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女主桑不起

更新时间:2020-09-16 15:52:35

重生女主桑不起 连载中

重生女主桑不起

来源:落初 作者:很慢南风过境 分类:言情 主角:钱妍红翠 人气:

《重生女主桑不起》作者:很慢南风过境,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钱妍红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重生后的钱妍就一个愿望:  离开前世阴影,平安幸福米虫到老。  重生后的李慕然也就一个愿望:  一定要妍妍嫁给他,最好心里有他。  一句话简介:重生男女的相互对掐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童氏听到钱妍称朱氏为母亲心里就是一阵的不舒服,她再看到钱妍这样难过,心里就更加的不舒服了,童氏觉得这一切都是朱氏的错。

“不是你的错,妍妍你是…”童氏刚要说出钱妍明面上的母亲是路家的人,就被路爵爷府的大房太太吴氏给抢了话。

“妍妍,你放心之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找路爵爷府的,我们和你大伯母关系是最好的。”吴氏赶忙将话抢了过来。

钱妍就是看不上路爵爷府那样香香吐吐,一点都不干脆的样子,说出来多好啊!大家都省事。自己刚才都说了自己不是朱氏的女儿,路家怎么就不知道借着那个梯子将话说出来啊!现在这样子自己还是要装孝女啊!真不知道路家在想什么东西。

族长夫人童氏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声音打断了。

“太医来了,夫人,太医就来了。”进来的是翠玉。

“翠竹人呢?怎么这么长时间?”童氏见只有翠玉一个人就问道,童氏的心里在担心钱妍,看到太医没有来,眼神就不是很好了。

翠玉眼睛瞄了瞄钱妍,又瞄了瞄朱氏,像拿不定主意的样子,那想说不说的样子,就跟路家人一样,真让人难过。

童氏本来就有点急了,再看到看翠玉这个样子,就直接说道:“你怎么回事?主子问什么你就回什么好了。这做态是跟谁学的?”

“主子,太医正在往这里走,刚刚是被…二小姐…的人拦住了,翠竹才耽搁了的。”翠玉说道,翠玉倒是知道自家夫人最喜欢这个钱大小姐,现在眼看钱大小姐就要喜欢上夫人了,这二小姐就是在和夫人作对呀!但是这二小姐是大小姐的妹妹,她以前就听说大小姐是很疼妹妹的,夫人发起火来,不要弄得里外不是人才好。翠玉因为这样,那样的顾虑才会说话香香吐吐的。

钱妍知道二小姐钱慧这是戳到族长夫人的雷点了。钱妍记得,那时候在慕王府的时候自己身边,请来的太医被世子妃给截了。那时候因为钱妍她自己提过要和离,已经被软禁在慕王府。钱妍记得这位族长夫人为了她,弄得这件事街知巷闻,慕王府在那段时间里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笑话,世子妃那么好的家世也被以“不敬婆母”贬成了平妻。李旭阳倒是个痴情的,不愿意留宿新世子妃那里,但是最后还不是里外不是人,钱妍想到这心里就有点子高兴。

童氏果然暴怒的说:“二小姐她是生了什么病?她当自己是什么,不过是个卑…生的玩意,都开始抢太医了,那也是她能抢的。朱氏你难道不知道你今天的位置是谁给你的?今天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几位路夫人,不知道明天您们有没有时间?也算做个见证,朱氏这个样子我这个做族长夫人的,真怕刚来妍妍的嫁妆有问题,朱氏不是个能担当的。”

钱妍看朱氏听了童氏说的话,脸色变了一下,又看一眼路家的几个人,就很快的恢复了正常,还很理直气壮的个童氏说:“夫人不是我要说什么,妍妍最疼慧慧了,不过就是让太医先去了她那里,怎么就这样的严重了?夫人这也是太小题大做了。妍妍一定是不会在意的,族长夫人要是不信的话,您可以问妍妍啊!妍妍,你难道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怪慧慧吗?你也不放心母亲为你打理嫁妆吗?”

钱妍看朱氏这样子,就不好不说话,但是她真的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就答非所问的说:“母亲,我怎么会怪慧慧,那是我的妹妹,就是她要我的命,我也不能怪她的,只是母亲,您一定要好好的管教慧慧才是!她现在实在是不堪啊!”

钱妍看朱氏听到自己说得话,那脸色那叫一个精彩,钱妍看朱氏这样子,心里是无比的高兴。

朱氏没想到钱妍会这样时不时的提到这件事,她开始觉得钱妍是不是故意的,刚才能说她刚醒,没回神,但是现在有是怎么说?

朱氏变脸也是一会,她抢在童氏开口前说:“妍妍,你妹妹要太医也是生病了的,你不要怪她!你们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叫我忍心呢?”

钱妍看朱氏对自己打起了悲情牌,她也不说话,就是呆呆的看着朱氏。

童氏这个时候是看下去了,就对几个路家夫人说:“刚才我说的,你们怎么看?”

