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寒风起枫未晚》(主角小姐玉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大结局

《寒风起枫未晚》(主角小姐玉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大结局

时间:2020-12-11 16:19:33编辑:烟雨红尘 作者:韶添 人气:

经典小说《寒风起枫未晚》由韶添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玉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仙界的格局果真同凡界不同,宁萃语算是明白,为什么凡间会将某些风景独好的地方称作仙境了。呆在此等环境下,不管内心多么急躁都会归于平

寒风起枫未晚

推荐指数:10分

《寒风起枫未晚》 第三十章 凤栖之阁 免费试读

仙界的格局果真同凡界不同,宁萃语算是明白,为什么凡间会将某些风景独好的地方称作仙境了。呆在此等环境下,不管内心多么急躁都会归于平静的吧。宁萃语一行站在恢弘的南天门前,有一些恍惚,若是当年她的父亲选择丢下她和她母亲,会不会也会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当差呢。

南天门外将士把守,见他们面生,自然要拦,只是不知为何,所有人在拦住他们时有那么一丝的怔楞,还没等他们说什么,倒是白榆率先开的口。

“他们是今日提拔进来的小仙,侍奉凤栖阁的,我家仙上,特命我来为他们引个路。烦请二位通融。”

“既是圣尊的意思,我等自然不敢有什么异议,上仙请。”说罢,让开了道路。

白榆一路带着他们往前,苏幕柘见阿青还是那样一副淡然的样子,觉得无趣,凑近了想要逗一逗他。

“我说,你觉得这天帝会是什么样啊?”见阿青不理他,苏幕柘只好自顾自的说道,“我觉得吧,能做天帝的人自然也是一把年纪,阅尽千帆,总么着也得带点沧桑吧。”

“那可未必。”阿青还是那样一般嘴角带着笑,轻轻回了句。

“怎么未必,在人间所有的能做皇帝的人,且能做明君者,哪个不是年纪一把,这种地位尊崇之人,肯定比别人想的多,忧思多了,自然也就沧桑一些。”

“恐怕公子想错了,”阿青正好也不想说些什么,恰巧白榆先开了口,“当今天帝陛下,乃是创世以来,所有的君主中最年轻的一位,虽说按你们人的年岁来看属实年纪大些,但当今陛下天姿绰约,绝非孱弱苍老之人。”

众人听到白榆停下脚步,自然也跟着停下,抬眼一看,“凤栖阁”三子赫然出现在眼前,牌匾四周镶了金丝,盈盈绕绕,看起来还真是十分华贵。白榆顺着望过去,也愣了一会儿神,想起来曾经,小圣主,想要拆了这牌匾,刮下来这些金子去人间换糖人来着,若不是他家仙上拦着,那初寒圣尊还真会顺着小圣主的意,这么去办了。想到这他也不自觉的笑了笑。

“上仙,这凤栖阁,住的是什么人呢?”宁萃语问道,说白了住在这凤栖阁的人无非就是他们需要伺候的神仙了。

“凤栖阁是天帝陛下专门单独辟出来的一块地方,在天宫周边,环境也清静,主要是为了天帝陛下的师兄师姐来天宫游玩时,可以有单独的宫殿居住,不受天宫其他琐碎之事叨扰。寻常也不会有哪个不知轻重的神仙过来,所以你们在此,也能轻松些。”白榆解释道。

“所以这凤栖阁的意思?”阿青疑问道,他还记得在天山白榆曾经告诉过他们那天帝陛下的师姐便是只无比尊崇的凤凰。

白榆知晓他问的是什么,笑了笑,“天帝陛下,可以说是枫晚圣尊也就是陛下的师姐带大的,所以格外疼爱他这唯一的师姐,凤栖阁原本是陛下单独只想为枫晚圣尊设的,只是师兄们都觉得这地界不错,抢着要住这,院子也大,索性就都安排在此了。”

三人点了点头,话里话外也听出了这位枫晚圣尊在仙界的地位了。“所以以后你们就在此便是,一般天宫没什么宴会之类的,那些圣尊们甚少过来,就算有,也会有人提前通知你们,若是你们害怕冲撞了那些尊贵的神仙,就自己避一避,至于你们来仙界的目的,我也清楚,但是那件事我不方便插手,所以你们便自己看着处理就是。”白榆补充道。

将三人带到了掌管凤栖阁的宫娥那,给她递了个眼色,让她给他们安排些琐事,尽量不要太辛苦,至此,白榆的任务也总算是完成了。

掌事宫娥自然也是个明事的,给他们打发了个整理书卷的活,算是这宫里最不需要辛劳的了,给他们安排了住处,便去做自己的事了。临了,倒是提醒他们尽量少出这宫门,就算出去,也要多小心些,切莫冲撞了他人。

