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不一样的妈妈

更新时间:2020-11-16 16:43:21

重生之不一样的妈妈 连载中

重生之不一样的妈妈

来源:落初 作者:廿一悠灵 分类:言情 主角:叶叶敖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廿一悠灵的原创小说《重生之不一样的妈妈》,主角叶叶敖清,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重来一次,消除一切隐存危害,女儿是我的!  姨婆——来张出生证  没有空间、没有修仙!  有的只是平平凡凡的常人生活,有点小人物努力求生存过日子!  想看历史正确论地亲——左——拐!别了!!!  想看高潮叠起地亲——右——转!再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气不到一处——胡丽脑子一黑——

想起当年,那惊动全村的寻人行动。

那年素容不过才八岁,在村里已住了几个月,平时与村里的男孩子玩不到一起,就在家前后左右几个小女孩还合得来,也会跟着他们上山下河地,大人看她这样,只要是没危险的也由得她。

不知那天她怎地与当时村长家里牙官对上,竟因牙官那句有点脑子都知道是假的话,竟天黑了也不回家,硬是爬到后山上的坟地里,坐了一夜。

当他们等不到人,担惊得心都要跳出来,在村子里一家一户地寻,却根本寻不到人影,还是一个与牙官玩在一块的小子,看情况不对劲,偷偷给他们说了牙官骗素容的因由,让他们到后山上的坟地里寻。

要是平时他们听到时就气疯了,平时素容不笨,怎么那样蠢的谎都信?!

可他们那时顾不得,只担心在山上的素容会遇到什么事儿,要知道那时山上还是有野猪出没。

当大人们赶到时,素容全身都吓得白苍,颤着身子,脸上泪满。看到他们寻来,抱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要将她带回家时,死也不愿下山,问清楚才知道是为了牙官一句要是敢在山坟边过上一夜,以后会变聪明。

气得胡丽都要打人,这不是告诉人家你蠢么!还想变聪明?!看我不打得她脑子进水——还好阮从林拦住。

几人劝说不了她下山,又怕硬拉她回家,会让她跑得更远,胡丽与阮从林只好谢过陪来找人的村民,两人陪着素容在山坟边过了一夜。

回到家,丈夫曾跟自己说过,这娃平时在外不爱作声,咱们只当她是个懦弱自闭,不曾想是咱们看错了,这娃Xing子倔得很呢!认定的事难改,以后对她可不能硬碰硬,得软着来才行。要不——

那事后素容竟对他们说,觉得自己变聪明了,看来果然有用。

阮从林看着笑容大方开朗自信多了的素容,觉得心理自我暗示太厉害了!

胡丽想起素容一倔起来,那Xing子里的倔劲,怕了。立即退一步。“孩子我帮你收养!记我名下。”

“不行!象你说的,得说得通,您都这年纪了,您生得出来么?!她爹在那?总不能说是姨丈的吧?!”那可不成了鬼胎么,又不是贞子时代。

胡丽被气歪了:“就说我想要个孩子,随便找个男人跟我生的!”

“姨婆您要是年轻个十年,这话绝对可以,只现在您——这的——”素容老字可不敢说。

眼睛一眯:“那你想怎么样?”

“幸福是我的女儿,再亲不过的!亲生女儿!”

“没门!”

“没门,那就给半窗吧!只出生证得写我的名字,反正同名同姓的多去了,到时你写草此,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这么说!加上就象你说的,不久前他们才看到过我,这娃那可能从我肚子出来,绝对没人会想到出生证上的人是我!堂姐妹两人同名也不是没有的事!”

四方同方得喜家的儿子与早年出外谋生的弟弟的儿子,起的名字一样,都叫方友志。

“而且我给姨婆保证,以后只要遇到好的,您让我嫁,我就嫁!绝无二话地嫁。姨婆——”这话可是水得很哟!

素容从袋子里拿着一张纸,往胡丽面前一扬。

开始老花的眼,还是能看清,一将纸上的字看清——

“你——翅膀硬了阿!”看着那张户籍请调申请,胡丽气得手都颤起来,当下脾气也硬不起来。“你还以为收养那娃了,还有好男人要你阿!想错你的心!气死我了!”

要是真不让她养那娃,这硬倔的娃可真会调乡里来,学也不上的,这娃可真干得出来。

“放心,姨婆您会长命百岁的!”她保证。“我还等着姨婆您给我把关,看男人、带孩子呢!”

被素容这一说,胡丽可是气得呛气。

“我怎么这么命苦阿!”胡丽想到自己:“四十岁儿子没了,五十不到就守寡,现在姨甥女没了,就剩这么个姨甥孙女,还要被她这般气,我的心哟!痛死了么!”