几位路夫人看着大房太太吴氏,吴氏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太太,太医先到了。”翠竹给童氏说。

童氏听了,亲手将蓝色的床幔放了下来。等太医诊脉的时候,钱妍想这个身体想来是一定有问题的,不然她也不会在停了避子汤之后,天天喝灵泉也要两年才有孩子的。不过,钱妍想到如果不用嫁给李慕然,身体不好也是一件好事。不嫁给李慕然,自己今生今世说不定会有一个可以长大的孩子,钱妍想到这眼泪就从眼眶里出来了,不过放着床幔,外面看不见的。

太医看了看,发现有好几家大家夫人,就对童氏讲:“童夫人,这…”

童氏知道这是出去讲的意思,童氏刚准备顺着太医的意思出去听,但是床幔里传来了钱妍的声音。

“大伯母,就在这讲,我想知道我的身子是怎么样了。”钱妍的声音有些沙哑,钱妍这样也是为了确认自己心里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童氏看都是自己家的人,除了朱氏。如果是大点的问题,宫里一定会知道的,反正路家是不敢害妍妍的,谁都知道妍妍是他家的外孙女,要是妍妍真的有什么不好,路家也是拖不了关系的。除了可怜的妍妍不知道。

童氏看太医为难的样子就对太医说:“徐太医,你讲吧!”

徐太医沉吟了一会儿才说:“老生是知道这位是将来的慕王妃,但是她多年接触不好的药物,甚至还吃了很多虎狼之药,怕今生子嗣上会有些艰难。还有老生这是一定会给太医正汇报的,可能会呈给皇上。老夫这样也是职责所在。还请童夫人不要对老夫怨恨才是。”

钱妍听到了之后,就像真的重新活了过来,心里是止不住的高兴,觉得自己退婚还是有希望的。不过她还知道做做样子,一下子就期期艾艾的哭了起来。

愣神的童氏和吴氏几个人,马上来安慰钱妍。

几人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说着“妍妍不哭了。”,“妍妍总会有办法的。”

钱妍却越哭越难过,想是要把上辈子的苦全部哭出来。

徐太医趁着乱,就走了。很快,皇帝就知道了这件事,将李慕然宣进了宫。

“母亲,究竟是谁要害我,对了妹妹,让太医也给妹妹看看,是不是也害了妹妹!”钱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姐姐,这个时候都不忘了害自己的好妹妹!

朱氏听钱妍的话,也装做紧张的样子对钱妍说:“妍妍,不碍事的,慕王爷有子嗣,你一定能做稳王妃的位置的!慧慧那你就不要担心了,娘亲不能让太医给慧慧诊脉的!母亲也不想再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母亲年纪大了,受不了那么多的刺激了!”

钱妍装作不理解的样子问朱氏:“为什么不能?难道母亲心里只有弟弟吗?也不怪慧慧变成一个能对姐姐下手的人。要是妹妹有问题了,也好早点让太医开方子,早点治疗,早点好!”

朱氏听了,眼睛在童氏她们看不到的地方,凌厉地看了一眼钱妍,然后用温和的声音说:“你已经这样了,我总不能让慧慧也有这样的名声!你是家里最大的,你要理解母亲!母亲那样的疼爱你们,怎么会不将你们放在心上!”

钱妍看朱氏在用凌厉的眼光之后,还能说出这样温柔的声音,钱妍现在刚醒过来,有着一股气,怎么会让朱氏这样的过关呢,所以钱妍用紧张颤抖的声音说:“母亲,我知道了,我会理解的!母亲!你不要,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真的好害怕啊!”钱妍说完这句话,就又附在床上哭了起来。

钱妍的这句话直接将朱氏架到了烤炉上。

“妍妍,你别哭了,先休息,我们先出去一会儿,等会儿再来看你,这一定能治好的。剩下都是大人的事情。”童氏说。

童氏看钱妍躺好了,闭上眼,就和几位一起出去了。

钱妍看朱氏几个人出去了,眼睛里就没有泪水了,她看着她们离去的地方眼神由柔弱变得暗暗不明的。红翠没看到钱妍这个样子,不然也不会那样在自信了。

“朱氏,你给我跪下,你以为妍妍毁了,你女儿就是东西两府,最尊贵的钱小姐了吗?你做梦!”童氏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平静得朱氏有点害怕!