白榆回到青丘,两位圣尊正在那磕着瓜子,不知在闲聊些什么,白榆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去。

“小白。”撒娇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小圣主放心,已经把人带到凤栖阁了。”白榆知道小圣主在担心些什么,遂一到面前站定,就回了话。

牵尘收了收桌上的瓜子皮,捣鼓了批新的放上桌来。

“你说,咱俩是不是该看看去,我也好久没见他了,还怪想他的。”牵尘跟一旁的枫晚说到。

枫晚自顾自的到了杯茶,瓜子吃的她喉咙有些干燥,“算了吧,星荃今天偷摸去看看得了,还是那副摸样,有什么好看的。”

牵尘听他这话笑了两声,见那丫头明显在这自己跟自己置气呢,故意道:“哎呀,也不知道谁哪天回来自己跑断崖去哭了一夜,现在倒是一点儿不在乎了。”

枫晚赧道:“我那是受委屈了,受委屈了哭一哭还不行了吗,我又没在你面前哭,谁知道你怎么就寻过去了。”

牵尘有些无奈,“我说丫头,谁不知道你会跑那去,下回咱换个地不成吗,我也不想一找就找着了啊,连点挑战都没有。”

“那你别去找我啊。”枫晚气鼓鼓的说。

“那你倒是别在南叔面前露面啊,你这一露面,南叔知道你回来了,好家伙突然不见了,你说现在南叔除了找我这个闲人还能找谁。”牵尘续了口茶,没有闭嘴的想法,“再说你之前失踪那两回,什么下场心里没点数啊,你再这么一声招呼不打的,就不见影了,南叔能不忧心吗?万一你再出点什么事,我真觉得南叔能直接死我面前。就这回,他来找我的时候,我都觉得他老人家要直接在我面前掉泪了。”牵尘像是撕开了什么发泄的口子,一溜的说了这么多,话里话外满满都是嫌弃。见枫晚不为所动的,最后还撞了撞他的胳膊,“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枫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哎呀,知道了,不就是下回跑出去的时候跟南叔说一声,让他别担心吗,记住了,”拍了拍手,清清粘在手上的瓜子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唠叨了,烦死了。”说完起身便要走,被牵尘扯住了袖子。

“干嘛去啊?”

“困了,睡觉。”不是很想搭理他。

“这么早呢,这天,现在就睡觉,不等星荃来跟你说道说道情况了?”

“来了再叫我吧,我困了,先睡会。”说完像是想起什么来,走出一段去又折身跑了回来。

“不是要睡觉去吗,怎么又回来了?”牵尘疑惑。

枫晚也不理他,朝着白榆的方向伸开了两只胳膊,又撒娇般软糯糯的叫了声“小白。”

小圣主从上次临界一战之后,就总是睡觉时喜欢抱着点东西才能入睡,说是比较有安全感。只要在青丘一般抱的就是白榆,因为白榆的毛又柔又顺,白榆也抱怨过,为什么不抱他家仙上,小圣主只是说,“我要是知道抱的是那只死狐狸的话,梦里也会想着掐死他的,小白要亲眼看着你家仙上死我手里嘛?而且他没有小白好看,也没有小白小巧,自然是抱着小白最舒服。”白榆清晰的记着说这话的小圣主眼神清明,又单纯又简单,说是自家妹妹跟哥哥撒娇也不过如此。每次白榆都只能是等小圣主入睡之后,自己再蹑手蹑脚的出来。白榆无奈的望向他家仙上,只见他家仙上也不打算帮他说些什么,只是挥了挥手,示意让他顺着小圣主的意。

这回委屈的换成白榆了,长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幻化回了真身,跳进了小圣主的怀里。小圣主还拿脸蹭了蹭白榆的毛。高高兴兴,蹦蹦跳跳的就回屋了,这下就剩牵尘独自一人自顾自的在那喝茶了,看了看天空,牵尘在经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之后,也是终于能够打心底里涌上来一抹笑意了,既然他回来了啊,离着圆满也就不远喽。不过突然想起来,他家小白可能在那人回来之后,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又细想了想,管他呢,反正抱的不是自己,跟他没关系,至于小白嘛,让他自求多福吧,别被弄死就行。应该不会下这么狠的手吧,牵尘甚至开始考量能从那人手里救下小白的几率有多大,没办法啊,整个青丘,就小白最是称心,再重新找一个的话,不容易啊。

今夜的星辰大概会格外好看的吧,千尘这般想到。许久不见明朗的紫微星,此时虽还不入夜,却也能淡淡的看出点光来了。