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喜上眉梢

更新时间:2021-04-23 00:03:11

喜上眉梢 已完结

喜上眉梢

来源:落初 作者:筱斯曼 分类:言情 主角:烨周妈 人气:

《喜上眉梢》作者:筱斯曼,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烨周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太子嚣张叉手:“嫁给我,有大床睡!”  戏子妩媚一笑:“收了我,有花戏看!”  和尚腼腆合手:“贫僧可为施主还俗!”  “皇上驾到!”  太子怒了:“父皇,你不许抢我的女人!”  我咬着手指,仰天长叹:“哎,人见人爱也是一种罪过啊!”  众人齐唾之。  镇重声明,本文绝不太监,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求个点击推荐,不算过分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善,男子汉顶天立地,不许流鼻涕!”洛臻昔皱着浓眉,用大拇指指着自己,“你可见过我流鼻涕,当然没有!”我瞟了他一眼,哼哼,你流鼻涕的时候还是小屁孩呢!

“哦!”秦善努力地吸吸吸,把鼻涕吸了进去,用手背擦了擦鼻头,憨厚地一笑。

“对!这才是男子汉!”洛臻昔大声表扬着秦善,用手在秦善地背上拍了怕。听着那“啪啪”的响声,我不自觉地想到了那日被他拍扁的小黄瓜,身子不由绷紧,脚下以小碎步轻移。有时候要做到心未动,身已远是一门技术,很显然我这门技术没有修炼到家。

“你这是要去哪啊?”洛臻昔目露寒光,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笑着问。

“茅厕,我要去茅厕。”我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对,没错!就是茅厕,防灾避难、修养生息的绝佳去处!

秦善举起手,哈皮地叫道:“我也要去!”

“嗯,本殿下正好也有点感觉,我们同去。”

“哈?”郁闷,大哥,茅厕很香么?洛臻昔一手搭着秦善,一手搭着我,左拥右抱,不亦乐乎。我则是哀愁地瞪着秦善,都怪你,凑什么热闹!秦善天真地睁着大眼睛,关切地问:“大佬,你是不是眼睛不舒服啊?”我嘴角抽搐、双拳紧握,忍住,不要扁他,忍、忍、忍……“怎么了?”洛臻昔松开搭在我肩上的手,难得有点认真地看着我。

“眼睛进沙子了。”哎,果然一个谎言是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的。

“那我给你吹吹。”洛臻昔撅起红唇,用手轻轻翻开我的眼睑,“呼”猛的一吹。

脸上一片潮湿,我拍掉他的手说:“脏死了,口水都喷我脸上了,你当浇花啊?”也不知道会不会长癣,伸手掏手绢,这才想起我的已经给了秦善。用衣袖擦了擦,算了,还是找水洗洗安心点。

洛臻昔有些尴尬地擦了擦嘴角,叹了口气说:“可惜了我的龙涎,居然给了你这个不识货的丫头。”

“我呸!”当着他的面啐了一口,神马淑女,神马教养,全都抛到了脑后,“还给你!”

洛臻昔冷着脸,音调低沉地说道:“楚笑瑶!”

“就是在下,怎么滴?”我斜着眼瞟他。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说着他就举起捏紧的拳头,眼里隐约有火星迸出。

“打啊,你打啊!”我直起腰杆,仰视他的眼睛,哎,没办法长矮了就是不方便,“你就知道欺负弱小,将来一定是个暴君。”

“你!”他气急败坏地收回拳头,喘着粗气,胸口上下起伏。

我见他不再动手,又嘴贱地说道:“哼,这点程度你就受不了,将来朝堂之上的明枪暗箭,你又如何应对?”

“我……”洛臻昔有些惊讶,张开嘴,却说不出什么。

“老大,大佬,你们别吵了。”秦善好心地劝架。

我和洛臻昔同时怒视他一眼,吼道:“闭嘴!”异口同声的我们,互相对视一眼,又冷哼一声,移开视线。

我在干什么?心里有点后悔的感觉,本来也没什么的,他也是关心我,居然因为这点小事吵嘴。果然是孩子当久了,被同化了。毕竟人家以后是皇上,为了这点小事结仇实在是……太幼稚了。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一边反省一边偷瞅他,几番心理挣扎后,决定低头认错。

“那个……”我还没说出道歉的话就被一堆孩子打断。

“太子殿下!”学堂的学生似乎都来齐了,将洛臻昔团团围了起来,而瘦小的我则被挤了出来。

“太子殿下,你看!”学生们,齐齐地将衣袍一掀,果然,一个二个腰上挂着一个小口袋。只不过有的做的花枝招展,有的则比较朴素。我费劲地挤进去,只见秦善红着脸,娇羞地扭着身子说:“老大,我也有呢!”说着,背过身,缓缓地将衣服后摆拉起,只见他屁股上挂着一个精致的青色小包,上面绣着几朵雏菊。看到这,我乐了,无论是包包的位置和图案,充分体现他作为一个小受的自觉Xing。菊花和秦善,真配!

