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游之重拾江湖

更新时间:2022-04-06 06:14:02

网游之重拾江湖 连载中

网游之重拾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十里黄沙 分类:游戏 主角:太和殿楚王 人气:

新书《网游之重拾江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十里黄沙,主角太和殿楚王,是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十年漫漫江湖路,夺绝世神兵,霸第一美人,享至尊宝座,终成无上王者,奈何一夕之间,身死道消,如果一切能够重来,楚良又会做何种选择,是继续做个驰骋江湖的霸道王者,还是一个甘于寂寞的普通侠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众女分工配合的帮助之下,很快,楚良身上的伤势便被处理完毕。

直到此时,众女才再次重提困惑:“楚大哥,你怎么伤的这么厉害,是谁下的手啊?”

楚良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左顾而又言他的开口道:“都这么晚了,你们也都快点去睡吧。对了,小奴在哪,我要去看一下她。”

“哼,臭楚大哥,心里就只有阿奴姐,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心上。”

“对呀对呀,枉费我们大半夜的爬起来给你清理伤口,没想到,这才刚有一点好转,就马上要去见阿奴姐,都没有跟我们说声谢谢,太可恶了。”

“没错,阿奴姐是漂亮,可是咱们也不差啊,况且咱们这么多人,难道加在一起还比不上阿奴姐吗?”

“……”

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的,将楚良说的是头大如牛,最终只能逃也似的离开此地,向着楼上跑去。

只留下,众女银铃般的咯咯笑声在大厅内回荡盘旋。

“楚大哥,如果阿奴姐睡着了,你进不了屋的话,记得来找我哦,我会整夜都给你留门的!”

“我也是!”

楚良听见身后这些小妮子无法无天的调笑声,脚下的动作不由更快了,仓皇而逃。

要被武林之中的群雄知道,杀人不眨眼,罪恶滔天的天下第一大魔头,楚良,竟然被七八个花季少女用语言就逼得望风逃窜的话,肯定会惊掉一地大牙。

楚良一口气跑到红袖招顶层,一扇房门上挂着彩云间三个篆书门牌的房门口,“嘭嘭嘭”,敲响房门。

“门没锁,进来吧!”

一道轻柔悦耳如黄鹂般的声音传来,楚良推门而入。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位身段窈窕的绝世佳人,凭窗而立,螓首微抬,遥望天边明月。

月色清凉如水,轻柔的如同薄纱一般笼罩而下,披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为她套上了一件霓裳羽衣。

一阵夜风吹来,吹起了她的发梢,也吹起了她身上那件宽松的睡袍,从被吹拂起的睡袍下摆处,流露出一段晶莹如玉的修长美腿。

即使她此刻仍然背对着楚良,也让他感受到一股惊心动魄的美丽,就好像谪落人间的嫦娥仙子,在遥望故乡。

楚良自觉不是一个受得了诱惑的正人君子,理所当然的走到她的背后,伸出双手抄起了她那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头自然也顺势钻进了被乌黑亮丽的秀发所遮掩住的脖颈之间,贪婪的嗅了嗅弥漫其间的诱人香气。

两人就保持着这一姿势站定,良久,楚良这才开口,以一种俏皮的口吻说道:“阿奴,猜猜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礼物?”

被楚良唤作阿奴,大名却取自宋词的念奴娇没有开口,依旧仰望着天空上的月亮,似乎沉浸其中,并未听见楚良的问话。

“好吧!”楚良对于她的这一反应似乎早已见怪不怪,直接从随身的包裹行囊之中掏出来了一个吊坠,摆在她身前,浮夸的说道:“当当当当,看,这是什么?”

不知是楚良的奉承之意让念奴娇得以转心,还是这串精雕细琢的吊坠上,那颗光芒四射的夜明珠引起了她的注意,总之,当楚良以一种讨好的口吻,拿出这一串精致的吊坠之后,念奴娇终于有了些许的反应。

不过,却也仅仅只是瞥了一眼楚良手中擒着的那串吊坠,之后,便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望月姿态。

如此一来,到让她的举止,看上去更好像是因为长时间的抬头仰望,以致脖间不舒服才有的短暂低头休憩。

“好吧,不喜欢也没有关系,扔了就是!”

楚良说着,竟然还真的将手中这串重金延请天下第一巧匠能手公输豹,悉心打造的吊坠,从窗外扔了出去,脸上全无半点痛惜之色。

而念奴娇更是恍若未闻未见,继续保持着同一姿势,继续赏月。

眼见得怀中的佳人兴趣寥寥,楚良也不由变的有些意兴阑珊,全然没有了之前几天只身赶赴东海,狂刷东海鲛人副本,只为能够刷出一颗足以用来打造珍稀吊坠之时的兴致盎然。

楚良也抬头望了望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确实是大如圆盘,亮若白玉,给人带来一种精致无瑕的美感。

可是,也就只是如此了,他实在想不通,为何怀中的女子一旦赏起月来,就能够废寝忘食,通宵达旦。

难不成,她在参悟什么神功秘籍?

楚良看了看沉浸在望月状态之中的念奴娇,也觉得自己的脑洞开的实在是有点大,不由自嘲一笑。

随即直接转移话题道:“这么晚了,你不困吗,怎么还不睡?”

念奴娇继续装聋作哑,没有回话。

楚良无奈的耸了耸间,“那好吧,既然你不睡,我就先睡了。别说,一连忙了几天,还真的有些累了。”

说着,楚良便松开了环抱在念奴娇腰间的手,却在想要转身往床榻走去之前,没有忍住的在念奴娇如花似玉的精致面庞上轻啄了一小口。

即使如此,他仍是不觉满足,在将离未离之际,还用力的嗅了嗅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芬芳香气,这才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去。

可是没等楚良走出两步,一直如同立在画作之中的璧人终于张开樱唇,缓缓吐出几个字,“你不该来这里。”

她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婉动人,令人迷醉,但是不知为何,却让此刻已经背对着她迈向床榻的楚良,脚下微一顿挫,然后才继续前行,就好像,刚才他那瞬间的停顿并不曾发生一样。

只不过,这却是瞒不过房中的两人,即使此刻的念奴娇仍旧保持着之前那副仰望明月的姿态。

楚良自欺欺人的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什么话都没有听见,径直走到卧榻前,一个虎扑,砸落在锦衾之上。

刹那间,口鼻之间,满是那种与念奴娇身上一模一样的沁人心脾的味道,顿时感到心满意足。

过了片刻,楚良才翻身望向床上的帷幔,似自言自语的开口说道:“金陵是你的地盘,而你却是我的女人,如果我到了金陵却不来你这里的话,岂不是等同于过家门而不入?我又不是大禹那个笨蛋,娶了这么一个漂亮老婆,当然要好生疼爱。”

念奴娇并没有接楚良的话,继续以一种平淡至极的口吻说道:“你曾经说过,你会记住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那你就应该记得,我发过誓,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上。”

“哦,是吗?”楚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侧身望向窗口处念奴娇曼妙的背影,以一种轻浮的语气继续说道:“我不是早就已经死在你的手上了吗?怎么,今天是想要让我醉生梦死呢,还是欲仙欲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