在乡里生活了十来年,胡丽可是学会了乡婆子招数。

人到伤心处,泪如泉涌。

也知道事成的素容,也不再迫下去,立即搂着泪眼的胡丽:“姨婆,我跟幸福会孝顺您的!我们会一起住一辈子!”

哭过后,胡丽静静地听着素容的打算。实在怕她真来个请调下乡,胡丽不得不求保证:“户口不能动,大学得考上!不然你给我一年一年地考下去,直到考上为至。那年考上,孩子那年还你!”

“我给您保证,二年后——不,一年、一年就给您考上。”

屁,听她吹的!“以后遇到好男人,你发誓也得给我嫁!”知道这孩子硬,下定的主意很难改变,胡丽不太敢过硬。

“行!我发誓!”

“好,现在说一下你的打算!”这丫的,她暂且忍了。“孩子养在我这,户口不能跟你!”

“姨婆幸福的出生证您先帮我搞定吧!户口迟点上也没关系!”对上胡丽怀疑的眼,素容大方地接着说:“呵——其实,姨婆呀,容容跟您商量件事,好不?”

“不好!”

“其实,姨婆你们都平反了,姨婆您不是可以调回城里吗?不如等您腿好了,而我又考完试,咱们就将姨婆您的户口调回去?好不?!”

胡丽不蠢,这会有什么不明白!眼睛一眯:“你这是打上我的主意了?”

“哎哟,姨婆!瞧人家也是为你您呀,反正城里房子不是归还给姨婆了么?!要是住不习惯,村里这房子不动,办完户口的事,您老的就回来村里住。两边倒,这多好。”

“你这是早就想好、计划好的?!”

“呃——昨天晚上想了一晚的!在城时上户谁又知道我是谁,幸福是谁!大学我打算考L省的大学,一毕业就将户口解决,然后将户口迁到姨婆家那不就行了。等大学一考上,咱们一家子就往L省落脚,难道还不准我带个娃呀!?”反正现在只要不是超生,户籍管理不严,也不象以后什么都电脑存档。

听了素容的话,胡丽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她。

“还有,姨婆!我想到在L省城的平沙镇的那边买间房子。等我考到L省城里的大学时,咱们家也能有个窝。”

平沙县是L省城边上的一个小县城,可这个小县城却在以后建了L省最大的大学城,大学城一起,周边的经济会发展得十分的好。

当然现在的平沙县只是个农业县,地根本不值钱,更别说在它之下的平沙镇,平沙镇前有流沙河,后靠松香山,现在是个穷得光溜溜的小镇,谁会想到十几年大学城的关系,让山清水秀的平沙镇一下子成了居住的好地方,许多的有钱人家为了在大学城上学的孩子,都在大学城附近买房子。

而地产发展商更是看中平沙镇的地理位置,在流沙河一带的沿河地带、松香山脚下,大力发展别墅区。使平沙镇的房价一天一价。到最后那些富豪,只要报出家门,人家一听他不是住平沙镇的,身价立即会被人看低三分。

这会还是穷困县的平沙镇,素容相信自己可以占这个便宜。虽然她经历过一次,但以前只会死干活,打死工的素容对经济脉搏不曾注意过,平沙镇的变化还是因为同事儿子考到L省城大学,他妻子不放心儿子,想在那边买套房子,好陪孩子一同读大学,结果她的这位同事,在他们城里可算是高收入人群的白领,在L省大学城意连一套普通的楼房都买不起。

在那位同事的感慨遗憾中,枉他自以为高人一等,结果在别人的眼里不过是水中的浮游罢了!早知道沿海发展这么好,他当年就该寻机调出去,素容瞧那同事慨叹的样子,才明白原来内陆跟沿海市城真的差距十分地大。

这会她能先人一步知道经济的脉搏,虽然自己没大能力,但先占块地这事还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做呢!?

加上四方同与U省城,素容不打算带着幸福在这两处住。平沙镇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会认识她们的地方正好,正是合适她们重新开始生活的地方。

一年多后,幸福就会说话,得在幸福记事前离开。读大学,这个离开是最好,最没有后续的方式。

她在火车上也找L省附近的人打听过,现在z省的省会一间百多平的楼房不过二、三千,农村几百到一千就有了!算L省的比z省的贵一陪,她手上有二千,买间小点的,也就够了。

为幸福以后的生活作准备,不能让幸福输在起跑线上。

“以后我跟幸福还有姨婆一家三口住平沙镇,楼下开个小铺子啥的,咱们一家子住楼上。姨婆你觉得怎么样?!”

