(1)班的班主任古老师,都会带着学生们进入独院进行魔鬼式的封闭式学习,每届都会有学生因不堪重负导致疯狂。新一届高考造就了一中的历史之最。正在学校准备给古老师开庆功宴的时候,古老师离奇失踪了…… 几年后,年轻英俊的男老师谢岢来到一中任高三(1)班的班主任,被美丽温柔的女生安静暗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谢岢带领高三(1)班的同学们一起进入了被一中称之为凶间的独院进行封闭式学习。然而,在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 诅咒(下)

刘科长不安地看了看队长,见队长冲他鼓励地点着头,才继续说道:“那一年的高考成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给一中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荣耀,一中脱颖而出成为培养重点人才的基地,同时也拉开了古老师辉煌时代的序幕。自那年之后,每年进入独院封闭式学习就成了一中的杀手锏,多少学校来挖古老师都挖不走,校长更是宝贝一样供着他,再也没有人提起那个疯了的学生。其实那孩子的家长曾经来学校交涉过,好像是为了索赔一事,为了防止家长闹事,学校让治安科做了充足的准备,我那时还不是科长,也参加了防范行动,我记得那次是古老师亲自出马,也不知他都说了些什么,对方悄悄地走了。我觉得那孩子挺可怜,就留了个心要了他们的电话,可没多久那个疯掉的孩子就跳楼死了。因为人没死在学校,所以这件事也没在学校引起什么波澜。只是从那以后,每届毕业班进入独院学习过之后都会有一两个孩子精神失常被家长带回去,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今年。三个月前我们教职工还悄悄揣测这次又轮到哪个孩子承受不了压力要变成精神病了,没想到今年却风平浪静,孩子们都平平安安地毕业了。”

刘科长这番话让队长和小警员听得惊心动魄,一中高考状元基地的桂冠已经戴了许多年,是市领导最为骄傲的王牌,无论一中遇到什么困难,都会一路绿灯畅通无阻地解决。

外界把一中传得神乎其神,古老师在家长和学生们的眼睛里就是文曲星转世,哪曾想这中间竟隐藏着那么多孩子的血和泪。

小警员忍不住咬着牙骂道:“这什么古老师?简直就是个鬼老师,这种人早死早太平,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孩子残害在他手里。”

队长看向尸体的目光中便带着厌恶,他也同样反感这个人,无论这位老师教出的学生能考多高的分数,但他无异于一个刽子手,将那么多孩子扼杀在希翼的摇篮里,甚至夺走了部分孩子们的生命。

刘科长叹惜着又说:“真是报应啊,没想到诅咒来得这么快,我们都以为古老师的突然失踪是他不满意学校给的待遇,谁能想到会被人剥了皮杀害在这个独院里,真是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啊!”

队长和小警员的目光刷地一下重新射到悬尸身上,刘科长说这不是一具尸体,是一副人皮。这怎么可能?尸体和人皮完全是两个概念,他们从事刑侦工作多年,再疏忽也绝不会连尸体和人皮都分不清楚。

可是刘科长刚才几乎趴在了黑板上,他和尸体靠得很近,他既然说这是一副人皮,绝不是胡言乱语。职业的敏锐性让队长在惊愕的同时很快冷静下来,和小警员匆匆交换一下眼神,便同时举起应急灯照向黑板。

那悬尸仿佛知道三人都在打量他一般,隐在乱糟糟的头发下那双黑洞洞的眼窝里突然有了流动的眼神,诡异地回瞪着三人,唇边竟浮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两排尖利的白牙在应急灯下闪动着摄人心魄的寒光,只差发出一串阴寒逼人的凄厉笑声。

队长只道是眼睛看花了,眨了眨眼睛想要再看清楚一些,悬尸手里的警棍却“咚”地一声掉在了地上,翻滚着落到了三人脚边。

三人惊得后退几步,同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小警员为防止刘科长再次迷失心智造成威胁,快速弯腰拾起了警棍,身体姿势的变化让他的警服在幽暗的光线下看起来有点诡异。

队长首先看出异常,正待细看,小警员已经站直了身体。队长刚想说什么,刘科长已抢先一步将小警员按住强制性反转了身体,趴近嗅了嗅,问道:“你的背上怎么也有血手印?”

小警员大吃一惊,顺手将警棍递到队长手里,脱下警服细细查看。警服是黑色的,直接看无法看出后背上都沾染了什么,但是稍微变换角度不难发现有一片发着暗光的湿印,仔细揣摩,果然是一只血手印,只是不如刘科长背上的那双手印明显。

小警员愣怔一下便反手去触摸自己的后背,队长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便将警棍放下,举起应急灯照向他的后背,果然在他裸露的后背上赫然印着一只左手的血手印,与刘科长身上的一般无二。也就是说刚才从身后推他们的人和先前在楼梯上推刘科长的是同一个人,那么这个人究竟隐藏在哪里?

队长的额头上有冷汗渗出,现在不用查验,他就能肯定自己的后背上也有血手印。小警员也想到了这个,三两下扒了队长的警服,直愣愣地瞪着队长后背上的血手印。

刘科长破口大骂道:“妈了个把子,狗︱日︱的背后下手还上瘾了,老子今天非要看看到底是谁杀了人还敢兴风作浪。”刘科长额上的青筋都在跳动,说完便要往黑暗中冲。

队长怕他受刺激反遭袭击,原本打算先离开老楼,重新召集警力再上来勘察,但现在突然冒出个不知是悬尸还是人皮的东西,而且那个作案者似乎还隐藏在身边,也许古老师就是他所害,当务之急应该是勘察黑板上悬挂着的古老师,看能不能找出蛛丝马迹。便临时改变主意,拉住刘科长说:“你先别冲动,这凶手很狡猾,也很奇怪,到目前为止虽然一直装神弄鬼地把我们耍得团团转,但并没有害我们的性命。可能他也有顾虑,我们三个人怎么都不会敌不过他一个,现在我肩膀不能动,咱们只有密切配合,先搞清楚状况再找出应对的方法,否则很容易上对方的当。”话虽如此,队长心里也没底,现在社会上虽然腐败现象严重,但是敢公然与法律对抗袭击警察的绝无仅有,这凶手既然三番五次地挑衅,还能全身而退,绝不容小觑。

刘科长再扫了一眼黑板上悬挂着的古老师,不再坚持,问道:“那咱们先把古老师运出去再想办法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