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不二妃

更新时间:2020-05-15 13:37:41

不二妃 连载中

不二妃

来源:落初 作者:司命伽罗 分类:言情 主角:万朝云柳眉 人气:

火爆新书《不二妃》是司命伽罗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万朝云柳眉,书中主要讲述了:被迫奋斗终生的皇贵妃,终于死了,但一睁眼,回到六岁稚年。她拢拢袖子,打定主意今生只做胸无大志四体不勤的闲人。心情好时搞搞美食,心情不好时虐虐渣渣。某日,同为重生同仁的林见深派人来提亲,万朝云横眉冷对道:“年纪比我小的不考虑。”林见深高深莫测一笑,好办。隔日,满朝文武震惊,某皇帝为了娶妻,竟干出这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满园深浅色,照在绿波中。

三月的朝阳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照在池子里,像撒了金子般漂亮。

温氏从大房出来,便见女儿站在池边喂满池锦鲤,她愣愣的看了半响,若她大伯没有做错事,女儿的生活会永远这般安静欢乐。

“这些年你们大房仗着官位,把持田产家业,谁知道你们昧下多少?还我不讲良心,我看你才是黑了心肝!”

激烈的吵闹传来,特意等在此处的万朝云回头,王氏和祝氏剑拔弩张,像是随时都可能打起来,温婉的温氏便显得极其格格不入。

“娘。”万朝云奔过去,挽着温氏的手,生怕两人打架波及到温氏。

“祖上传来的几亩薄田能出多少粮食?后来的田产不都是拿我家老爷俸禄置办的?没有我们大房,你们二房那群白眼狼早成饿死鬼了!”王氏丝毫不退让,两人边吵边往老夫人的宁安院去。

母女两离得远远的,不敢劝架,也不敢插嘴,生怕把战火引到身上,“朝云,你先回屋,娘还有事。”

“娘,女儿随您一起去。”万朝云想看看老夫人是怎么处理的。

温氏自己都怕这样的场面,推己及人,她觉得女儿肯定也害怕,“乖,回屋,你看,荣姐儿和远哥儿都乖乖在家。”

“娘,女儿就在门口,不进去。”万朝云死死抱着温氏的手,“女儿回去也害怕。”

眼看着王氏和祝氏已经进了宁安院,温氏无奈只得同意,“好吧。”

“谢谢娘,咱们赶紧走吧。”万朝云一喜,立刻拉着温氏便走。

温氏愕然,她怎么感觉女儿很想参与进去……

老夫人被气得不轻,当晚便病倒了,此时还躺在床上呢,不用香嬷嬷去禀报,王氏和祝氏的争吵像要喊破嗓子般,她老远便听到了。

“我还没死呢,就要分家!你去问问她们两个,是不是在诅咒我死!”老夫人气得面红耳赤,说完激烈的咳嗽起来。

香嬷嬷心疼极了,忙倒水顺背,心中直骂两人不消停,好不容易伺候老夫人喝了口水,她大步出屋,脸色如同罩了层寒霜,厉声道:“二位夫人,老夫人让奴婢问二位夫人吵着要分家,是不是在诅咒她老人家!”

作为老夫人的陪嫁嬷嬷,在万府很是有脸面,王氏和祝氏被呵斥,声音倒是小点了。

祝氏噗通跪下,也不嚷嚷了,只凄凄艾艾的哭,“母亲,不是儿媳不孝顺,是大哥大嫂做得不地道,二房过得本便紧巴巴,如今又要变卖家产田地,大哥好歹还有一官半职,相公他什么都没有,变卖了田地,孩子们怎么办?”

床上躺着的老夫人也泪如雨下,万家好不容易立起来的家业,只要后人争气,慢慢的也会跻身世家范畴,可……

“母亲,变卖家产儿媳不反对,可能不能先把家分了,把家分了,儿媳量力而行,不会不帮大哥的。”祝氏泣不成声,头砰砰的磕,很快额头上便起了红印子。

“量力而行?这么多年以来,就你二房人最多,每个月你二房的月银是五弟家的十倍,若真要一针一线算清楚,家里亏五弟多少?你算得清楚吗?二房哪一样不是从中馈出?”

王氏也气得直抹眼泪,越说越委屈,“嫁进万家这么多年,你们只问我要银子,家里总共那点进项,几十口人,老爷那点微薄的俸禄,如何养得起那么大家子人?现在倒好,你们不认账了!”

有道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祝氏闻言尖叫着道:“问你要银子?那银子本来就是万家的,别总一副你养了万家似的,执掌中馈那么多年,谁知道你昧下多少银子!母亲,您就答应儿媳分家吧!”

温氏想上前去提醒二位莫要吵闹,吵得人尽皆知,对万家一点好处都没有。

然而万朝云拉住了她,只吩咐下人们全部退下,王氏固然自作自受,祝氏也不知体谅长嫂,这件事只能老夫人自己出面。

不多会,老夫人果然出来了,她摘了金钗首饰,披头散发,素面而来,“王氏,我问你,灭族大罪,犯了还是没犯?”

王氏垂首,气势低了下去,“犯了。”

“既是犯了,是不是你没有规劝夫君?”老夫人沉声再问。

王氏的身体彻底跪趴在地上,“是。”她底气已然不足,不但没规劝,甚至曾看不起不敢收受贿赂的万全。

“身为人妻,不知规劝夫君,在家中与妯娌歇斯底里的争吵,不成体统,你又何颜面指责弟妹?”老夫人脸色如冰,句句戳在王氏心坎,她双肩抖动,无声哭泣。

祝氏一喜,母亲站在她这边,看来分家有望!她是不会拿属于二房的财产去给大房填补谷种空缺的!银子大房挥霍,却让她出银子填补,做梦!

老夫人目光转向祝氏,看到她挂满眼泪的脸庞一喜,心口怒气猛然飙升,本便极怒,当看到祝氏脸上那一抹喜色,气得想杀人。

“混账!”她大吼。

“母母母亲……”祝氏被吼得吓一跳。

“你以为分了家,二房就没事?朝云外祖父的例子摆在眼前,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房出事,你们二房也逃不掉。”

祝氏闻言脸呈菜色,心里苦不堪言,“可是,母亲,我们真没用过除了月银以外的银子啊。”

“全哥儿每升一次官,月钱就加一次,你的良心喂狗了?!”老夫人真想一巴掌拍在祝氏脸上。

吼完她不理王氏和祝氏,视线落在温氏身上,脸色也缓和了些,“兮娘,你带着账房把家产理一理,尽早出手,至于王氏,你赶紧回娘家,让他们把银子吐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与王家背地里都干了些什么。”

王氏哪里敢说不字,就算老夫人不提,她也要回娘家去要银子的。

“祝氏今日起呆在自己屋里,敢出来吵吵闹闹不成体统,我就让均哥儿休了你。”老夫人对这个二儿媳是死心了,灭顶之灾下,不知想办法度过,反而处处给人添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