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凡心

更新时间:2020-09-24 18:24:49

凡心 已完结

凡心

来源:落初 作者:醉惟 分类:言情 主角:乐惟儿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凡心》由醉惟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乐惟儿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战功累累,皇后的养子,凌月国唯一一位外姓王爷。他风流倜傥,却为丞相女所倾倒。她是左相音隼的女儿,她黯然无光,她宁静若水,她是左相最不宠爱的女儿。他时而勃然大怒,时而却轻率调笑,她分不清他重重面具下隐藏着怎样的心。她倔强的个性让他又爱又气,她活在生活的夹缝中,每一步走的艰辛,他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命运的线将他们牵到一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夫人,凡心有个不情之请。”和老王妃聊了甚久,她忽然觉得这个老王妃一点都不简单,她心思缜密,将她一言一行猜了个透彻,凡心心中不免流露出钦佩。

“你说便是。”老王妃抿着茶,淡淡的开口。

“如果方便的话,凡心希望能常常来陪夫人诵经念佛。”

拂柳氏微微一顿,随即笑开:“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来陪我怎么会不方便。”

凡心喜从心来:“那,凡心就当您答应了。”

拂柳氏点点头。

“凡心告退。”

蓝玉上前:“王妃,管家一直在门外等着呢。”

凡心有些吃惊,大步迈出去,玉亲王府的管家权福正侯在门外。

“王妃千岁。”权福跪下参拜。

凡心行前一步将他扶起:“总管大人不必行此大礼。”

权福后退一步:“王妃娘娘,老奴不敢。”

凡心也不勉强:“你专门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

“王妃有没有什么吩咐?”权福反问着。

“吩咐?”凡心不解。

权福耐心的解释:“王妃的住处还缺些什么,哪些家什不满意需要换,又或者缺了什么首饰布匹,奴才这就去备。”

凡心恍然大悟,随即摇头:“不用,什么也不缺。”

“按规矩,王妃每月月钱为五百两...”

“五百两?一个月?”凡心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个月的开销够平常百姓家好几辈子了。

权福也微微吃惊:“王妃如果觉得不够可以和王爷商议。”

“不是不是不是。”凡心连连摇手,咬了咬唇,她低眉仔细想了想道,“每个月十两便行,其他的银子充公吧。”

权福惊得下巴差点掉下,身后的蓝玉摇摇她的袖子:“王妃,这不合规矩。”

凡心轻轻的笑了:“哪儿来的那么多规矩,我又没要他多给。管家,照我说的做便是。”

管家有些为难的看着她:“王妃,这...这...”

蓝玉赌了嘟嘴:“王妃,这真的不合规矩。”

凡心打断她:“我用不了那么多钱,别浪费了,搁我这儿和充公不都一样吗?府里要是有个急事儿没准还能应急。”

管家苦笑的盯着这个可爱的小王妃,府里即便有急事儿也不差这百千两银子啊。

“想想大家昨夜还都在传,说王妃您是卯上了这个身份呢,现下想想,哎...”蓝玉愧疚的看着她。

玉亲王正妃的位置无论如何都不该落在一个不得宠的女子头上,大家这么想也是情有可原。

凡心忽然巧笑嫣然:“他们说的对,我就是卯上了这个身份才给你们当王妃来了。”

权福为难的笑了笑:“王妃别放在心上,底下这帮奴才是该管教了。”

咦?他们竟然不信吗?可是这是真的。凡心心里偷偷的想。没有王妃这个身份,她娘可怎么过呢?

“王妃,要不咱再添点儿?”一个王妃每月月钱十两,这说出去还了得?

凡心摇摇头,忽然,狡黠的眸子转了转:“如果你觉得歉意,帮我办一件事儿也成。”

“王妃请吩咐。”他倒是好奇,这个连现钱也不要的王妃到底要些什么呢?

