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第一宠婚:男神是校花

更新时间:2020-05-16 11:57:17

第一宠婚:男神是校花 连载中

第一宠婚:男神是校花

来源:落初 作者:翔瓜 分类:言情 主角:言希陆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第一宠婚:男神是校花》的小说,是作者翔瓜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言希是老师家长同学眼中的乖乖女,成绩好,多才多艺。陆景言是老师家长眼中的问题学生,同学眼中的大佬。言希每天的生活只有,听话,听话,听话。陆景言每天的生活只有,搞事,搞事,搞事。忽然有一天,这两人互换了身体。言希:嘤嘤嘤,我不打架,我不喝酒,我不逃课。陆景言:嘤嘤嘤,劳资不会跳芭蕾,劳资不会弹钢琴,劳资也不会考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瑶:我怎么能行?我跳的不好的】。

【言希:你跳的挺好的,还有半个月,你在多练几遍就好了】。

【苏瑶:那好吧…这一次就算是为了你啦,否则你知道的,我的性格可不喜欢在大家面前跳舞】。

【言希:嗯,我还有点事】。

“砰”。

“你怎么过来了?”,言希收起了手机,见着陆景言举着拐杖出现在病房的门口。

“劳资来找你接电话的!”,陆景言单着脚,见言希来扶他,他就把整个人都靠在言希的身上。

两具身体接触,两人均是一僵。

陆景言一直都知道自己身材挺好的,现在冷不丁的靠上去,心底只有一个感慨,那就是真骨感,硬邦邦的。

而言希只能感受到一股子的软和,两个人却都没多说。

言希扶着陆景言,很轻松,让陆景言靠着病床,自己坐在椅子上。

“老头呢?”,陆景言扫了一眼,见着病房里面除了言希,就没别人了。

“谁?”,言希不知道老头是谁。

“就是姓陆的!”,陆景言翻了个白眼。

“你爸爸他说公司有事,就走了”,言希盯着陆景言的唇看了两眼,忽然伸出手摸了摸。

陆景言下意识的后退,惊恐的看向言希,:“你做什么?”。

“嘴巴有点缺水,你多久没喝水了?”,言希弯腰,拿出杯子,想要倒水,才发现水壶里面根本就没水。

“劳资不渴喝什么水?”。

言希沉默,打开了柜子,看到里面有一箱矿泉水,拿出了一瓶递给陆景言,:“喝水”。

陆景言默了几秒,心想不要在这样的小事上跟这姑娘计较,接过了水,一拧,没拧开…,咬牙,再一拧,还没拧开。

在学校拽天拽地的陆大佬什么时候沦落到了瓶盖都拧不开了?

陆景言不相信这事实,又试了一次,水倒是没拧开,手却是红了,这是什么娇贵身体?

“我来吧!”,言希伸出手,让陆景言把水递给他。

“你是不是从来都不锻炼的?”,陆景言凑近,语气也有几分凶狠,否则怎么能拧不开瓶盖?

言希眼神有几分不自然,身体也微微往后仰,刚刚想说什么,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味道,:“你抽烟了?”。

“嗯”,陆景言耸肩,就算是换了身体,他的烟瘾还是在的啊,又烦,自然就抽了。

“你竟然抽烟?”,言希的语气不可思议,脸却哭丧着。

“我都已经成年了,怎么还不能抽了?”,陆景言扬扬下巴,摸样也拽拽的。

可惜的是,脸是一张小小的瓜子脸,他做出这样的表情,倒是有点四不像。

“你怎么能用我的身体抽烟?”,言希狠狠的跺脚,还咬唇,似乎是很不满。

“你不还用我的身体哭了么?我说什么?”,陆景言可没觉得抽烟算什么。

比起言希拿着他的身体嚎啕大哭,这算的了什么啊?

“你怎么可以抽烟,你知不知道,抽烟对肺不好,对皮肤也不好,对舌头也不好,对牙齿也不好,会黄牙的,抽烟是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言希苦着一张脸,似乎又要哭了一般。

不怪言希的思想有问题,言希从小没离开父母的身边,妈妈说,学生是不能抽烟的,抽烟都是坏孩子,出了社会就可以抽。

陆景言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乐了:“对啊,我就是坏孩子…我就是坏男人啊”。

言希又气的跺脚,一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跺起脚来,没来由的娇羞。

言希似乎是真的被气到了,眼眶都已经红了。

“得,你是我祖宗,我以后一天一根行不行?”,要知道,他之前抽的频繁起来,一天一包都是有的。

“一天一根?”,言希瞪大了双眼,一天一根,十天就是十根,他们要是一年换不回来,就是365根?那等他们换回来了,她身体要被糟蹋成什么样啊?

“你太过分了”,言希伸手指着陆景言,似乎是陆景言做了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一般。

“艹!”,陆景言把手中的水给摔了,眼神也变了,:“你特么别给劳资蹬鼻子上脸啊,就特么知道哭,你哭劳资还想哭呢!”。

陆景言脾气向来就不好,能退让也是见不得言希拿着他的身体作孽,退了一步,这就差不多了,结果,这姑娘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言希开始吸鼻子,肩膀一耸一耸的,眼眶已经红了,却憋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如果换张脸的话,可能效果会好很多。

陆景言天天在外面野,摸样白不到哪里去,不过长的好,鼻梁高挺,薄薄的唇,轮廓深邃,可以说是冷酷帅气了,这张脸没毛病,唯一一点,就是长的凶了点,面无表情时,就好像是在生气,真正生气时,就是暴怒的样子了,换句来说,就是不怒自威。

而这张脸,现在做出这么可怜兮兮的表情,只让陆景言烦躁的想打人。

陆景言心想,他上辈子大概是杀了言希全家吧?所以现在他来还债来了。

“一个星期一根,行了吧?”,反正,这姑娘也不能天天跟着他,还能算到他抽了几根不成?

“好吧”。

陆景言见着言希这副答应的不情不愿,似乎是她吃了多大亏一样的,他就忍不了,想把这姑娘给吊起来打一顿,虽然他现在打不动就是了。

陆景言暗自翻了个白眼,这才说起他找言希的正事,:“我们两个人还是把手机换回来,你用我的手机,我用你的手机,这样会比较好!”。

“为什么”,言希看他:“手机有很多个人的隐私!”。

言希的手机没什么别的东西,照片都很少,不过,手机这样的东西都是比较私密的啊。

“嗤!”,陆景言嗤笑,:“你以为劳资愿意给你换?刚刚我兄弟给我打电话,我接的,他以为我谈恋爱了,以后你爸妈打电话,你接了,然后,你怎么解释,手机落在一个男生的手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