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凰倾天下:庶出小姐俏医妃

更新时间:2020-09-16 15:53:32

凰倾天下:庶出小姐俏医妃 连载中

凰倾天下:庶出小姐俏医妃

来源:落初 作者:笨小草 分类:言情 主角:柳氏云祺 人气:

完结小说《凰倾天下:庶出小姐俏医妃》是笨小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氏云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有钱又有权,所以她任性怎么着,谁都不能拿她怎么样。这该被千刀万剐的腹黑王爷,敢骗她的感情,让她从蛇蝎女变成小女人,一心一意助他上位,为他争权,让他坐上皇位后,结果,他却告诉她,他反悔了,后宫之首的位置不是她的了,有人已经捷足登先占领了,她只能屈就当个嫔妃。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她不奉陪了,既然他敢甩她面子找别的女人,那她同样也可以找男人,而且他找一个,她就要找一双,才不稀罕他的三心两意。她有美貌,有智慧,有地位还很有钱,她怕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行,他决定不能让淳于陌将这些拿了去,要知道,这些嫁妆,宝藏原本就不属于淳于嫣的,而是淳于陌的生母留给淳于陌的嫁妆。

只是传闻淳于陌多年前死于疾病,留下的这笔嫁妆,仿佛就理所当然的让淳于嫣用了去,但现在正主子出现了,淳于嫣还能带着这些嫁妆,嫁进王爷府吗?

各种想法充斥着宇文云祺的脑子,他这才迟钝的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正等他反应过来,下令要派人阻止的时候,暗地里被淳于陌派去寻东西的人已经回来。

只见那人抱着一把古琴,越过宇文云祺等人身边,迳自走到淳于陌的面前,将手中的古琴举到淳于陌面前确认,并且恭敬的说了声:“主子。”

淳于陌面露怀念的接过那把古琴,脑中有无数画面闪过,那是她这一世中最幸福的时光。

古琴是淳于陌生母琴鳯生平最爱的古物,从不离身,在更多的时候,她会寻一处安静的地方然后弹奏古琴,一弹就是大半天,丝毫不觉得累。

那时候的琴鳯是最美的,自淳于陌有记忆以来,她就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琴鳯一曲一曲的弹奏,没有人打扰。

那一段宁静的时光,淳于陌特别的怀念,可惜,生母已死,空留遗憾,这样的时光,淳于陌此生是无法再享受到了。

所以,当淳于陌听说淳于宣将古琴当作淳于嫣嫁妆的一部分,她就不乐意了,那是她母亲生前最宝贝,也是她最美好的回忆,试问,她能将这古琴拱手然人吗?

她在意的不是这古琴的价值,而是背后的意义,说什么她都要拿到手。

“那是我的嫁妆,淳于陌你这个小偷,居然派人潜入府偷取我的嫁妆,把它还给我。”

话才说完,淳于嫣一个箭步上前,伸长了手就想要从淳于陌手中抢过那把古琴。

她对这把古琴没有像淳于陌那样有什么回忆,也并不是在意,她想抢回古琴,只是因为要争一口气,还有她的价值。

但她想抢,也得看淳于陌让不让吧,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对上看似柔弱,实则武功高深的淳于陌,注定失败。

当然,这点小事还不用淳于陌直接出手,淳于嫣这人还没能靠近淳于陌,就被一旁特机灵的婢女不客气的伸手一挡,硬生生让淳于嫣被迫止住脚步。

“若要真说谁是小偷,那也是你们才对,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什么时候却成了你的嫁妆了,你们有经过我的同意吗?”

淳于嫣的态度惹怒了淳于陌,只见她杏眼圆瞪,樱桃小嘴吐出的话字字咄咄逼人,丝毫不给淳于嫣的面子。

“你少不要脸了,你母亲嫁入太师府,她的东西就是属于太师府的了,爹有权动用你娘的东西,你是爹的女儿,根本就不需过问你。”

淳于嫣说的得意洋洋,好像这真的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在场不少的女人却听的直蹙眉头,表情怪异。

暗中观察到这些,淳于陌心中冷笑,没想到这个淳于嫣空有美貌,却如此愚蠢,这些话,她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在古代,女子的嫁妆是属于自己的私有财物,婆家人是无权征用的,就算是死了,能继承这笔嫁妆的也只有她的亲生子女,如果没有子女,则是得有娘家后人继承,横竖都轮不到淳于嫣,淳于宣更是不能动。

她这话一出,不止是坏了自己的名声,还会给太师府落了面子。

淳于陌本来也不打算计较太多,其他的嫁妆她都可以当不知道,今日不带走,只带走这一把琴,反正以她的能力,她有的是办法让宇文云祺今日香下的嫁妆,他日乖乖拿出来,她这么做,也算是给太师府极大的面子了。

可这个淳于嫣倒是好,她这话一出,淳于陌再不争,那未免也显得自己太过懦弱了吧。

“父亲,您是否也认可姐姐说的话?”

淳于陌不想要让淳于宣置之度外,故作哀怨,幽幽的看向想装不存在的淳于宣,硬拖他下水的询问。

被指名道姓的问到,淳于宣心里顿时不住咒骂淳于陌不孝,可面上却硬是挤出一抹笑意。

“陌儿啊,别听你姐胡说,那些都是你娘留给你的嫁妆,旁人轻易不能动。”

话是这么说,淳于陌却听不出淳于宣有一丝一毫站在自己这边的意思。

“那父亲,这古琴是娘亲生前留给女儿的东西,今日我要带走,可会过分?”

淳于陌冷凝着一张脸,紧抱着手中的古琴,无视他跟柳氏暗中投来的警告眼神,似是委屈实则指责的逼问淳于宣。

淳于宣的被淳于陌的话说的哑口无言,他下意识的想张口反驳的,可话才绕道嘴边,却被他硬生生的咽下。

淳于陌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再反对她带走古琴,在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看,他以后还怎么做人。

“老爷,可千万不能让她将古琴带走啊,那可是……”

眼见淳于宣开始动摇,柳氏按耐不住的靠近他,已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咬耳朵的焦急说道,不过才说到一半,就被不耐烦的淳于宣挥手打断。

“闭嘴,这哪轮到你说话的份了,回府再找你算账。”

淳于宣现在一听到柳氏的声音就来气,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气愤难当的低声怒喝,打断她的话,心里不住的骂着无知妇人。

要不是因为柳氏这无知妇人,怎会教出如此不顾大局的女儿,说话也不会看场合,现在弄得他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老爷,你怎能如此对妾身。”

不敢相信一向对自己宠爱有加的淳于宣居然威胁自己,态度如此恶劣,柳氏受了极大的打击,泪逼眼眶,难以置信的说着。

许是淳于宣平时对柳氏出格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过纵容了些,这才让她忘了,在这古代,女子妇人在大事面前,是没有说话权的。

在这种时刻,尤其是才被淳于宣呵斥过的情况下,她该做的并不是故作委屈的博可怜白白让人看了笑话,而是应该识相点的闭上嘴,退到一旁去。

“夫人这是对陌儿拿走自己的东西感到不服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