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余笙安好,便是晴天

更新时间:2020-05-11 21:37:37

余笙安好,便是晴天 连载中

余笙安好,便是晴天

来源:落初 作者:莫璃Ali 分类:言情 主角:左修斯余笙 人气:

主角是左修斯余笙的小说《余笙安好,便是晴天》此文是莫璃Ali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五年前,她知晓了两人父母那一辈的恩怨。她狠心的离开他,而他是天之骄子的身份,五年前,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富家公子,可以说是无赖,却偏偏栽在了未成年的她的手里。五年后,他们都变了,她独自为自己撑死了一片天,而他在五年中经历了她永远都想不到的蜕变。再次相遇,两人针锋相对。虽说曾经恨过,但更多的是不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好回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空旷的家,眼眶瞬间就湿了,她以为安凌宇会在这陪她几天呢。她从小就渴望可以和家人待在一起说说笑笑。可是从来就没有实现过。她一直都告诉自己,她自己也可以。可是现实总是一次次的告诉她,安好,你就是这么脆弱。

“当当当”又有人敲门?是不是安凌宇落了什么?安好急忙跑去开门。

可是打开门的瞬间,安好就失望了。是顾余笙。本来亮晶晶的眼睛瞬间充满了失落。

看着安好耷拉着脑袋,他心突然一疼。随后“啊”,他一把把安好抱了起来,让安好像一个考拉一样抱着他。

把安好抱到了沙发上。

“呜”突然之间安好就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顾余笙心一抽一抽的疼,他是不是做错了。明知道安好渴望亲情,他却让安凌宇一走就走几个月。虽说安家的人都很在乎安好,可是谁能总陪着安好,也只有安凌宇总来看安好。而以后的顾余笙才知道,原来,感情真的经不起算计。

安好也不说话,就是哭,她把脑袋埋在顾余笙的脖子上一直哭,死死的把手环在他的脖子上。

“小乖,别哭了”顾余笙手足无措的抱着安好,轻轻的拍着安好的后背,哄着她。五年了,他面对安好的哭泣一如既往的手足无措。

“为什么,顾余笙,你怎么总是出现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为什么,呜”安好边哭边说。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我的错”

“为什么”

“小乖,只要你想,我们就能回去。”

“不,呜,我不,凭什么啊”安好趴在顾余笙的怀里。

“安好,他们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比我还重要?”顾余笙心里一疼。她还是放不下那些恩怨。

“是,很重要。”安好突然从顾余笙怀里退了出来,擦了擦眼泪,很认真的说到。

“过不去这个坎?”顾余笙说着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安好。

“过不去。”安好接过纸巾。

“好,我知道了。”

“啊?”安好没有料到顾余笙会这么回答她。

“我们现在不是相处的挺好的?”

安好没说话,只是往后退了一步,擦了擦眼泪,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知道了,你不必再重复你的想法!”顾余笙无疑是了解安好的。他也有自己的尊严。他可以宠着安好,让着安好,对安好毫无底线,但是他也有那最后一丝丝的尊严。

这五年来,刚开始他总是夜夜辗转难眠,甚至恨过安好,但是后来,更多的是思念,刻骨的思念,所以他让人把安好的一切都告诉他,大事小事。他都知道。而此刻,那些早在心底存留的千言万语,一句都说不出来,只是这样静静看着她,守在她身边,他便知足了。

但是,他也是有尊严的!他堂堂顾余笙,在何人面前这么卑微过。

“哦,那,谢谢你,但是。你走吧!”安好咬了咬嘴唇,最终双手握紧了看都不敢看顾余笙一眼的说到。

“安好,他们对于你来说很重要?”顾余笙步步紧逼,把安好逼退到了墙角。安好也不抬头看他一眼。

“不重要。”安好装作无关紧要的说到。

“既然不重要,就没必要让那些不重要的人阻碍你的人生!啪”顾余笙把手撑在了安好的脑袋两侧。

“我,我,你走吧,这是我家,不欢迎你。”安好双手撑在余笙的胸前,然后眼睛乱转,慌乱的像只吓破胆的小动物。随后使劲推了一下顾余笙,虽然没推动,但是突然抬头斩钉截铁的说到。仿佛前后反应不是一个人。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顾余笙靠近她的那一刻,她的心跳的有多快。

“小乖”顾余笙把手搂在安好的腰上,迫使她贴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只手摸着安好的小脑袋。

“顾余笙放开我,放开我!”安好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对他又打又抓的。拍掉他的手,他就又放上去。可惜身高有差距,力量上也有差距。

“呵,小乖,你还是这样,你慌什么?嗯?”

“我,你管我?别碰我!”安好心知她怕那颗封闭了五年的心重新再为眼前这个男人跳动起来。

“呵,胆小鬼!”顾余笙轻哼了一声。

“我不是!”安好在外人面前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喜怒哀乐表现得都很平淡。可在顾余笙面前,什么淡定,好像都被狗吃了。

“那你为什么不能直面事实?为什么总是逃避问题?为什么总是躲着我?”顾余笙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根本不给安好反应的时间。

“我,”安好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你讨厌的只是那个生下我的人,而不是我!安好,你是和我在一起,不是和她在一起,以后的我们会有自己的生活,不会和她有一丁点的关系。”顾余笙依旧紧紧的搂着安好的腰。

“不,我看见你,我就会想起是她拆散了我的家!”安好红着眼睛怒吼。并且手脚并用的去推顾余笙。

“安好,上一辈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顾余笙有点苦恼,安好总是这样的倔脾气。

“那你敢说那个女人没有关系?”安好逼问到。

“没有!”

“你。”安好没想到他会不承认那个女人。记得当年,他可不是这样的。

“小乖,你说,她拆散你的家!那么。我呢?我是不是可以说你爸爸拆散了我的家?”

“他没有”安好这句话说的并没有底气,她自己的心里知道她有多渴望父爱。那是顾余笙的母亲,可是那个男人也是她的父亲,这是事实。但是他们的父母无疑都是爱他们的,不过,更多的是选择了成全他们自己,而她和顾余笙同病相怜的被人抛弃了罢了。

“好,没有,但是。除了这一点,剩下的是不是事实?”顾余笙轻轻的掐了一下安好腰侧的嫩肉。

“哎呦,疼”安好娇嗔的也去掐了一下顾余笙。可是她并没有掐动,他身上这么硬。

“小傻瓜”顾余笙宠溺的摸着安好的脑袋。安好永远想不到他在离开的这五年里他经历了什么。

“别碰我!”

“安好,还记得,我们的顾惜安吗?”顾余笙并未理会安好的暴脾气。反而耐心的问道。

“记,,当然不记得了!”安好一开始想说记得,后来突然改口。“顾惜安”是他当初给他们的孩子起的名字,那时候她还没满十八岁,他就把他们的未来都规划好了。所谓惜安,就是惜她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