“嗯,不错,不过你怎么别在……腰后?”想必洛臻昔也不好说出屁股这个词,斟酌了一番才这么说。

“人家想要与众不同啦!”秦善嘿嘿笑着,将小包扯下,掏了掏,掏出一根黄瓜。哦,秦善,我耐你,你太给力了!秦善将黄瓜拿起来挥了挥说:“谁要吃啊?我这还有很多呢。”大家整齐地后退了一大步,就连洛臻昔都不着痕迹地移了几步,就剩我一个人原地傻笑着。

“大佬,给你!”秦善直接把黄瓜放到我手上。我思维开始短路,黄瓜,等等,他是从哪拿出来的,屁股!我怎么能拿挨着他屁股的东西?我干笑一声说:“呃,我有点便秘,想上个茅厕。”汗,这什么破借口。

于是乎,我冲进茅厕,捏着鼻子,开始面壁。哎,今天怎么过的怎么坎坷啊?

“大佬大佬!”秦善敲门,在外面叫我。

“干嘛啦?”因为我捏着鼻子,发出的声音也是“嗡嗡”的。

“我也要上茅厕,你快出来。”这小子似乎很急,不停地跺着地。

我“哦”了一声,结束了站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秦善冲了进去,不多时传来清晰的嘘嘘的水声。我用水洗了把脸,蹲在树下画圈圈。

“大佬……嗯……”汗,你叫这么Xing感干嘛,找压啊!

“我在。”懒懒地应了一声,继续画圈圈。

“你……嗯……是不是……嗯……不舒服啊?”你这么叫我的确很不舒服。

“我看见……你把黄瓜……拉出来了。”囧,这句话太有歧义了!那是我扔进马桶的,怎么可能才吃进去就拉出来?

最后,秦善长舒了一口气,结束了漫长的排泄过程。

“大佬,我忘拿纸了。”你,不会,要我给你送纸吧?“你能给我送点来么?”果然是叫我送纸的!我无奈地从袖子里抽出厕纸,捏成一团,从厕所上空扔了进去。“大佬,纸掉地上了,能再送点么?”!@#¥@%……你当我自动取纸机啊?我甩手,撤!

我在学堂里游荡,今儿貌似不用上课了,先生到现在都没来,可能是被报名的人给搞晕了。既然没课,那还是回去了,跟着这堆小P孩,总是难以言表的抑郁。我背着手,目不斜视地从两个巨汉面前淡定晃过。

门口的马车依然拥挤,而车上的主大多都下了马车,凑成一团在讨论什么。

“这位小哥!”是早上那个少女,声音依然清脆,称呼依然欠揍。回头寻找声源,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斜倚在马车前。这个少女应该与洛臻昔同为八岁,两条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气的鼻子给素净的面庞增添了一分灵气,薄薄的双唇微微撅起,显得十分可爱。看到如此佳人,倒也不在乎她把我误认为男Xing了,毕竟美女的智商都不高,可以谅解,嘿嘿。

“小哥?”美人儿微微蹙眉,对我不搭理她的行为有点不满。见状,我忙点了下头,她坐起身问:“莫不是哑巴?”我呸,你才哑巴呢!郁闷地盯着她,我就是不出声,憋死你。“哎呀呀,真可怜,年纪轻轻却成了残废。对了,太子殿下可在里面?”我不诚实地摇头,嘶,颈子疼。“啊?怎么会。”少女有些失望,疑惑地自言自语,“莫不是他身份太低,见不到太子?”

我无语了,这个花痴女,空有一副好皮囊。她脑袋里装的一定是浆糊,一定!

“太子出来了!”一个眼尖的人发出兴奋地喊声。

“啊!在那里!”大家开始为之沸腾。

“哪?”少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带着一股香风扎入人群。我在一边看的下巴脱臼,这是在拍动作片还是武打片?这个女的莫非是个练家子……

不知不觉,街道两边也涌出许多人,有的是商户,有的是平民。无一例外,都是一副兴奋的不得了的表情。大家将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毕竟是平民,不会想什么教养的问题。大家都兴奋地扯着嗓子大喊:“太子!太子!”

“殿下!殿下!”声音虽不整齐,却十分洪亮。

至于么?我被人群挤得要成变形金刚了,我努力地往人群边缘走去。天啦,这些人都失控了。见过追星的,没见过追星追这么疯狂的。这洛臻昔在民众的心里还是挺有分量的么。我一边感慨,一边努力不被人流带走。

“笑笑!”一双大手将我提了起来,楚松涛紧张地问,“有没有受伤?”

“哥哥。”我靠在楚松涛怀里,疲惫地闭上了眼。

“笑笑,笑笑!你不能有事啊!”楚松涛使劲摇着我。呃,亲爱的哥哥,你这样好像哭丧……

我只有睁开眼问:“哥哥,你怎么来了?”

“笑笑,你没事,太好了!”楚松涛激动地把我抱紧,顾不上回答我的问题,用手撑开人群说,“我们回家。”呜,我承认,我感动了。有这样一个哥哥疼惜自己,关心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楚松涛抱着我有些费时地出了人群,回头看着熙熙攘攘的追星族,我不由暗地感慨,真是可怕的太子效应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