“我不喜欢院子的名字,请您为我换块匾,改成倾心院。”

巧音的心里咯噔一声,煞那间明白了小姐那句‘卯上了这个身份’是什么意思。

“是,老奴这就去办。”权福领命退下。

“我们也该回去了,别打扰老夫人休息。”

“是。”蓝玉和巧音一旁一个跟在她身后朝‘倾心院’走去。

玉亲王府果然很大,大约抵了四个丞相府,她不得不感慨,有钱能使鬼推磨。整个玉亲王府分为五块儿。沉月楼是玉亲王的姬妾居住的地方,展月楼是玉亲王的藏书阁,他平日里写奏折,看书全在那儿,望月楼是玉亲王的寝居之处。剩下的两处,一处叫听月楼一处叫抚月楼。

五座楼用大院子围绕起来组成了玉亲王府。

芳晴院是独立开来,在玉亲王府的最南边,可见他对他的母亲真的是很不关心。

“听月楼住的是谁?”听完蓝玉的介绍,凡心对玉亲王府多少有了些了解。

“是王爷的侧妃,霄妃娘娘。”

凡心停下脚步,霄妃?一听就知道是个厉害人物。

蓝玉看出了她眼中的迷离点了点头:“霄妃名唤李霄雪。”

“姓李?难道...?”凡心猜出些端倪。

蓝玉笑了笑:“王妃猜对了,宫里太子殿下的侧妃兰妃娘娘李幽兰是她的亲姐姐。”

凡心点了点头:“原来是李将军家的女儿啊。”

“小姐,我听乐小姐说兰妃娘娘很笨拙呢。”巧音小声说。

“这个霄妃娘娘就不一样了,她城府极深,玉亲王府里的女人都敬畏她三分。”

凡心继续猜着:“她一定很受宠了,五个院子居然有她的份儿。”

蓝玉给了她肯定的答案,然后忽然抽了口气:“王妃,霄妃娘娘朝咱们走来了。”

凡心惊讶的很,隔得这么远她也能感觉到蓝玉因为害怕她而有些颤抖。

“王妃千岁。”李霄雪果然是个美人,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凡心微笑着:“霄妃娘娘不用多礼,我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刚才蓝玉那里知道你是王爷最宠爱的妃子,你放心,我要的只是王妃这个位置,我不会跟你争王爷的。”

她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蓝玉和巧音听的颇为吃惊。

“我们走吧。”凡心拉着二人不由分说的离开。

李霄雪愣在原地,她原本想给她些颜色和警告,她却这么直接的说不会同她争王爷?

“王妃,您那话是什么意思?”蓝玉不解。

“是啊,小姐,你怎么说那样的话啊。”如果连蓝玉都想不明白那巧音这个笨丫头就更不明白了。

凡心抿嘴一笑:“心里的意思。”

见二人还有话要唠叨,她连忙打断:“我有些乏了,昨夜没睡好,你们去忙吧。”

二人对视相望,福了福身:“是。”

夜听月楼

玉旻轩高坐与上,看着下面妖娆的女子献着舞。

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雪儿,过来。”玉旻轩勾起唇角唤她。

李霄雪慢慢的走向他,欲拒还迎。

“你这个小妖精。”玉旻轩长臂一拉,李霄雪摔进他怀中。下一秒他欺唇上前,吻住她鲜艳欲滴的唇瓣。

“王爷。”李霄雪嫩红的脸蛋,用手轻轻推脱着他。“王爷尽使这些坏招来欺负雪儿。”

玉旻轩心中涌起大片怜爱,横抱了她走进内室:“本王还有些别的坏招,你敢不敢尝?”

李霄雪羞得将头埋进他怀中,玉手握成拳轻轻敲打着他健硕的胸膛。

鸳鸯枕上,他们徐徐停歇。

“王爷,今日王妃姐姐说了几句话,雪儿没弄明白。”李霄雪枕在他的胸前把玩着自己的头发。

玉旻轩眸子一冷:“她来找过你麻烦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李霄雪一阵娇笑:“王爷怎么这样想姐姐?”

“哼,她这种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在乎的不只是身份吗?”

“咦?王爷和姐姐还真是心灵相通呢。”李霄雪吃惊的说。

玉旻轩拧起眉:“什么?”

李霄雪继续着:“王妃姐姐说她在乎的只是王妃这个身份,不会和雪儿争王爷。”

玉旻轩眸子一暗:“她真这么说?”

“雪儿不敢骗王爷。”

玉旻轩收起冷漠,拿出平日混混的脸孔:“她便是与你争也争不过,本王的心早就叫你这个小妖精捏的牢牢的了。”

“王爷。”李霄雪嗔怒着在他胸口慢慢睡着。

玉旻轩整理着自己的心事,权福今日跟他说她将每月的月钱降至十两,他起初不信,可是权福再三肯定由不得他不信。只要王妃的身份,不要钱,又不争他这个丈夫。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