“钱太太,朱氏毕竟是妍妍的养母,现在至少要等到妍妍嫁出去的。”路大太太吴氏给童氏说道。

“现在只能等皇宫里的消息了,退婚的小姐,名声是会不好,但是我钱家是世家,不怕的。”童氏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痛的。童氏打探来的消息说是钱妍很喜欢慕王爷的,现在在这样给皇室一个羞辱世家的借口,她真的觉得难过。

所以童氏看向路家的眼神也不是很好了。

路家除了大太太对童氏的突然变脸是有点疑惑的。

“童姐姐,我们都知道您和我们家的小姑子从闺中密友妯娌,关系好得不像话,但是这也是妹妹最后一个要求,所以这朱氏也只能等妍妍嫁出去再处理了,哎!妍妍怎么这么命苦。”路府大太太吴氏说。

“你说道这个,我就想问问,妍妍一生下来就没有娘了,你们家老太太怎么听别人胡说八道,相信妍妍克母呢?现在妍妍算是被你们毁了,你们还坚持那什么遗命,是不是,妍妍她…你们才肯认她!那是路如雪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脉!!你家老太太不担心女儿在底下不安稳吗?”童氏深深的恨路府的不作为,路家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总有她们疼的时候。

路家的几位太太脸上是一阵尴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吴氏见童氏说这样重的话,心里有点不高兴,但是她还是记得童氏的地位,她只好赔笑的说:“您说笑了,妍妍,会理解的!如雪毕竟是她亲娘,怎么也不会有那不孝的念头的。”

童氏听了也不再说什么,她开始想怎么样才能让路家和朱氏都膈应到,真当自己拿他们没办法吗?

朱氏跪在外间听到里面像是在吵架,心里就无比畅快的,自己是老爷的最爱,凭什么要把嫡妻之位给路如雪,现在她虽然是跪着的心里却是畅快的。朱氏觉得要不是路如雪横插一缸子,自己今天怎么也不要那样的谋划,钱妍有那么多人的疼爱,还不是毁在了路如雪那“临死的嘱托”上了?这就是命!钱妍就是来为路如雪还债的。

李慕然被皇帝叫进了皇宫,他一见到皇上就说:“皇兄,您宣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啊?您可知道的,我可没那么多的空闲的。”

皇上看着自己最小亲手带大的的弟弟,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慕然,婚事可能要退了!皇兄我给你说一下,等皇后宣了钱府的人,大概就这样了。”皇上说完还叹了口气。

在皇上的心里和世家联姻是重要的,但是李慕然的子嗣和幸福对他来说也是很重要的,要知道这弟弟是他当儿子样大的,毕竟李慕然不能和世家联姻,不是还有旭阳嘛!总会有办法的。

“皇兄,为什么?”李慕然心里一惊,怎么会不一样了,妍妍是一定要嫁给我的,难道还能嫁给别人,自己绝对是不会答应的。

“她身子有问题,大概是个没有子女缘的。你就不要担心了,皇兄一定给你重新找个好的。”皇上给李慕然说。不过皇上这哪是给兄弟讲话,这明明是当李慕然是自己的大儿子了。

李慕然听了自己皇兄的话,想到自己给钱妍喝了三年附带调养的避子汤,心里是一阵尴尬。李慕然有的时候也挺后悔自己干什么要逗妍妍,让妍妍这样的恨他,还好妍妍现在没经历过这些,自己是有希望的。

“皇兄,这次好不容易和世家联姻,也是用不少东西换的,要是再退了,世家怕是会要更多的好处的。”李慕然是希望自己的皇兄改变主意的。

皇上听了李慕然说的话,露出欣慰笑容说:“你长大了,知道问哦皇兄考虑了,但是这是你的婚姻大事,皇兄不能这样的自私,大不了,让下一代再去娶世家女好了。”

“皇兄,我偷偷去看过钱家大小姐的,是个好的,我还怕委屈她了。不过这样也正好,阳儿的世子之位不就稳固了。”李慕然见皇兄不打算的改变主意了,就笑嘻嘻的皇上说了这个。

皇上听了李慕然的话,就知道自己这个皇弟是钟意钱家大小姐的,甚至还怕委屈她。不过确实是这样,阳儿的世子之位稳固了,自己也能放心。以后要是王府还有孩子就抱到宫里来,不能让他像慕然这样的吊儿啷当的。

“那这婚事不退了?”皇上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定注意的,钱府虽然没有爵位,但是也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几个朝代屹立不倒的大世家了,想让她们家的唯一正统嫡女做侧妃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八大世家怕也不会答应的,那西府虽然算不上是正统嫡枝,但也是嫡枝,就是一般的世家女也不会做侧妃,想到这皇上又叹了口气,自己果然是仁慈的皇帝!居然容下了世家!

“当然不退了,皇兄我就钟意她了!”李慕然就像个孩子一样胡搅蛮缠的。

“等下叫皇后宣一下钱府的人,也让她们安安心,不过听太医院的人说钱大小姐身子没好,想来是不会进宫的,你就不要打你心里的那点小算盘了。”皇上看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表情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皇上知道要是自己不早点说,说不定世家就会有动作了。

“弟弟知道了,一定不打小算盘了。”李慕然一本正经的说。

皇上看李慕然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那是哭笑不得,接着说:“好了,你回去吧!皇兄这就叫皇后将钱府的人宣进宫,你就不要这样猴急担心了!”

李慕然回到府里就将自己关到了书房里,想着到底是为什么这世才会有改变的。

钱妍现在怎么也想不到,李慕然也重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