“我可是住习惯农村,下惯田,城镇生活,我老了,不想变,要住你们自己去,我留在四方同!”

“呵,没事,姨婆想下田,容易,咱在平沙镇那边的农村也买间房子,承包一、两亩田,姨婆爱怎么习惯就什么习惯,想在城里惯就想在城里惯,想在村里惯就在村里惯。要是你舍不得二大伯娘他们的话,这里的房子咱不动,姨婆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看望一下二大伯娘他们。当然这此是以后再说,现在呢——麻烦姨婆您,先办了幸福的出生证,幸福进户口一事等我二年后考上大学,大学四年姨婆就带着幸福给我陪读。大学毕业就什么都解决了,到时姨婆想去那,咱们就跟着去哪?!怎么样?!”

胡丽瞄了瞄素容,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贼?想得还真是一道道,大学——城里?!还是考到L省城?

这妞的底子不薄,四个老人教出来的,可比大力他们那代上课运动加劳动,知识要多得多,硬得多,只是这些年都被他们给拖累,反正没小时在这里学得那么多了。

胡丽想着,素容要是能考到L省城的大学,那倒真是不错,那里气候、环境都比U省城好多了,当年素昌隆夫妻一个在L省一个在H省的做列车员,H省就在L省隔壁,后来不知怎么地看对眼,官旋琪才调职到H省。

在素容四、五岁时素昌隆因一件小事,得罪了H省铁道高层的一位公子,夫妻俩原本是走跨省线,后来调职省内线,素昌隆更是调到小站里作卖票的。有与素昌隆相熟的人告知素昌隆,公子还要下黑手,让素昌隆夫妻小心。

素昌隆深知对方为人,知道对方必有后手,于是自动请调L省,关系都找好了,结果上头那里不批。素昌隆不蠢,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省内气氛也不太好,他自觉再留在H省,情况只怕越来越差,最后可能还成了标子被列到打击对象,那就全家糟。

想到小姨家的遭遇,素昌隆心也颤了下,自己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小命很重要。

办法是人想出来,基于素家的老本家在U省,虽U省是个内陆省,环境自然没有H省那么好!但在老家干,有人可靠,总是安心些。

深知事情经过的官旋琪,觉得丈夫帮人没错,正所谓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图!只是现在更重要的是救自己的命,要是那家伙不想玩了,立即给他们安个名号,那真的哭都没用。

瞧这事也不能再拖,虽想离开H省,可又回不了L省,留在H省事情只怕不能了断。倒不如离小人远远,大伙互不相见来得好。为了尽快离开,想起丈夫曾说过,当年分配他能到H省还是因为U省老家那边的本家亲戚,在他毕业时给调动的。

这样一想,官旋琪想到他们能不能调回U省,平调互调什么调都行,只求尽快离开H省。官旋琪与素昌隆商量过后,决定请求老家那边帮忙。

得到妻子的谅解,素隆昌想想也是,时间久了,怕变数更多。于是请U省请本家的人帮忙,将夫妻两调到了U省的铁道部。

这次素昌隆也学精了,拿着批条,看准那些人出差在外才去盖章,素昌隆找上顶头上司,这位同志与某人不合是大伙都知道,也有后台,只是资历不够暂时被压着罢了!

那人要在,素昌隆是不敢直接找上这位上司的,但现在人不在,上司也不服那人,又有后台。盖就盖!还蛮是同情地拍拍素昌隆的肩,道了声:“唉——同志,你可惜了!”U省可是超内陆,穷!那比得H省的富,这生生的金鸡竟迫得被放手。可惜呀——

看来自己得在那人回来看,立即给亲戚调一调,补上素昌隆的位址才行。

总算盖上了章,夫妻俩才不管上面的打打闹闹,一家三口立即赶到U省城的铁道部报道。

胡丽与丈夫原是L省城住的,按现在的政策,她是可以回去的!只是在这里过习惯了,跟周围乡亲邻里都有了感情。而且在L省城早就没有什么亲友了,而且Z省与U省城近,之前官旋琪他们时棠来探望,胡丽才没有动过回城的打算。

现在三家人,就剩他们婆孙两人,素容去那里,胡丽就跟到那里,好将人照顾。但事实是一回事,可现在被素容拿来动点子,胡丽可咬牙。

“哟!想得还真美,你以为你就一定能考上L省大学呀!?平沙镇可离省城远着呢!再说你当平沙镇是咱们A县呀?人家再穷也是L省内。比U省城里的房子可贵着呢!敢问姑娘你有钱么?!”平沙镇胡丽还是知道的,那可是在L省城的隔壁的一个小小县城里下的一个小镇,并不属于L省城的范围。

