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明朝闺秀

更新时间:2020-09-16 15:52:42

明朝闺秀 已完结

明朝闺秀

来源:落初 作者:今年霜降时分 分类:言情 主角:楚楚老 人气:

今年霜降时分新书《明朝闺秀》由今年霜降时分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楚楚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世事难料,清朝格格穿越回明朝世家大族。  一家子嫡女只有她这个庶女受气包,  大姐世子妃指认她是杀人凶手,二姐重生回来就是为了找她报仇,四妹甜美可爱的给她下着绊子。  清朝穿越狡黠女和本土重生腹黑女,谁更有优势?  王爷表哥,你表个态嘛。  ————********————  霜的其他VIP文《家有财妻》《大明俏红娘》《秦朝寻夫记》还有三本免费文《抢夫记》《还珠》《剩女的救赎》全都欢迎参观订阅^_^。  请支持正版订阅,谢谢!  ps:感谢责编泡泡倾心打造的封面,好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求推荐票票,来到这里的书友把推荐票票给霜吧,现在急需要啊,多多益善,拜谢各位了~~~╭╮

———********———

大夫来了,大丫鬟找出了屏风遮挡,楚恪绮的左手被拿出来,盖了手绢,大夫诊了一会儿脉搏,便出去了,告诉朱翊轼,从脉搏上看,应该是没什么事,还是找个婆子查一下身子,是不是撞伤了。

朱翊轼点着头,此时他已经定下了神,脸上的惊慌完全消失不见了,沉稳镇定的命人将大夫送出去,然后吩咐这边的丫鬟照看好三小姐,他就出去了。

在过了一会儿,府里的人全都得到了消息,郡王妃首先命人过来看望,然后派了人抬了软轿,将楚恪绮换了个院子-----品梅轩。

品梅轩算是个客院,这边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楚恪绮刚躺在这边温软的床上,继母楚王氏就过来看望。

比她早进门的,是一个检查身体的婆子,楚恪绮心中微微一动,等婆子过来问:“姑娘可有哪里不适?”

她便娇弱的扶住头道:“头疼……好疼。”

“头疼?”婆子一愣,刚刚进门的时候,没人说撞了头啊,也不见额头上有什么红肿,她急忙躬身道:“奴婢逾矩了。”伸手在楚恪绮的头顶发间轻轻的查验,看是不是哪里鼓出来包了。

摸了半天也没有,不过摸到后脑勺的时候,三姑娘就‘哎呦’轻声的叫,好像是摸到了她疼的地方,婆子急忙的松手,先看看手里是不是有血,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心中有些怪异,只能以为是没起来包。轻声问道:“姑娘是撞了头?”

楚恪绮顿了顿,显出一副反应迟钝的样子,半天才似是而非的点点头,将婆子弄得更拿不准了,想了想躬身告退出去了。

对外面等消息的大丫鬟们回禀:“三姑娘像是撞了头,虽然没异常,可是按之喊疼,反应似乎也慢了些。”

众丫鬟于是赶紧回去给各人的主子回禀,郡王妃一听,又找了大夫一会儿过来诊脉。

楚王氏跟脚进来了,坐了一会儿,看楚恪绮确实反应慢了些,便叫她好好休息,自己领着楚云婷和楚云清回去了,回去和老翰林夫人禀报,三女儿撞了头。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楚恪绮撞了头,反应慢点了……

……

楚恪绮躺在床上,张开了生疼的右手,看到右手手心一道寸长的口子,倒是不深,血也流的不多,此时已经不流了。她的刻意隐藏,叫众人都没有发现她这道伤口。

她伸手从身下摸出来簪子和另一个东西,将手里的东西举到自己的面前,然后怔住了------竟是白天的那块墨玉佩。

这是朱翊宸的墨玉佩。

不由的又想起他,为什么要那样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说只能叫人以为自己和他……

那么他是想叫谁那么认为呢?难道是------朱翊轼?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恪绮头疼起来,以前的事,为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门口传来动静,听见丫鬟在说:“大夫来了。”

楚恪绮急忙的将手中的墨玉藏在身下。

郡王妃找的大夫来了,婆子领着大夫进来,跟在大夫后面的,居然是朱翊宸。

他害怕被品梅轩的丫鬟拦住,因此请朱翊焕带着自己过来,朱翊焕在厅中等候,朱翊宸进去了,正好,跟在了大夫后面。

朱翊宸不出声的看着丫鬟们将楚恪绮的手从帐子中拿出来,放在大夫的迎枕上,盖上手绢,大夫伸手出去诊了一会儿脉,便收回了手,丫鬟将楚恪绮的手放回去。

大夫收起迎枕站起来,转了一圈没见到主子,脸上显出微微的惊讶,不由自主的就盯着屋里唯一看着是主子打扮的朱翊宸,朱翊宸便迎上去问道:“大夫,如何?”

