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萌宝在上:夫君是只鬼

更新时间:2021-02-22 23:59:51

萌宝在上:夫君是只鬼 连载中

萌宝在上:夫君是只鬼

来源:落初 作者:桨桨酱 分类:言情 主角:张岩张 人气:

火爆新书《萌宝在上:夫君是只鬼》是桨桨酱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岩张,书中主要讲述了:穿到异世,某一只不要脸的鬼却夜夜黏上来。“娘子,对为夫可满意否?”某鬼边说边扬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满意,满意你个头啊!她不耐烦得翻了个白眼。本以为和鬼也能性福过一生,某天他却忽然消失,害她流了好多眼泪。五年后,某只小包子从外头领了个尊贵不凡的男人回来:“娘亲,我给你找了个爹爹。”找爹爹?她抬头,看见那个俊美的男人正朝着她笑。“娘子,我回来了。”回来?既然走了,还回来干嘛?她一把抢过小包子,几乎是从牙缝中迸出:“三皇子,我和你不熟!”某男却嬉皮笑脸:“娘子和我不熟,我却和娘子熟的很,要不要我今晚身体力行,就知道我们熟不熟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一眼他略带着疑惑的眸子,收起医书,“你也知道这个报纸?是半年前京城官员兴办的,我刚开始蛮有兴趣的,就托人给我寻了一份来。”但从内容上看来,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最初让我注意到这份半年前兴办的报纸,则是因为它的名字。环球时报,**时报,真的太普遍了,可放在这里来说,却让我感觉太过超前。莫非是也有像我这样的一个穿越者来到这里,才创办了这么一个报纸?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当中悄悄闪过,很快就抛至脑后。是不是穿越者,和现在的我都没什么大关系。

赵渊宁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报纸,不知看见了什么,他的表情突然阴沉至极,浑身酝酿着低气压。

我凑过脑袋看了一眼,瞥到“三皇子”这个字眼,赵渊宁突然把报纸收在身后。他摸摸我的脑袋,脸上露出点笑意,垂下如鸦翅般长长的睫毛看我:

“凑这么近,莫非是喜欢为夫喜欢的不行?”

我恼羞成怒,这人怎么老爱逗我。我不高兴得转过身,飞快地说了一句“我困了,睡觉”,然后蒙上被子,把整个人都缩了进去。

很快,那人浑身冰凉得也进了被窝,我闭着眼睛,装作已经睡着,感觉他把我轻轻揽入怀中,也由着他去。

第二天我重新回到张大娘家,想把之前没带走的东西打包带走,刚走到院门口,就听见一个尖利的嗓子叫嚣着:

“快把那丫头交出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家子和那丫头合谋着什么!林宝莲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让那丫头给我一个公道,我就在你家不走了!”

站在院子中的马氏气势汹汹,双手插腰,嗓门大到恨不得把天给吼下来。

马氏是张大娘的邻居,虽说平常两家一直不对付,但她家的闺女牛小筠喜欢张岩也是路人皆知的事情,怎么今天她却要撕破脸皮了?

张大娘急得嘴里直上火:

“她婶子,我都说了,圆圆不在我家,已经搬走了,况且,圆圆的医术我们村,我们镇上的人谁不知道?你家娃娃的温病还是我们圆圆治好的呢,他现在身子骨不好,说到底,不还是你们父母不尽心?”

“好你个林宝莲——”马氏脸上有几分扭曲,眸子里窜着愤怒的火苗:

“你这是安的什么心?要我的宝儿出了什么事,不是成心在我心头上剜吗?”

我刹住脚,在门口听了半晌,才冷声道:“那你想要怎么办?”

马氏家的娃娃我看过,一看就是身子虚,平常马氏也大手大脚没有照顾,现在出了事,倒赖到我身上来了?

马氏回头,阴云密布的眼里有几分讥诮:“哟,这谁呢,这不是张家的‘童养媳’么,哦,不,”马氏拍拍自己的嘴:“现在不已经是张岩的媳妇吗?再过不久连个大胖小子都能生出——”

“闭嘴!”张岩像个护住的小犊子,挡在我面前,眸子里满是愤怒:“……泼妇!”

张大娘脾气再好此时也有些生气,她拿起扫把作势要扫她出门:

“牛婶子,你大早上的上门就只有这些话想说的吗?满嘴都是马粪,回去照看好自己的儿子,别有事没事上门找晦气!”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宁圆圆医坏了我家宝儿,不得给我个说法!”

“那你要如何?”我心里简直后悔死了,当初怎么就治了这种人的儿子,平白惹麻烦。

“赔钱!我们家宝儿还得上医馆看病去,你既然敢做就得敢当,我也不要你做牛做马,给我些银子就好!”

我呆了呆,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马氏是在这等着我们。

一些银子?亏马氏也能说得出口?

这里的人家一年下来只能赚个二两银子,一个铜板能买一个馒头,两个铜板能买一个肉包,她真当我宁圆圆是她能够搓圆揉扁的吗?

“没有钱,大不了就去见官。”我一点都不畏惧马氏的色厉内荏,真要去见官,我怎么也会比这个乡野泼妇强一点。

马氏脸上由红转青,又由青转白,好不热闹。不等我们再开口,她快步窜到张岩面前,手指差点搓到他的鼻子:

“你这个没心肝的小兔崽子!平常就爱哄我家小筠,我告诉你,要做我们牛家的女婿可不是那么简单,别以为你成天往我闺女面前凑,我闺女就会看上你!”

张岩脸色憋得通红,拉开与马氏之间的距离,也怒了:“我才看不上她,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接连被几个人呛到,马氏一屁股坐在地上,高着嗓子,开始抹眼泪:“你可是大夫,把我家宝儿医成那副样子你还好意思干站着,这有没有天理了。你就是坏心肝,烂肚皮,不是我说你,做人得厚道,可怜我那宝儿啊,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娘,你怎么坐在地上,宝儿好好的啊,娘你不要哭了……”马氏嘴里还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宝儿,此时迈着小短腿,快步跑到马氏身边安慰她。

这张家和马家只不过隔了一道围墙,想必那宝儿听见马氏的哭喊声,不放心才出来看看的吧。

马氏张张嘴,一肚子的话全都说不出来,似乎没想到自己儿子会突然出来拆自己的台,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扯过宝儿的一只胳膊,恶狠狠得道:“谁让你出来的,我不是让你在家里好好待着吗?”

宝儿的眼眶立即红了,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好低头玩着手指。

在场的人对马氏的计策心知肚明,张大娘挥挥手里的扫把:“好你个牛婶子,亏我平常对你们家那么好,欺负人也敢欺负上我的宁妹子,我告诉你,再敢在背后编排宁妹子的不是,我林宝莲就和你没完!你给我赶快滚!”

说着,她扫把往马氏身上一挥。

马氏忙抱着宝儿躲过,气急了跺跺脚,往门口跑去,一面回头色厉内荏得道:“你们给我记着!我侄子可是秀才!真惹急了我,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