胡丽之所以会知道,那还是多得L省城另一边的荣光镇,荣光镇下有二十几条村,那里有很多世代偷渡从洋的习惯,很多到了外面的镇民,赚外币后都会给寄些回国给在国内的亲人,有了钱的镇民就将原本小小的荣光镇建设得如同西洋。

与有钱的荣光镇对比下,在L省城四周算来平沙镇的贫穷就成了明显的存在。平沙镇与荣光镇不远,在建国前水土肥美,农民收入很是可以,个个长得人高马大的,那时爱国情绪高涨,大伙也愿意为国而战!因此打扙时很多年轻的男青年去当兵,那个年代战力相差大,军队牺牲特多,平沙镇出去的战死沙场的也多。

后来打的几场战也是,整个L省农家子当兵的多,死的也多,平沙镇也不过是其中之一个小镇罢了。

政府瞧许多乡村的劳动力少了,不想浪费水土肥美的田地,一声招呼,很多穷得没饭吃的人立即到各个县、镇落户开荒。

聪明的人会先做准备,因此当时许多人在落户时,都选了水肥田美的平沙镇,那时平沙镇十户里就有四、五户是外来的。加上后来出生的人多了,随着孩子长大,平分下来,收入自然也减少,慢慢地平沙镇穷了下来。

因此,在L省城知道荣光镇富裕的一定会听过平沙镇贫困。胡丽定定地看着素容,这妞的还真做过公课,在L省城附近,最便宜的房子就在平沙县,而平沙县里最便宜的就是平沙镇。

能上L省城的大学自然是好,只是——看着素容,这妞是基础还行,可这些年家里事多,她的成绩能上不?!

“远才好,咱们到时一搬,谁还知道咱们的底细?!L省城里大学一大堆,总有一间能考上!姨婆,我又不是要到城里买房子,钱嘛——人家不就是看平沙镇穷,应该贵不到那里。要是不便宜,那就买间平数少点的。不就行了么!”

现在平沙县农田一大堆,还没有被并到L省城,发展起来。

加上都是农民,穷得很,现在的房价绝对便宜,在城里不错的房子五千,再到穷点的乡里就二、三千应该行吧!反正到时等房改后她将现在住的卖了,加点钱到平沙镇买个两、三间的,无论是以后有钱再建,还是等拆迁,都是稳赚不亏的事。

“想得真美,你倒有信心可以高中?”如果一张出证生能有这个效果,胡丽一激——

“为了幸福,三本拼命达、二本有点悬、一本不太行。反正怎么我也给姨婆你考个本科。不然到时幸福进你的户口,我绝无二话。”

胡丽听到素容的话,立即肯定自己是有机可乘的。先不说如素容说的,世上同名同姓的多去,只要不在同一户口本上,谁又知道谁跟谁是什么关系?!出生证上的名字有什么所谓了?!

只要素容户口不在自己一个本上,将来要行事可转的空间大着呢。

如果可以让素容为此拼命考上大学,一张小小的出生证,也值!这下胡丽理智恢复,也有心情,并感觉安慰。这娃好象突然间长大了,会计算、会计划了!哪天她突然的了,也能安心的闭上眼了。

“我跟村委熟,出生证我这事我办了,户口我也会调回L省,并让幸福的户口先挂我那。但前提是——你得考上大学!要是大学没考上,幸福就当成我的孩子!以后与你无关,这事你自己看着办!”要是素容没给她考上大学,这娃跟自己也不错!反正她与村委熟,再办一张出生证,出点力也不是太难。

在四方同,她的老窝办事不严。她想干点啥的也方便,不过这话她可不会跟素容说。

胡丽想到素容那张调户申请,立即将门给堵上。

素容也知道姨婆这话可不是吹地,姨婆可是这有个实力,要不是当年这里的人帮助过姨婆与姨丈,前两年姨婆早就回省城去了,也不会留在这个小山村里守着这么几间破土房过日子。“姨婆,幸福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一家会很幸福的。我知道要你离开这里,是很残忍的事,但我希望幸福从头到尾都能跟我生活在一起。”

“明天你在家待着,我将出生证办好,你就给我立即回城。你给我在城里好好的读,孩子我给你带好,二年后你要是考不上大学,你就给我拆骨赔罪。”

“知道了,姨婆!我会乖乖听话的。”

都十一点多了。“天也不早了,早点睡,明天,遇上村里人,你自己看着办。”还有这丫头不笨,早给自己铺了路子。也不怕别人寻事。

“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