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恶毒二小姐

更新时间:2021-02-22 23:53:02

恶毒二小姐 连载中

恶毒二小姐

来源:落初 作者:悠悠小云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侯府 人气:

主角是小姐侯府的小说《恶毒二小姐》此文是悠悠小云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越成为苏家二小姐,无心惹下一堆祸事。  莫名得个恶毒小姐封号,连累全家阖府搬回京城。  换个地方重新来过,无奈家族中长辈亲戚极品恶毒贪婪者众多。  作为堂堂现代穿越女岂能轻易服输?看我与尔等恶毒亲戚血战到底。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早日找个如意郎君。  什么样儿的了?首先必须命硬,其次还是命硬.  总之一句话——命硬克不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人来到灵巧的房间,苏夫人在灵巧耳边轻轻念叨:“灵巧啊,你快醒来吧,你妹妹已经答应替你出嫁了,你不用去侯府家了,快醒来吧!”

苏夫人不厌其烦的念了一个多时辰,灵巧的眼皮动了动,没一会儿缓缓睁开眼来。苏夫人惊喜得不行,宽慰几句就亲自跑出去叫大夫,灵珑凑到床前笑嘻嘻道:

“姐姐,你真胆小,一个侯府大公子就把你吓晕了!”

灵巧眼中泪花儿闪动:“妹妹,我不能让你替姐姐去跳这个火坑。”

“姐姐别这么说,我是自愿的,何况爹娘正在想办法拖婚期,要是大公子在那之前没了,咱们都不用嫁了,姐姐快快养好身子才是,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灵巧眼泪顺着耳鬓往下流,灵珑笑嘻嘻的一边帮她擦泪一边给她讲笑话,几天下来,灵巧的病情果然好了许多,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

上午时分,苏夫人过来看了灵巧,把灵珑带到前院,苏老爷已经等在那里,看他背着手走来走去,院中还摆了好多东西,灵珑几乎能猜到爹娘要说什么。

她也不想让爹娘为难,直接开口道:“爹、娘,婚期定在何时?”

苏老爷与苏夫人对望一眼,苏夫人心疼道:“灵珑啊,爹娘对不起你。”

苏老爷一跺脚:“不行,不能这么窝囊,我现在就去侯府退亲,大不了这个官不做了!”

“老爷!老爷,不能啊!”苏夫人赶紧拉住他,哭哭啼啼道:“老爷,您没了官职咱们一家人怎么活啊?京城祖宅那边本就容不下我们,难道咱们都要回去受气吗?”

苏老爷低头站了会儿,无力的长叹一声,坐到旁边的箱子上。看她们垂头丧气的样子,灵珑更是下定了决心。

“爹,娘,就让我去吧,侯府好歹是咱们江州最有权势的人家,好多人想攀都攀不上了,说不定我一过去大公子就好了,我们都可以享福了!”

夫妻俩无力的对望一眼,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侯府催得急,婚期就定在明天,苏府临时得到消息,什么都没准备,只得临时去买。嫁衣喜帕陪嫁礼仪等等林林总总,苏府上下个个忙得脚不沾地,临时请来的喜娘在院中教了灵珑半天,总算把婚嫁礼仪简单过了一遍。

次日天没亮,灵珑就被挖起来开始梳妆打扮开面什么的,苏夫人一直红着眼眶陪着她,从头到尾都是哭哭啼啼的,灵珑却没什么感觉,倒是对这里的婚嫁礼仪挺感兴趣,她一边配合一边安慰老娘。

早上临出门前,大姐灵巧和几位姨娘以及兄弟姐妹都来送行,一看到那苏灵凤,灵珑就恨得牙痒痒,临上轿前大家都在哭,灵珑却揭开喜帕走到苏灵凤面前道:“死丫头,你害我姐姐生病,以后有你好看的,走着瞧。”

苏灵凤不以为然,暗地还对她做个鬼脸,小声道:“先保住你自个儿再说吧,谁怕谁?”

灵珑被母亲亲自扶着上轿,一路噼里啪啦放着鞭炮绕着江州城走了一圈,直到午时之前恰好到侯府门口。

按这里的习俗,新娘子下轿应该由新郎倌儿用红绳牵着进门。灵珑下轿时偷看了一眼,见牵红绳的是个面相清秀的红衣少年,她心下奇怪,难道侯府大公子病好了?竟然可以下床迎亲了。

这样也好,毕竟一嫁人就守寡听着都不吉利,灵珑暂时松了口气。

前面一切都还算顺利,宾客们也还热情,偶尔闹出点儿笑话也很正常。灵珑依着喜娘的指示站到堂前,周围安静下来,傧相开始赞礼,引新郎新娘到堂前跪拜。

“一拜天地!”灵珑故意等着身边人先跪了自己才跪,她故意拖延的片刻,突然瞟到旁边红衣少年手里抱着只公鸡。

跪到一半的她站起身来,众人有些诧异,堂上的侯府公婆对灵珑的喜娘眨眨眼,喜娘扶着玲珑胳膊一边往下压一边小声说:“新娘子,该拜堂了,快跪下吧!”

灵珑一把推开喜娘,扯掉头上的喜帕,指着旁边抱着公鸡的少年:“你们侯府位高权重,欺负人也不是这样欺负的,我嫁的是侯府大公子,不是这只公鸡。”

宾客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喜娘赶紧打圆场道:“苏小姐啊,您也知道大公子身体不适,实在不便出来拜堂,按民间习俗,新郎不在的可以用公鸡替代,我们都是按礼仪做的,一步都没少啊!”

“不管少没少,新郎都没有还成什么亲?”

灵珑把重得要命的凤冠取下来,见旁边有个空座儿,毫不客气的坐下,“侯爷,夫人,你们不把大公子叫出来,这个堂我是不会拜的。”

宾客们一片哗然,议论声更大了,原本喜气的堂前一片嘈杂,不比菜市场好到哪儿去。侯爷和夫人尴尬不已,二人交头接耳商量片刻,那夫人过来低声道:

“灵巧,你跟泰安从小就订亲,那是泰安身强体壮并未生病,而你却一直体弱,日日吃药,那种情况我们都从未说过半句不是,如今易地而处,希望你能为我们考虑考虑。”

灵珑却不以为然,大声道:“我是灵珑不是灵巧,我从来就没有病,我爹娘舍得把我这好生生的女儿送到侯府来,并未对大公子生病一事有半句怨言。

你们让我来冲喜也就罢了,但拜堂连人都不到反而抱只公鸡上来,也未跟我知会一声,你们不觉得理亏?不觉得过分?无论如何,今天不见人我就不拜堂。”

夫人回头看侯爷,侯爷摇摇头,夫人便板起脸道:“不论你是否拜堂,你是我定国侯府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进来的,进了这个门儿你就是我定国侯府的媳妇,就得侍奉相公,照顾他终老。”

咦,软的不行给我来硬了,她偏偏最不吃这套,灵儿站起身来与侯府夫人田氏正面对峙: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没有拜堂这个亲事就不算成,朝廷有律法明文规定,我不管你是侯府还是王府,反正我只等两刻钟,两刻钟内见不着大公子,我就打道回府,跟你李家没有半分关系。”

“你……你……”侯府夫人田氏气得脸都白了,指着灵珑的手微微发抖。

“我怎样?要我给你儿子冲喜,也得我心甘情愿,弄直公鸡来冲喜,你就不怕你儿子受不住,给早早夭折了吗?”

堂上顿时安静下来,灵珑顿觉自己说错了话,可是已经收不回来了,她只能硬着头皮与脸色铁青的田氏对视。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丫鬟惊慌的从后堂跑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