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独宠深爱:爱妻轻一点主角盛邀星俞一鸣在线试读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独宠深爱:爱妻轻一点主角盛邀星俞一鸣在线试读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时间:2020-03-28 12:51:25编辑:徐胜治 作者:蔓悦 人气:

《独宠深爱:爱妻轻一点》作者:蔓悦,都市类型小说,主角:盛邀星俞一鸣,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面对靳远帆,盛迎月会不住的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和他纠缠在一起的情形,这种陌生的羞涩和窘迫,让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独宠深爱:爱妻轻一点

推荐指数:10分

《独宠深爱:爱妻轻一点》 第四章 我的女人 免费试读

面对靳远帆,盛迎月会不住的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和他纠缠在一起的情形,这种陌生的羞涩和窘迫,让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盛邀星对靳远帆好奇极了,刚才旁敲侧击的问酒店老板,老板却一个字不敢说。 这让她更加确定,眼前这个英俊的过分的男人,非富即贵。 盛迎月扫了一眼盛邀星,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的着急想确定靳远帆的身份。 因为照着她的计划,自己应该是被几个流氓给玷污了,她好和俞一鸣在一起,她不会允许自己和比俞一鸣优秀这么多的人在一起。 靳远帆默不作声看着盛迎月,好像没听到盛邀星说话一般。 这让婶婶恼火至极,心里暗骂:都是盛迎月这个小贱人,勾搭的野男人就是为了耀武扬威吧?她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想到这里,婶婶心里一股邪火突生,嗷了一嗓子:“盛迎月!我和你叔叔是怎么教你的,你一个大家闺秀居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扬手就要扑上去打盛迎月。 盛迎月当然不会站着挨打,她刚想要跳开,靳远帆的动作却比她更快。 他一把扯住老板,推到了婶婶身上,两人撞到一起跌到了地上。 冷冷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婶婶,靳远帆冷冽的说道:“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这句‘我的女人’成功让盛迎月脸红了,她耳朵轰然作响,嗡鸣声不止。 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啊!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让他们消失。” 靳远帆从胸口抽出一条丝质绢帕,缓缓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好像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酒店老板二话不说,直接让保安架起来婶婶、盛邀星还有俞一鸣和几个盛家的人,“把她们扔出去!” 酒店外。 一脸不可置信的婶婶和盛邀星真的是被扔出去的。 “盛太太,别怪我没提醒你,惹上谁不好,非要惹上靳远帆,你们还是趁早回去找盛先生,让他带着你们去靳远帆先生那里道歉吧。”酒店老板多嘴了几句,带着保安走了。 “靳远帆?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俞一鸣愣愣的说道。 而盛邀星已经整个人愣住了,呆愣呆愣的,“璟昆企业的总裁,靳家的大少爷,真正的贵族。” 也是所有少女的梦。 盛迎月那个贱人,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 却说盛迎月看着保安把婶婶一家架出去,心里多少有一些解气,但也只是一瞬间,因为靳远帆还没有走。 “那个,我刚才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昨天晚上反正我们都没有意识,就当那件事没有发生吧,如果你同意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盛迎月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靳远帆,抬脚就要走,才刚迈出去一步,就被靳远帆给攥住了手腕。 盛迎月:“……” “盛迎月。”靳远帆手上微微一用力,把她整个人拽进了自己怀里,“我没有说要你走。” “这点人身自由,我应该还是有的。”盛迎月硬着头皮说道。 “嗯。”靳远帆淡淡说道:“你想回家被你婶婶打吗。” 如果是以前,盛迎月说不定会站着挨打,因为那是养自己的婶婶,但现在不会了。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打她呢?” 靳远帆挑眉:“看来你不好惹。” 盛迎月看向靳远帆,浅笑:“是的,如果先生不松手的话,可能你会有麻烦的。” “是吗?”靳远帆淡淡的说道:“我这个人,很喜欢麻烦。” 说着,强硬的拽着盛迎月进了电梯,任由盛迎月怎么挣扎,都死死拽着她的手。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喂!!放开我……”盛迎月恼的连连跺脚。 靳远帆蓦的把她推倒在电梯墙壁上,凑上去缓缓压低了声音,“我叫靳远帆。” “……我对你叫什么没兴趣,请你放开我。”盛迎月直视着他的眼睛。 这次靳远帆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着电梯到一楼后,攥着盛迎月走出了酒店。 婶婶和盛邀星还没离开,就等着他出来道歉,结果看到他是拉着盛迎月的,楞了一下到底咬着牙凑了上来。 “靳少爷,我们不知道是您,给您造成了困扰,希望您不要生气……”婶婶一改之前的趾高气昂,低声下气的说道:“您应该跟我先生认识,生意上也有合作吧?我们……” “你们盛家够格吗。”靳远帆站定,冷冷的瞥向婶婶和盛邀星,“被碍我的眼,滚开。” 他尤其讨厌这种爱巴结人的人。 婶婶恶狠狠的看向被靳远帆拉着的盛迎月,眼神的意思很明显,是要她求求情。 看着眼前这张保养完好的脸,盛迎月满心的恼恨,她的妈妈那么温柔贤惠,却被她……虽然不知道盛邀星说的是真还是假,但从她的语气和态度,已经有八分可信。 冷冷盯着婶婶,盛迎月手指攥紧,心里冰冷一片。 她虽然是盛家名义上的大小姐,但她的生活根本比不上盛邀星,连一半都不及,盛邀星在盛家犹如众星捧月,爷爷奶奶眼里也只有盛邀星,从来没有她,她有过不解,后来通过盛邀星的嘴,她知道了原因。 原来,她爸爸不是盛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奶奶改嫁给爷爷的时候带来了爸爸,她们一家只不过是名义上的盛家人,所以爸爸妈妈死的时候爷爷才像个没事人一样,一点伤心都没有,但奶奶的冷漠却让她心冷。 那都可以忍,因为她把盛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直到她听到盛邀星说的那些话为止。 “婶婶,我们回见。” 丢下这句话,盛迎月坐上了靳远帆的车子。 靳家别墅。 盛迎月淡淡的坐在沙发上,等着靳远帆说话。 “不问我为什么带你回来?” “你想说的话会主动告诉我,如果不想说的话,我问了也没用。”盛迎月看向靳远帆,“靳先生是吧?我想你打算告诉我你带我来的原因,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