大夫看了看他的打扮,猜想应该也是位府里的公子,便道:“小姐从脉象上看,并无不妥。”

朱翊宸松了口气,急忙作揖:“多谢大夫。”

大夫奇怪的看了一眼他,再看看床那边被幔帐挡住的病人。他给德兴郡王府当了十几年的大夫了,从衣着和举止都能看出对方是什么身份,这位显然是位王府公子,可为什么自己竟然没见过?府里庶子自己也全都认识呀?

这个品梅轩是客院,躺床上的应该是位客人吧?不过今日真是奇怪,客人生病了,身边连一个府里的人都没有,守候的这个人自己却又不认识……

想来是不重要的人吧。大夫想着,总是无事,他也不放在心上,拱手出去了。

朱翊宸来到床边轻声叫道:“恪绮?”

楚恪绮在里面听见了,想了想轻轻的坐起来,掀开了帐子,看着站在屋中间的朱翊宸。

深沉的好像潭水一般黝黑的眸子盯着自己,欣长的身子纹丝不动,只是苍白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抓着他自己的衣袍袖口,露出紧张的骨节,泄露了他现在的心情,棕色的袍子映衬的他肌肤更加的苍白。

楚恪绮看着他那紧张的手,心里微微一动,有一股温柔的好像水一般的东西流过了心田,她轻轻的叫了一声:“二哥……”

朱翊宸略显紧张的将她身上打量了一下,眼波流转间,无意识的带出一股柔美的邪魅来,却与他浑身紧绷的紧张一点都不协调。

楚恪绮眩晕了一下,急忙避开眼不看他的眼睛,心中竟有些大骇!这位二哥……眼神间能把人心智都摄去了!

朱翊宸却毫无知觉,依然是紧张的打量着她,看到她坐在床上,似乎没有受什么外伤,精神也不错的样子,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担忧的神情才消失了些,那眼中的邪魅,就少了几分,有些惊喜的道:“恪绮,你没事吧?”

楚恪绮咬住嘴唇,这个人……仿佛对自己……神情一点没有遮掩,从出现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的关心紧张……

她轻轻摇摇头:“没事儿……只是撞了头。”她抬眼看着他,强调了一声。

“撞了头?!”朱翊宸又紧张起来,伸出手似乎想抚摸她的头,不过在空中就把手握了起来,问道:“很疼吗?”

眸子里带着紧张的心疼,牢牢的盯着她,却又散发着他自己毫无知觉的魅惑。楚恪绮忘了自己要装头疼,要装反应慢,急急的道:“不疼!不是……很疼……”她马上反应过来,后悔的几乎咬掉自己的舌尖。

可是朱翊宸松了口气的样子,却又叫她心里实则也跟着松了口气,楚恪绮不由得咬住了下唇,跟自己生起气来,怎么竟然这样无措?

朱翊宸没那么紧张了,立刻就发现了她的不对,他微微的颦眉,显然在琢磨她的神情里含着什么意思,楚恪绮也发现了,马上顾左右而言他,在屋中左右的看了看,然后奇怪的自言自语:“怪了,藕荷这丫头去了哪儿?”

刚刚进门的时候,朱翊宸已经觉着奇怪了,表妹受了伤,身边的丫鬟不在跟前伺候,却人影不见,品梅轩的丫鬟根本就不知道挡人,他就算是自己过来,也能进来。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这个,急忙从怀里掏出来一只羊脂白瓷瓶,踏前两步放在了楚恪绮床边的脚踏上,轻声道:“这个是活血驱痛的药膏,涂在右手臂上,明日就不会那么疼了。”放下药瓶立刻又后退两步,离床有一定的距离。

楚恪绮看了看棕红漆松木脚踏上显眼的白瓷小瓶,心中有些感动,这个二哥,倒是惦记着自己受伤的胳膊……无论如何都是这样明显的关心着自己,她轻轻点点头笑着道:“谢谢二哥。”

朱翊宸薄唇抿了抿,丹凤眼一直盯着楚恪绮,半天才道:“你晚上小心着,若是世子妃再找你的麻烦,你便叫丫鬟去请老夫人给你出头。”他的眼神本来就柔软,如今温柔的一直盯着楚恪绮,楚恪绮又感觉有些心慌,脸微微的红了,慢慢的点了点头。

朱翊宸修长纤细的手指指了一下那瓶药:“记着,晚上擦了。”

楚恪绮微微的侧身,伸手将药瓶拿起来,捂在手中,笑着点点头:“嗯。”乖巧的很不寻常。

朱翊宸很想上去在她的头上轻抚一下,可是……他还不敢,只能忍了,轻声道:“你躺下休息吧,若是身上有什么不适,记着明日和老夫人她们说,郡王妃也不会看着你在她们府里病重了。”

楚恪绮笑着点点头:“嗯。”声音也柔和起来。

朱翊宸嘴边似有似无的发出一声叹息,再看了她一眼,硬起心肠转身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